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小麦回家 ,来源网友: 李阳波

  • A+
所属分类:亲情故事

五六月,当惬意的布谷鸟在耳膜上如泣如血地跳动时,一个有着故乡脉搏的人,突然再也无法安静而坚持地活着。我知道这是本地小麦在叫我。我应该去看看年迈的父母,收割成熟的小麦,把我们的小麦带回家。

麦子回家的时候,整个村子像三月的榆树、刺槐、柳树一样年轻而充满活力,金黄的颜色到处流淌,就像老土的光泽,沉淀了很多年。

父亲明显有些呆滞,但还是热情地挥舞着镰刀,一颗颗价值连城的麦子收割着。母亲干裂的手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它们,脸上挂着含泪的微笑。我和妻子拿着装满小麦的手推车,沿着田野里的小路慢慢走着。一种泥巴般的感觉顺着血液爬上心头,久久不散。

深秋的乡村,圆润朴实的果实被吱吱作响的牛车带回家,金黄的玉米被枯叶覆盖的屋檐下,而远近牛耕驴耙的秋播声,则伴随着十月深蓝的天空中,雁鸣从南方飘来。

秋收播种的日子总是难以入眠,于是父亲很早就起床了。天气已经很冷了,院子里的柴火被白色的秋霜覆盖着。父亲穿着旧的黑色棉袄,去了作为粮仓的房子去看望小麦种子。这时,白色的新月丰满成树梢上麦粒的形象。这些往年的种子,都是父亲用双手从粮库里拿出来的。他们多么幸运,曾经被沿着地洞植入地下,在家乡的孕房里享受母性的力量。父亲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放在铺在地上的塑料纸上,小心而均匀地给它们喷洒一层杀虫剂。这样,黑暗中贪婪的鼹鼠,就会得到应有的报应,使我们的小麦免于在世界面前死去。

已经完全天亮了,妈妈在厨房忙着做早饭,老家传来的简单的米香溢出了整个院子。父亲手里拿着一撮小麦。埋之前我们仔细研究一下。圆形的身体,琥珀色的光,和内脏就像生命的深门。可以说我们麦是女的。

是的,我们的小麦应该是母性的。

妈妈把面粉一个个倒进粗糙的瓷盆里,然后加入凉井水,慢慢揉。父亲又拾起了院子里积满灰尘的建筑,我们的麦子也跟着它变成了绿色生命。我们吃着妈妈蒸的馒头,肿得像棉花,白得像雪,小麦的精神成了我们的血肉。粗麻绳绑在我们的肩膀上,冬天的时候我们把绿拔了。我们愿意为小麦付出一切。

小麦远离家乡,安静地生活在黄棕壤中。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父亲要为他们做很多事情:拔草、施肥、除虫、浇水,看着他们像兄弟一样挤在一起,拔节、抽穗、灌浆。

父亲和季节老了,母亲也老了。但是小麦一天比一天长高,就像我一样。三十多年来,我从一个虚弱的婴儿成长为一个强壮的中年人,这和一个麦苗的成长过程一模一样。

我们的普通小麦,带着我们的血肉和石灰质骨头的小麦,我和我的家人虔诚地祈祷,并带你安全回家。

把麦子带回家,我有很多说不出的哀叹和感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