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湖山听雨 ,写手: 肖复兴

  • A+
所属分类:文章精选

向往已久的鼎湖山。感谢谢大光《鼎湖山听泉》的诱惑。这是1982年发表的一篇散文,把鼎湖山写得很美。

转眼间,36年过去了。深秋,终于来到了肇庆。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还是要先赶到鼎湖山。在阴天的晚上,我无法爬山,所以我呆在山脚下。明天一早想去附近的山上,找大广亭泉这个僻静的地方。谁能想到下了一夜的大雨,第二天一早起来,雨还在下,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想想大光写的:“,是一首美妙的交响曲,由一根无形的指挥棒编织在一起。”定湖山的泉水,不能像大光一样听。你应该上山去听鼎湖山的雨。

坐旅游大巴去鼎湖山顶上的保定花园。山路的风,山风吹来的雨雾中的山,似乎也跟着飘动,像是活着。虽然没有大的舞蹈动作,却有一点欣喜若狂的姿态,特别是偶尔从雨雾中逃生露出青山一角,像是惊鸿一瞥,依然把半张脸藏在吉他后面,轻轻的拢来慢慢的扭来,像是在唱歌,像是在自我陶醉。

一路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棵茂密的绿树旁边的一棵树,都被整夜的大雨淋得湿透。如大光所写,是“重湿绿”。只是山里的这些绿树在翻滚“,像海浪一样壮观”,因为雨雾而看不见。

大光还写了:“泉水是一个孩子的铃铛般的笑声。在春声的影响下,鼎湖山显得年轻多了。”由于今年台风“山竹”的影响,山上很多树都被刮掉了,很多破树的残骸还躺在山路边,让鼎湖山看起来有些老旧。大自然的变幻莫测,一座名山,也显得渺小无助。

雨小了许多,挂在枝叶间晶莹的雨珠,像泪珠和哭声一样,被细细的风吹得摇摇欲坠,却不肯落下来,仿佛有某种磁力,在钢丝上表演杂技。也许鼎湖山的树格外的壮,特别的神奇。这座被称为“北回归线翡翠”的山有1800多种树木,包括许多神奇的物种。这里的树和公园里用直笔修剪过的树不同。

大光描绘的那种风情万种,韵味无穷的春声,听不清,甚至听不到,都被雨水淹没了。虽然雨比昨晚小了很多,但还是均匀地打在树叶上,像一个小鼓打在千面上,山中充满了一个又一个的回声。雨水噼啪作响,不时落下,打在树叶、岩石和旅游巴士的车顶上。就像把大大小小的珍珠倒进一盘玉一般,完全抢走了全生的风头,所以全生只好暂时退居二线。那一刻,雨成了鼎湖山的主角。

旅游巴士把我们拉到保定花园。这是一个建在山顶上的袖珍花园,到处是鲜花和树木,周围是几个巨大的保定和一个广东砚台。乍一看是多年未修的新景,大概是当年大光没见过的。奇怪的是,你在这里听不到雨和春天。不是雨越下越大,也不是泉水的声音没了,而是这里来了很多游客,在保定、端砚前抢着拍照,笑闹着。

从保定花园下去,先逛逛蝴蝶谷的鼎湖。鼎湖湖不大,但是格外的绿。碧绿如玉,与九寨沟的奇水融为一体。在这里,到处都是雨,声音柔和而缠绵,这就是广东音乐中丝竹之声的感觉。雨水打在湖面上,溅起阵阵涟漪,似乎让看不见的雨声看得见摸得着。

下到青云寺,雨变得很清,有一种独特的香味。据说山中藏有古刹,青云寺是明代就有的古刹。古寺名山绝配,就像酒,金瓶梅,宝马雕鞍。这里的雨声和梵语的声音一样清晰,可能和在古庙的顶上、台阶上、香炉上、经幡上演奏有关;但是,雨的香味和古寺无关。香味来自寺下几棵桂花树,不高,看起来很年轻。枝叶间隐藏的花瓣不明显。不过香味很浓很撩人,弥漫在空气中。风像翅膀一样吹来,肆无忌惮地在周围荡漾,让雨情不自禁地捕捉到它们芬芳的香味。

再往下走,你会发现大光写的山亭和飞潭。飞水滩的瀑布不大,但是有自己的声音。它不愿意被雨水所左右,而愿意与之竞争。在这里,雨溅在树叶间回响,飞水冲向岩石,发出阵阵巨响。雨声和泉水声各自打开了喉咙,表演了一段二重奏,最后混合在一起,蜿蜒流下,消失在远处的树林里。

我以为这应该是鼎湖山听雨的高潮。但是我错了。我下到平缓的山坡上,看到山上矗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石头上刻有鼎湖山大光《听泉》全文。春天的声音被作家感受到,写成文章;一篇文章,被一座山记住,雕成一个石雕;一个石雕,后人看到,重新认识一座名山,重新感知自然。无论是在鼎湖山听泉水还是听雨,这里真的到了高潮。至少,那一刻,我被鼎湖山和大光感动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