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房子 |作者: 郭宗忠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我父亲80岁了。每年冬天,我总是计划在明年春天挖一所房子。下一个冬天来了,我就可以和猫一起过冬了。

“在院子阳光充足的空地上,向下挖三五米的深度,夏秋季节把边上的墙土晒干,等秋风凉了,用撮子把粗木头盖上,用稻草或芦苇做的席子盖住,用一些麦秸和草叶盖住,用土封紧,在里面支撑一个小火阻。

父亲陶醉在自己的房子里,回忆起童年的生活?就像自言自语。在怀旧的情况下,人们分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想。

其实我爸只是说说而已。现在的生活,有你想要的一切,比如取暖用的煤,做饭用的煤气等等。也许父亲说的只是一种感觉。

三四十年代,人穷,冬天,人住的好地方是当地的房子。村东有四五个陈兄弟。他家的地屋是当时村里最大的,10、20个人住都没问题。那时候不是每个人家里都有房子。所以冬天的晚上,他家挤满了人,有的让座,有的打牌,有的抽烟……。大家都是来取暖的。

在当时寒冷的夜晚,家家户户都充满了空气,茅草屋和旧土墙,稀疏的窗棂,寒风穿过门缝等各种缝隙,那是一种坚硬的寒冷。门口的水箱里结了厚厚的冰,多年不暖的蓝花被压得人做噩梦,却冷了一夜,一点也不暖和。

父亲小时候也进过陈家地屋。也许那年冬天陌生的寒冷中对温暖的感受和渴望,一直铭刻在他的记忆里,是一种无限放大温暖与美好的情结。哪怕是那么烟熏黑黑,憋屈,艰难,无助,都照顾不了。

当时是抗日战争时期。抗战初期,日本人控制了我们家乡的煤矿,现在属于新汶矿业集团。据《新泰县志》史料记载,1938年1月,日军侵占了玉村、华丰、新泰的煤矿。1940年,日军将玉村、华丰煤矿并入大汶口煤矿矿院,铺设了一条从金浦铁路太平(磁窑)站至玉村的25公里铁路(称为“赤柴运煤线”),掠夺两个矿井的煤炭资源。1942年,铁路延伸到张庄煤矿,当地人被迫挖炭。每吨煤都充满了煤矿工人的血泪。

日本把煤运到天津港,运回日本。他们侵占了中国人的资源,但是当地人保留了煤炭资源,却连炭泥都没有,更别说没钱买了,就算有钱也买不到。因此,在树林里用一点干草或小树枝做饭并不容易。有什么可以用来保暖?

所以,在当时的情况下,能跟着大人进家门取暖一段时间,应该是一个贫穷饥寒交迫的父亲最幸福的事情。

那时候如果家里人能挖到房子,那可能就是他当时或者说这辈子最大的梦想了!

贫穷落后让那个小房子成了孩子一辈子都摆脱不了的噩梦。这是一种扭曲的思想。他们这一代人经历了那些惨淡的岁月,于是奋起抗争,他们用一生的努力让人们住进新房子,烧煤。现在,如果你知道的足够多,你应该感激今天的美丽。

听了父亲对着一楼房间的自言自语,让我觉得热泪盈眶。一个强大的中国,可以让人变得有尊严,有真正的梦想。希望我们和后代不要忘了房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