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下的严阵 、投稿: 王吴军

  • A+
所属分类:友情短文

十几岁的时候,我们家住在一个叫西昌的小村子里,那是我在农村的老家。

住在小村子里,一家人必须和睦相处,互相合作,才能得到足够的衣食。孩子和父亲的关系很亲密。那时候,严父做慈母是很自然的。

放学后或假期,我总是跟着父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父亲当初教给我的技能,现在已经没有用了。比如,父亲教我放不服马车的马,父亲教我挤羊奶,除草种地,父亲教我在刮风的日子站在田里撒肥料。父亲教会了我烤小麦,种玉米,种红薯芝麻,关键时刻应对奶牛生产的技巧,现在已经没有用了。

事实上,我父亲不只是教我如何工作。每年春天,父亲都会耐心地告诉我,回到我们家乡的鸟儿的名字。我父亲教我《园冶》里很多花草的名字,还有它们的药用功效。我爸说的花鸟名字和我以后在课本上看到的不完全一样。父亲说的花草的药效,往往是在农村流传多年的药方,很传统,有点老。但是,父亲教会了我观察,学会了每一步下都会有无穷无尽的变化。

最重要的是,父亲让我感受到了世间万物的神奇。

记得小学五年级的时候,11月的一个晚上,冷风很冷,灯都灭了,大家都已经睡觉了,四周一片寂静,只有冷风吹进来“ ”。

突然,和我们住在一个房间的父亲跳下床,迅速穿好衣服。然后,他冲到我哥的床上让我们起床:“你们两个还没睡,快起来!”我哥翻了个身问:“这么晚了,你干嘛去?”我也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嘀咕着:“我都快睡着了。”“走,跟我出去!”父亲用很严肃的语气对我和弟弟说,“对,你们两个不用穿衣服。穿上被子就好。快点!”看到父亲不容置疑的样子,我和弟弟只好起床,裹着被子和父亲一起出门。

外面真的很冷!我一出门,一股寒气扑面而来,院子里结满了白霜。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我看到我哥哥的身体有点颤抖。我知道,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夜晚,我刚从温暖的被窝里出来,无论谁在寒冷的院子里,大家都会觉得冷。

我漫不经心地抬头看了看夜空,只见一轮朦胧的月亮挂在天空,四处明亮地照耀着。

“仔细听!”父亲小声对我和弟弟说。然而,尽管他的声音不大,我还是忍不住听到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和喜悦。

因为冷,我尽量不让自己说话。按照父亲的吩咐,我听着歌,抬头专注地看着父亲看的方向。

是的,我听得很清楚。后来,我清楚地看到一行严阵在头顶飞过,它们排成一个漂亮的人字形。因为严阵有太多的鹅,它们的身影遮住了天空中的月亮,飞得很高。“总有几百只鹅!”父亲忍不住提高声音,对我和弟弟说。我狂喜地看着美丽的严阵,忘记了寒冷。

严阵飞快地飞过。我依然怔怔地站在那里,沉浸在一种无法形容的奇妙情境中,直到哥哥叫我,我才回过神来。

父亲带着我和弟弟回屋睡觉,继续睡觉。我上了床,里面还是热的。

我父亲躺在床上,对我和我哥哥说:“我认为当我们晚上在月亮下看严阵的时候,有点冷是值得的。”

说到这里,这样的事情让我觉得很遗憾。现在世界上真的很少有人有时间和心思做这样的父亲。说出来很可惜。年复一年过去了,似乎再也没有经历过那种乐趣。

我一直觉得父母和孩子的观念差距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大家都不愿意谈,那就是大部分父亲都不再是孩子的老师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