村庄名称 |写文: 微小曦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起初,在人们记起每一条沟壑和每一块田地之前,他们首先记得的是村庄的名字。最后村里只剩下名字了。

许多村庄低矮的土墙日复一日被风吹穿,许多人再也认不出回家的路。一茬麦子熟了,一季的记忆就收获了,没有时间让一片田地继续写长篇大论,一个村子守不住几代人。

张家的烟囱正对着天山上的哪个山沟。初秋的风首先吹起了李家的炊烟。夕阳从一个房子到另一个房子,最后爬过陈家的土墙,进入地下。村子东边几户人家晚上的星星总是最密集的。有些东西被归类为熟悉多年,但每次四季翻新,老人都被时间收割,孩子长出透明的翅膀飞走,村子渐渐变成了别人的村子。所有的记忆都铸在村名上,随着人们的口音和每一代人的理解,村名会积累质变。通常有一组记忆浓缩在那些名字里。

你记得一个村庄吗?也许你不记得那些场景了:衣服里的麦秆滑下金色草堆时挠背,秋收时满地散落的颗粒,初霜后晨光里闪烁的半根麦秆,家里永远不会错的牛羊,永远不会让你错的南山北山。但你脑子里一定有一个村子的名字,哪怕从来没有交集。

唐三湖没有湖,星星峡的星星也不比其他地方亮。南湾比南山更靠近北山。这些原因比你想象的要长,是几代人的记忆,是人们的第一期望。即使在城市,生活在幸福路上的人也比生活在阳光面的人幸福,生活在文化路上的孩子也不比生活在北郊路上的孩子有文化。人们把他们的期望托付给他们的名字,日复一日地念叨着,然后他们把希望传递下去。

每个人都在走来走去。我们梦想尽可能多的阅读世界,我们为走的更远更高而骄傲。我们用世博会来追求生命的意义,不知道初衷隐藏在对世间万物的命名中。每个人的出发点都是一个村庄,即使生来双脚从未接触过村庄的土壤,眼睛也从未反射过村庄的星星。

我们以前都是闭着眼睛有办法回家的。很多人走开了,但是脚印走不掉。那些脚印在月夜中醒来,在尘埃中变浅,就像一个时代的记忆。最后名字都留下了。名字被来来往往的人的重量踩在脚下,被封印在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打开的倾诉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