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达芬奇最后的晚餐 带你了解真正的奥秘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根据新约&middot,最后的晚餐是基于新约。《凯尔福音》记载,耶稣最后一次去耶路撒冷过逾越节,拉比密谋晚上逮捕他,却苦于没有人带路。这时,耶稣的门徒犹大告诉拉比:“我将把他交给你。你会给我多少钱?”拉比给了犹大30元。犹大和祭司长约好了,他所亲的人就是耶稣。逾越节那天,耶稣和12个门徒坐下来吃最后一顿饭。他悲伤地对12个弟子说:“我告诉你们实话,你们中的一个要背叛我了!”十二弟子听了这话,震惊、愤怒、激动或紧张。《最后的晚餐》展现了此时此刻的紧张场面。[1][部门][/部门]

构图布局

《最后的晚餐》宽420厘米,长910厘米。Da & middot芬奇不仅在绘画技巧上力求创新,在画面布局上也有新意。一直以来,画面布局都是耶稣门徒坐成一排,耶稣独自坐在一端。Da & middot芬奇让十二个门徒坐在耶稣的两边,耶稣独自坐在中间。他的脸被身后明亮的窗户映出,看起来很严肃。背景的强烈反差使人们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耶稣身上。耶稣身边不安分的门徒,面部表情、眼神、动作都不一样。尤其是慌乱的犹大,他的胳膊肘撞倒了盐罐,他向后仰着,看上去既害怕又不安。[3][部门][/部门]

[/h/

从左到右,画中的人物是巴多罗买和雅各(亚勒腓的儿子/雅各,亚勒腓的儿子)、安得烈、加略人犹大、西门彼得、约翰、耶稣、多马、雅各(西庇太的儿子/雅各,西庇太的儿子)、腓力、/马太、圣犹大、狂热者西门、热心党。

创意背景编辑

喷漆过程

16世纪90年代,小说家马特奥&米多;班德罗还是个孩子。当时,他在米兰圣玛丽亚感恩教堂的多米尼加修道院当见习和尚,他的叔叔维琴佐是那里的院长。班德洛经常看莱昂纳多&米多;Da & middot芬奇在修道院的北墙上工作来打发时间,到达& middot芬奇正在画一幅斯福尔扎时期的伟大杰作《最后的晚餐》。

bandello描述:da & middot芬奇一大早就爬上了脚手架,开始不停地工作。有时他会从早到晚在那里工作,一直拿着刷子。他不停地画画,经常忘记吃饭或喝水。有时候几天不碰画笔,一天会站在作品前几个小时,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用批判的眼光看着自己画中的人物。我还看到中午太阳最盛的时候,他好像有急事要做,放下正在做的泥模,离开韦奇奥宫,直奔圣玛利亚感恩教堂。他一时找不到阴凉处休息,就赶紧爬上脚手架,拿起画笔在墙上画了一两笔,然后转身离开了。

从墙的左侧开始画

画《最后的晚餐》首先要在修道院餐厅的墙上均匀地涂上一层石膏。墙中间的灰泥比旁边的灰泥粗糙,因为它能更牢固地与上面的油漆层结合。人们发现了《最后的晚餐》草图的痕迹,它是直接画在石膏上的。“非常简单的红线是用光滑的画笔画出来的,人物的轮廓或形状是根据他的布局勾勒出来的。”画完草图后,涂上石膏或粉底。当时使用的石膏粉是“,一种厚度为100-200微米的小颗粒混合物,由碳酸钙和镁与类蛋白质”结合而成,顶层涂有一层薄薄的铅白底漆。Da & middot芬奇故意在表面留了一些口子,主要是为了勾勒建筑背景的形状和全貌;为了追求作品的精准度,还在画面区域中央标注了一个小洞,作为整幅壁画的消失点,也就是耶稣的右殿。

