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与遥远的天空相连 ,编辑: 王征桦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我经常躺在窗户里纳闷。——那边是什么?母亲告诉我:大海。哦,那是山那边的海吗?”读王家新的诗,我和王家新有同样的感受。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坐在门槛上,总能看到白色的雨从我家门前的丁蕉山顶飘来。丁蕉山上有什么?我捧住脸颊,睁开眼睛,想,有大海吗?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了一个叫乌石的地方,一个小村庄,就是三国时期东吴著名的虎林城。村子周围延伸着一条河,就是龙须河。从乌市到桃皮,诗人李白走过一个叫青峰的村庄。有人说站在青峰村的高处可以看到家乡的丁蕉山。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真的看到了蓝天白云下一望无际的群山中矗立着的丁蕉山。

我知道,我已经到了丁蕉山的另一边。小时候想去的地方和住的地方没什么区别,让我很失望。我真的站在我曾经向往的土地上,这个地方显然不是海。特别的是这里有一条龙须河。美丽的龙须河被云覆盖着,像一条山里的游龙。我突然想到丁蕉山上的雨来自龙须河。

工作后,我去过很多地方。我们坐公交,坐高铁,坐飞机,翻山越岭,把山留在脚下。翅膀下的山峰是如此平淡无奇。虽然它们仍然与遥远的天空相连,但它们的神秘和我对它们的浪漫想象正在逐渐消失。

我们忙着住在山外,但我们经常忘记家乡。山外的风雪又冷又冷。山外的路崎岖不平。虽然我们不关注那么多高山,但是长途跋涉之后,我们永远也到不了很远的地方,因为距离在距离之外。帽子和麻纤维,竹签和鞋子,继续前进。人就是这样,走着走着,幻想越来越少,世界越来越清晰;走着走着,当夕阳西下时,这片曾经被马蹄声淹没的辽阔土地陷入了沉寂。一天下来,我们终于——想回家了。

无论你走多远,你的家乡都在那里等着你。当你抖落帽子上的风雪和麻纤维,掸掉鞋子上的灰尘,重新坐在家乡的门槛上,一切都像归巢的小鸟,安静而温暖。这时,我又去看了看远处的山,有了一种新的不同的感觉。“远云为醉,双溪鱼鸟交新诗。”青山还在,心却平静而轻松。

山那边,天上有云。

小时候山外的世界给了我们很多幻想。我们不断地想象着山外的景象:一座繁华的城市,一片无边无际的沙漠,一片蔚蓝的大海,或者一望无际的平原。长大后,远方的山似乎不再那么高了,它们矮了很多,我们很容易翻过来,所以常常忽略了山峰;现在,当我们白发苍苍的回到家乡,远山和近山是没有区别的,因为只要家乡还在,心中就有和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