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落叶 ,发文人: 孙长江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在家多呆几天,就得再加一场大病!我是这样想的。

离家不远的朝阳公园以举办2008年奥运会沙滩排球比赛而闻名。所以,我不喜欢吵闹的人,于是我走走停停,走走停停,走进朝阳公园,坐在一张已经有些凉凉的长椅上。摩天轮停止转动,过山车安静下来,几座古色古香的玉带桥跨过一弯水仿佛早已凝固。慵懒的太阳随意在空地上投下一片死寂,并没有享受。选个地方,再投一次死一般的沉默。

你必须看到一些东西。

朝阳公园的植物里最多有叫活化石的银杏树。

然后看银杏树。树干笔直,树枝干枯如木。树叶在哪里?都是地上的,又厚又绵,又亮又锦似的。说来也怪,看着这个棉垫和锦缎,没人知道。龚自珍《西郊落花歌》里的句子怎么脱口而出,连边都没摸到?“如果钱塘江夜涌浪,如果昆阳早上无敌,如果8.4万女生洗脸,就会把胭脂”倒到这个地方,唱啊唱啊,很反感自尊。连世界顶级的法国香水都讨厌我,我会“84000/[/。的确,一阵风来,棉锦拂来拂去,听起来像我的“坚强激昂”与不变的关系有关。

交响乐?从来不关注自己语言的中国人,听着这样的声音,不会细看,看着厚厚的积累,摸着嘴唇说交响乐有多苍白;协奏曲?用词从来不会太难。所谓中国文人,听这种音乐的,就懒得琢磨了。面对这样的冷静,最后一首协奏曲有多糟糕!

应该是个号子!我觉得这是一首凄凉的歌,不是悲伤的歌。端庄,没有任何苦涩和沉重。

闻着深秋特有的凉意,真后悔没想到会坐在这里,因为我随便走在街上,抬头看到春天的玉兰和槐树满树满枝。夏天到处都是紫色和紫色,我怎么能忽视这里的好客呢?否则,在形象与直觉的对比中,我会咀嚼出从遍布大地的橙黄色中不断从叶轮的脉络中溢出的冷静、洒脱、旷达,以及融金的耀眼光彩。

幸运的是,从什刹海流下的绿叶拂过我的脸庞,我留下的浪漫还没有褪去。更何况我年轻的时候,掉进了山的深处,心血来潮躺在一张绑在两棵树上的排球网里,满眼都是对着白桦树说话。

椅子冷,坐久了身体僵硬,我就站起来,用迷离的目光揉揉眼睛,漫无目的的在空旷的花园里走着,释放着心不在焉的闲情。

是的,在这个世界上,哪片叶子从来没有绿过,没有壮过!

春风一吹,它们就迫不及待地拱出深棕色和红色的树叶包,探出它们的小黄头,惊奇地窥探外面陌生而混乱的世界。然后一个颤抖的身体,深棕色和暗红色,倒在地上,在树枝上,它充满了骄傲、温暖和激情。就这样,树叶不断变大,颜色不断加深,绿色的宣传和表白闪闪发光!

什么枯萎了,什么凋谢了,为什么要它,远离自己?什么叫跌,什么叫念叨,何必客气,路还长着呢。什么是淡泊,什么是辉煌,不管是什么,还是有很多美好的梦想。

如果是的话,是好事。

但是,“百岁是梦蝶”,转眼间就不情不愿了,曾经的绿色突然消失了;我曾经坚强错了,我说“拜拜”;所有的梦,在一瞬间,都变得五颜六色。

你堕落了,但你别无选择,只能堕落!

没必要哀叹难过!别说什么野心,没实现的野心和一大堆鼻涕眼泪。

哲学自由总是好的。掉了就掉了,哪怕是被阴风阴雨吹落倾泻而下,或者是被那些总以为是因为你的存在他才活得不够放肆的恶人,那又如何?

摔,他干脆摔,干净利落,摔出一点大精神,真精神,落得像个样,像个真摔!

你不能占据内心;更何况苦菜、苦瓜、苦菊花、苦药、苦果吃多了,国人的心都苦了!

没必要再像龚自珍那样了。“落红不是无情之事,化为春泥护花。”乍一看,有一些“无奈的花落了。”,“断骨不罚。”谁会想到没有你这个世界会枯萎?更何况他们和刘一样,都是生活在“暂时靠着一大杯酒的精神”的境遇中,也哭着“方林新叶催老叶,流水前浪作后浪”壮烈;没人会相信有人打开后脚下的路是平坦的!

沉默,当沉默来临时!

走路,思考;想着,走着,竟然出了花园。我突然想起了内格拉索夫,他一生都喜欢说真话。他说,对,他说了。“活得匆忙,来不及感受”。多么好的演讲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