油画大概是从彩绘场景上三面刻有手臂的半圆形墙壁开始的。现在它们大部分已经损坏,但你仍然可以看到铭文的碎片、盾形纹章和一个由水果和草制成的美丽花环。壁画的主要场景可能是从左边画的。与matteo & middotBandeiro说,在此期间,da & middot芬奇不停地工作,有时他会交叉着双臂看着墙看很长时间。

“我必须谋生/

1496年夏天,& middot在画《最后的晚餐》时,芬奇还装饰了一些房间(可能是斯福尔扎宫碧翠丝公爵夫人的房间)。6月8日,一个事件传到了& middot公爵的秘书记录了芬奇的失态:“装饰房间的画家今天做了一件不光彩的事,所以他生气地离开了。”这种紧张可能与给公爵的另一封不完整的信的草稿有关,该信到达& middot芬奇在信中抱怨他的经济困难:“我很苦恼,你应该发现我缺钱,而且……我不得不谋生,这让我只能中断这项工作,参与不太重要的事务,而不是继续执行你委托给我的工作。”这部重要的作品指的是《最后的晚餐》。

他继续写:“也许你没有给瓜地洛先生更多的指示,但他认为我有足够的钱花……如果你认为我有足够的钱,那你一定是被骗了。”这里指的是Guardielo & middot巴斯卡皮,又名“公爵的礼物裁判”,是公爵的出纳。Da & middot芬奇似乎没有收到一些预期的“礼物”:所谓“礼物”本质上是钱,因为没有定期发放,所以不能算工资。根据bandello,da & middot芬奇的年薪是2000达克特,但另一位消息灵通人士说,摩尔人每年只付给他500达克特。

在这封信中,你可以感受到& middot芬奇在画《最后的晚餐》时承受着巨大的创作压力,这种压力并没有因为其他事情而得到缓解,反而不断增加。这也是同样的da & middot芬奇,那个在炎热安静的街道上大步走向圣玛丽亚感恩节教堂的达·米多;芬奇。[4]

作业的组成

温莎皇家图书馆收藏的一页笔记中有一个早期用钢笔做的作文练习:练习仍然是基于《最后的晚餐》的传统作文方法。———犹大没有和每个人坐在一起。他坐在桌子的左边,头转向后面。另一方面,圣约翰坐在耶稣旁边,睡着了,以表明当耶稣宣布他被背叛时,他“靠在耶稣的怀里”。这两张图片在最终版本中都被丢弃了。

这一页有两个相对独立的草图。左边的素描中出现了十个人物,这些人在他们身后轻轻地画了一些拱形结构。这是最早关于画面背景的想法,即“最后的晚餐”发生了“顶楼”。右边的素描有四个角色,但画面的焦点主要是耶稣和犹大。Da & middot芬奇专注于成为叛徒的戏剧性时刻:“和我共用一个盘子的人会背叛我。”图中的犹大从凳子上站起来,把手伸向盘子。Da & middot芬奇试图为耶稣的手画两个姿势。一个是双手被举起,好像要向前伸展。另一种是手已经触碰到了盘子,与叛徒的手短暂接触。这个小一点的小品突出了故事的重点,找到了戏剧性的支点——,双手相触的感人瞬间。为了突出这一时刻,da & middot芬奇将“最后的晚餐”的传统故事追溯到圣经之前的一个场景,即圣餐仪式。

较小的草图还描绘了熟睡的圣约翰,耶稣的手臂放在他的背上,显示了耶稣的“仁慈”。正如圣经所说,约翰是耶稣所爱的门徒。在无视宗教的怀疑论者眼中,约翰“靠在耶稣怀里”就是同性恋的一种表现。一百年后,被认为是克里斯托夫·马洛的众多亵渎之一是耶稣对约翰有特殊的爱“并利用他作为所多玛的罪人”。

