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具之光 写手: 刘彦林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风力车

这是木匠和木板拥有独特形状的机会;风车的诞生,让木板从此有了灵魂,有了奇妙的起源;一切都源于木匠对木板的理解,也考虑木匠的技艺是否精湛。

从此,在风的委托和食物的信任下,这个华丽转身的木制品不断褪去包裹食物的外衣,耳边流淌着阵阵美妙的旋律。

嘉禾的成长是收集快乐的过程;从一粒种子发芽,它的跋涉足迹增添精彩———。它吸收土地的养分,吸收阳光的温暖,吸取雨露的水分,在走向成熟的旅途中接受更多的询问和关怀——/。

风车和谷物是最美的,最好的季节,最动人的邂逅。金黄的麦粒、沉甸甸的大米、白生生的豆子、油乎乎的油菜籽、紫红色的高粱,都将顺着兰花的上升方向,走向他们期待已久的约会,在短暂而热烈的碰撞后,将心中的火焰燃烧成生命中最动人的光彩。

风在叶飞,粮在流,多么短暂的相遇!风猛烈地吹着,带走了更多的污秽,只有刻下最无法言说的隐私,才在来不及回头的时候刻在每一粒的心里。

风照常吹,颗粒如一,定格成一张暗淡的“老照片”;曾经拥有的时间,比风的离去更不可抗拒;风车,在一切都成为过去之后,人们可能只记得它斑驳的背影。

木坤

三根横杆,加上数百根柔软的黄药棒,可以让倔强的图克拉瞬间溃不成军。

爷爷做的这个农具很耐用。它从来不害怕阳光和雨水。

每次接触到土地的粗糙表皮,犁铧都会穿过坑坑洼洼的田野,光滑如丝。/[/k8/

我喜欢把它想象成一把特殊的梳子,轻轻地穿过泥土的头发;

我也喜欢把它想象成一个简单的粉碎机,用又细又韧的肋骨在土地上爬行,动情地亲吻;

我更愿意把它想象成一个大熨斗,熨烫土地的折痕,或者用细密的针脚消除田里泥块之间的缝隙,用坚硬的石头把土地的伤口缝合起来———真的是很大的贡献!

玉米种下后,土壤被它碾碎;播种小麦后,这块坡地被它宽大的手掌铺平了。它坚信一个真理:只有当土地得到舒适的服务,才能有强壮的幼苗,丰富的庄稼和有希望的收成。

粉碎沉浮,让每一个家庭的生活甜得没有悬念,让每一个村庄的生活有趣,用爽朗的笑声填满依靠土地生活的人们的心,这是一生的责任。

是这样的———。让泥土把自己磨成沧桑,追求同样的———从泥土中汲取快乐,你的双颊就会布满灿烂的阳光和花朵。/[/K18

耙子

根据材质的不同,有木耙和铁耙。

铁耙多用于收集田间作物收割后留下的残根、断枝,如玉米的残茬、大豆的残枝叶,还田清新整洁;它也用于铺小麦和麦秸的工作。那双又尖又细的手指紧紧握住稻草的腰,让琐碎复杂的工作变得又轻又快。

耙的传说离不开田鹏元帅的武器。也许,铁匠师傅从中得到启示,缩小了体积和重量,仿制出了这种农具。小哈罗,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一个“和哈罗合作过的城市人,”,多次不停的向它鞠躬!

木耙和铁耙功能相似,但外观上有很大不同。有几个齿状木楔和垂直于横杆的把手的横杆。拉,或推,用它来搅拌谷物,帮助在竹席或水泥地上晾晒的庄稼扭转姿势,尽快失去多余的水分,让它们走进木柜、麻袋、粮仓,成为家家户户最看重的宝贝。当我们穿衣、吃饭和还礼时,我们怎么能让这些庄稼有鲜艳的颜色和饱满的谷粒呢?让他们拥有阳光健康的身体和像金子一样纯洁的灵魂,木耙就会大有作为!

耙子,我把你的图案刻在心里很多年了。每次我握着耙子的柄,它就像握着一缕来自田野的泥土的芳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