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世界 ,本文作者: 风萤雪

  • A+
所属分类:亲情故事

“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突然醒来,发现自己在一节初中课上睡着了?你现在所经历的,其实只是一种错觉?当太阳照在你面前的桌子上时,你悄悄告诉同桌你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同桌骂你是白痴,这样你才能认真听讲。你发现世界很安静,岁月很稳定,一切都还充满希望。”

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真的在初中班,但是我没有勇气在老师眼皮底下睡觉。课本下有闲书,春日的阳光在字里行间落下稀疏的影子。我想,谁想回到这里,像一只连太阳都晒不到的笼中鸟?

当我再次看到这句话时,已经是深夜了。我加班回到出租屋,瘫在床上,却不想开灯。

手机的光芒就像黑暗深海中的野火,一字一句地伸出冰冷的触角,拖出记忆巢中古老温柔的碎片。我看着他们,被一种莫名的悲伤袭击,突然大哭起来。

那段年轻的时光并不轻松:黎明前拥挤的公交车,昏昏欲睡的少年,吞下的早餐,淹没在试卷中的课桌,头顶上摇晃旋转的风扇,汗流浃背的校服……

我曾经无数次在问题的海洋中仰望,看着阳光从树梢穿过,觉得这一刻的慢节奏是如此的奢侈,但现在回想起来,却意识到那时候虚度的青春才是最奢侈的财富。

这时候,你可以犯错,也可以下注。因为你年轻,出了问题就有机会重新开始。如今,你越陷越深,越像蜘蛛网一样纠结,没有勇气在未知的道路上赌一把。因为你不敢走错一步,一步一步都难。

一天晚上,我梦见荒野里有一棵大树。它坚硬的树干似乎刺痛了我的手掌。稍作努力,贝壳便簌簌而枯,露出柔软的绿色和潮湿的经脉。我试图提起溢出的水滴,但发现它们像一片眼泪的海洋一样不断落下。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学会了不可抗拒的悲伤相伴,还是在一次次的失望之后,我选择用生命维持一个肤浅的微笑。但当你无法逃离午夜梦回时,伪装的外壳决堤,提醒自己那不是真正的幸福。

顾城说:世界很长,但人生很短。我在中间,想休息一下。

我经常觉得累,想停下来。

我想停下来,幻想着能瞥见年轻时的光/

在这样的梦境里,我从时间里借来了一个永无止境的黄昏。那里的夕阳渐渐落向世界的尽头,鹅的碎羽毛与花的眼睛拼凑在一起。我正在看一场从多彩的小学生到近乎孤独的小学生的回家之旅。人生如逆旅,让你的心随山川而去,用一根芦苇跨过千山暮雪。之后,你可以看看青山峡,让深情的春风扫一扫眉眼的轻颤。

这一切都成了锁在黄色日记里的文字。我能听到它们像潮水一样退来退去,一遍又一遍地提醒我真正的渴望是什么样的。

我渴望知道,渴望放手,渴望对时间温柔,渴望回到我最纯洁的样子。

渴望微笑后,言语前的默契;渴望喧嚣,山高水长在蓝天下。

渴望到达最简单的梦想,即使天冷,路也会很远,马也会死。

我试图从“ if ”开始,但发现他们在幻想中越是现实,对惨淡的现实就越痛苦。

就像盖茨比的绿灯一样,我曾经嘲笑过这种近乎矫情的文艺作品,但现在我突然发现,也许每个人都有一个不切实际的天堂,所以我不能保留它,放弃它。

我无法改变自己柔软敏感的性格。在与现实的妥协中,我不得不进退两难。

他们说,世界是一个染缸,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会被画上一个孤独的背景,然后每一个人都会戴上面具,与千千万万的人玩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所以人与人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是每个人的欲望放大和压抑不同,就会导致人与人之间的心灵隔阂。有时候,如果你鼓起勇气,剥开自己的心去隐藏污垢和做法,你会突然有一种清晰明了的感觉。

我不能像一棵安静的树一样站起来,因为树想安静,风不会平息。余风,抖落红尘。我总是染着,这是行走世界的必然。

这个世界不容易。灵魂的美丑背后,有它形成的原因,也有太多说不出的曲折。

有时候我在高处,想象着生命的陨落,想象着尖叫和心跳的失重,疾风就像一把冰冷的刀片划过每一寸肌肤,下一秒一切都会破碎。

人们发现,在出生之前,在死亡之后,在漫长永恒的黑暗中,只有这种充满悲欢离合的生命时刻才能给灵魂以颤抖和留恋

Zagajewski说“试着赞美这个不完整的世界。”

尝试并赞美一切不尽如人意的事情。

我不能拥有永恒,但珍惜我现在看到的。人生不如百年。但是,红尘中有一点流沙。我只相信三千的弱水,拿个瓢就完美了。

红尘有幸长存。

而我很幸运,百转千转也是尽快深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