不久之后,它到达了& middot芬奇又用红墨水画了一个素描,然后这个红墨水又被别人画了一遍,现在存放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草图的粗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笔墨的影响,但《最后的晚餐》的统一布局已经开始出现在这个草图中。弟子们被分成几组,图片更注重人物的性格特征。为了澄清人物的身份,匆忙写下的描述出现在人物下面(菲利普两次被提及)。但是犹大仍然在靠近观众的桌子边上,约翰仍然睡得很香。

但在& middot在芬奇的素描本里,还有另一张更早的纸,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在上面,有三个相互关联的草图:一群人坐在桌旁,一个人独自坐在桌旁,双手捧着头,另一个人是耶稣,他的手指指向命中注定的菜。这三张速写不是《最后的晚餐》的练习,因为只有五个人坐在桌前愉快地聊天打发时间。他们不是耶稣的门徒。这幅画中的场景可能发生在一场乡村盛宴上,人们围坐在餐桌旁。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激发了da & middot受到芬奇的启发,他很快在同一页上画出了基督吃圣餐的悲伤场景,这一点在15年后得以实现。[4]

字符原型

高达& middot芬奇笔记中的最后晚餐

高达& middot芬奇笔记中的最后晚餐

温莎皇家图书馆和威尼斯的素描重点逐渐从整体布局转移到了个别人物身上。温莎皇家图书馆收藏了很多著名的肖像画,大部分都是用红色画的,也有一些画得很完整:犹大、彼得、大雅各和圣斐理伯(后两个形象用的是同一个模型,但在画面中被赋予了鲜明的个性特征)。其中,有一幅圣约翰手的画,非常漂亮;还有一幅圣彼得袖的画。“Foster的笔记本中有一些简短的注释”,补充了这些练习———来自帕尔马的Alexander为耶稣的手提供了一个原型;“住在Cristofano & middotDa & middot卡斯蒂利亚尼的头造型优美”。有一张纸条,标题很简单,上面写着“ Jesus ”,reaching & middot芬奇写了“红衣主教莫塔罗”领导下的乔瓦尼·孔蒂,他可能是耶稣的典范。

一些人物的描述反映在完成的壁画中。比如白胡子的圣安德烈(左起第三人)张开手掌,耸了耸肩。其他人的行为已经改变。手里拿着刀转身的人变成了圣彼得,而撞倒玻璃的人变成了另一个人。打翻盐瓶的是犹大。其中至少有一个姿势已经出现在温莎皇家图书馆收藏的第一张构图素描中,也就是为数不多的画像中,耶稣和犹大之间的那个人“用手捂住了眼睛”。

与整体构图一样,这些带有感情色彩的动作体现了达·芬奇《最后的晚餐》中崭新的理念:他摒弃了从中世纪流传下来的构图传统,即信徒们沿着桌子呆板地坐成一条直线。在《最后的晚餐》中,用餐者的线条被打断了,取得了神奇的效果。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波浪状的一群人,门徒们被分成四个组,每组三个信徒:聚集成群的这些信徒突然处在了一个紧要关头。达·芬奇也找到了他戏剧性的一刻:不是圣餐仪式,也不是确认犹大的身份,而是众人在听到耶稣宣布消息时极度震惊的反应——“只有在你们面前我才

解读达芬奇最后的晚餐 带你了解真正的奥秘
像整体构图一样,这些情感动作反映了& middot芬奇在《最后的晚餐》中的新想法:他摒弃了中世纪传下来的作曲传统,即信徒沿着桌子坐成一条直线。在《最后的晚餐》中,食客的台词被打破,达到了神奇的效果。呈现给我们的是一群波浪形的人。门徒分为四组,每组三名信徒。这些聚集在一起的信徒们突然处于紧要关头。Da & middot芬奇也发现了他的戏剧性时刻:不是圣餐仪式,也不是犹大身份的确认,而是人们听到耶稣的宣告时极度震惊的反应。——“只有在你面前我做到了

能肯定地说,你们中间有人将要背叛我。”众信徒悲痛万分。因而,画面布局的流畅部分是由基督的这个决定造成的,即讲故事的那一刻出现的,几乎就是电影中的一幕。

犹大是这幅画的反面,但在为准备《最后的晚餐》而作的侧写作品(收藏于温莎皇家图书馆)中,犹大是一个比魔鬼更丑陋的人,几乎是一个怪物,但他也表现出了一些自责和自我憎恨,这也使这幅侧写带有一些悲剧色彩或基督教的善良。关于犹大的脸,瓦萨里曾经讲过一个有趣的故事:圣玛丽感恩教堂的住持总是催促达&米多;芬奇“尽快完成作品”,并向公爵抱怨艺术家如何拖延时间。得知此事后,达& middot芬奇告诉卢多维科,他还在寻找一个面目阴险狡诈的人作为犹大的原型,但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面孔,“他肯定会用不理解不耐烦的方丈头”作为模型。公爵听到这些话后哈哈大笑起来,“不幸的住持困惑地回到家,仍然担心在他的花园里工作的工人”。[4]

艺术欣赏编辑

高达& middot芬奇的《最后的晚餐》源于卡斯塔诺的作品。在da & middot在芬奇的素描中,构图排成一条线。犹大独自坐在长桌的另一边。耶稣在犹大面前递饼,大家的注意力都转向犹大。为了形成大家对犹大势不可挡的气势,达&米多;芬奇在素描中提高了明显的水平。Da & middot芬奇还在小品中学习了卡斯塔诺的做法,并让他的弟子约翰躺在桌子上。过去,传统的绘画方法是根据圣经原文的描述,把约翰扔进耶稣的怀里。小品中的人物几乎都是从生活中临摹素材,所有的人物都有强烈的情态和较大的运动幅度,但彼此之间的接触却很少。Da & middot芬奇继承了卡施对宗教题材——的情节处理,在画作中讲述了一个生动真实的故事。这种宗教主体的世俗化倾向在15世纪进一步发展。当时很多画家喜欢在此时此地的真实环境中展示圣经故事,经常以画自己和朋友的形象为荣。[5]

高达& middot芬奇采用了平行透视的方法,采用了最传统的直线排列的构图手法,以此来聚焦耶稣明亮的额头。耶稣摊开双手,垂下眼睛。他沉默地说完了。然而,他的手势却有着不可抗拒的精神感染力,呼唤和启迪着人们去反思和沉思。该作品采用了高超的明暗处理技术,“高达& middot芬奇被认为是明暗对比之父,尤其是他的《最后的晚餐》,在后来的艺术中第一次将明暗作为构图因素,”所有的人物都在神秘而安静的光影中被捕捉。与卡斯塔诺等三位画家不同的是,达&米多;芬奇用阴影消除了所有应该在背景中的细节。沃尔夫林说,为了满足精神统一的需要,在达&米多;在芬奇的作品中,“那些只能给观者带来愉悦或分散注意力的因素被从场景中去除。只有能满足这一学科迫切需要的东西,才能提供给想象。没有什么是为自己而存在的:画中的一切都是为了整体。” [6]

十二门徒情绪饱满,动作有力,表现出& middot芬奇观察和塑造各种人物的能力。与此同时,以基督为中心,他们被组织成左右平衡的四个小组。巧妙的组合给了他们平静的秩序。犹大自己的“退隐”,将门徒的激情化为“无声的喧哗”,成为耶稣最强的声音。正是因为这种反差,耶稣的沉默显示出巨大的力量。贡布里希用“哑剧”这个词来形容这部作品的场景氛围,很有意义。

沃尔夫林认为da & middot《最后的晚餐》中芬奇的“身份”预示着巴洛克风格的到来。他将“圣餐建立”和“背叛”的矛盾内容和谐地统一在圣经文本中,这种创造能力也是前所未有的。也许,正是因为da & middot芬奇在15年前尝试了这种原创“哑剧”让他的《三贤来韩》永远停留在小品阶段。代表作《最后的晚餐》最终成功地将新的艺术成就与历代优秀的艺术传统和题材内在的文化内涵统一起来。

当然,& middot芬奇的创作无法回到普里西拉墓中“分面包”的暧昧,也无法采用中世纪那种冰冷的象征性人物造型和手法。经过几代人文主义者和艺术家的努力,悠久而丰富的古代文化在艺术创作中不应脱离现实生活的人文和情感。Da & middot芬奇的《最后的晚餐》是文化传统传承与创新发展相结合的最佳范例之一。[5]

著名评论的编辑

1817年,歌德发表了《论莱昂纳多&米多;Da & middot芬奇的《最后的晚餐》详细分析了这幅画。歌德认为,理解这幅画的核心在于追问引起整个情节的中心事件,激发和热爱所有观众。歌德又用自然科学的观察方法丰富了自己的美学思想。他认为激动人心的情节,就像一个高度发达的有机体,是从一个最内在的生命点发展而来的,也就是说,艺术品变成了一个精神有机体。高达& middot对于芬奇的《最后的晚餐》,决定性的一句话是基督的名言:“你们中的一个背叛了我!”然后,歌德用类似于面相学的方法生动地描述了使徒之间不同的形象,并用人物的想象对话描述了他们不同的心理和性格。比如:犹大:“这是什么意思?会发生什么?”菲利普:“主啊,我不是叛徒!你知道,你知道我纯洁的心,这不是我!”纹身:“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这不就是我一直在猜测的吗!” [7]

沃尔夫林专门用了一章来论述古典艺术中的达&米多;芬奇的《最后的晚餐》做了精彩的分析。沃尔夫林认为。芬奇从两个方面打破了传统。他取消了犹大孤独的姿势,改变了约翰的睡姿。沃尔夫林在《艺术风格》的每一章都引用了这部作品来展示他的形式概念。他修复(或建造)了da & middot芬奇在创作之初面临的形式问题。

贡布里希在他的《文艺复兴》一书中告诉da & middot芬奇做了全面深入的研究。贡布里希认为da & middot从“绘画科学”的研究出发,芬奇为了刻画“把“圣体”的场景模拟成了哑剧“真人”。” [8]

Gombrich还原了与原圣经相关的传统,并进一步论证了作品当时可能的“环境功能”,表明其达到了& middot芬奇的意图是通过“ ”的方式,改变Girandayo等人创作的同一题材作品中的“呆板”,可以打破晚餐的神圣沉默,营造一种令人兴奋的氛围

后世影响编辑

高达& middot芬奇的《最后的晚餐》不仅标志着大和中;芬奇艺术成就的最高峰也标志着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创作的成熟和伟大。这部作品做到了素描表现的正确性和观察事物的准确性,让人感受到了面向现实世界的角落,在构图处理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人物组合构成优美的图案,画面具有轻松自然的平衡与和谐。[9]

更重要的是,他创造性地使圣餐主题的创作回归到历史本源的原始文化意义,从而赋予作品以创作活力和历史意义。[5]

历史遗产编辑

由于制作工艺的先天不足,整幅壁画达到& middot芬奇还活着的时候就开始蜕皮。不知道他被后来的画家反复画了多少次,哪一次是达&米多;芬奇的原创作品很难找到;此外,这个圣地还经历了多次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除了拿破仑的炮击,教堂也遭到了轰炸。多亏意大利人用几层沙袋把墙壁上下覆盖,壁画才得以保存下来。

现在保存《最后的晚餐》的修道院大厅与外界完全隔绝,所有门窗都用铝合金和玻璃覆盖,真正做到了恒温恒湿,全封闭。参观者必须通过三扇玻璃门才能到达入口,每扇门在打开前都必须完全关闭。当餐厅古雅的大门向朝圣者打开时,它进入了一个空旷、黑暗、安静的大厅,带有壁画的墙壁出现在紫外线灯下。对面的墙上也画着壁画,主题是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工作人员将向人们详细讲解这两幅画近20分钟,这也是游客在大厅停留的时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