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视 :发布人: 张朝龙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杨转身看了看钟。时钟显示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他有好几次失眠。杨回头后,的目光从钟向木窗外的移去。他盯着香清森林看了很久,他的思绪突然回到了遥远的山村。

杨出生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偏远山村。只有一条路把整个村子和外面的世界连接起来。这个村子的人口不是很大,只有一百户人家,大概三四百人。然而,为了谋生,很多人外出打工,村里几乎只剩下老人、妇女和儿童。虽然生活艰难,但杨对自己的家庭完整感到欣慰。虽然他的父母都是农民,但他的父母从他出生就一直陪伴着他。想到这,杨觉得自己比很多同龄的朋友幸运多了。

村子入口处有几棵高大的香清树。杨和他的朋友们放学后总是喜欢爬树玩。尤其是去市场的时候,杨总是喜欢爬树等着父母回来市场。他想知道父母这次上街有没有给自己买好吃的零食或者好玩的玩具。当然,即使他们没有,也没关系。杨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他知道家庭的困难。所以,他从来不指望父母给他买什么,只要能让他不担心上学。他只是习惯爬上香清森林,看着父母从市场回来,坐在树上。有时他会爬上几个小时的树,但他喜欢这种感觉。有时候,如果他的父母把农作物拿到市场上卖个好价钱,他可能还会等到父母给他买零食。

时间过得真快,现在已经进入年底了。大地覆盖着一层雪白的面纱。村子里偶尔能听到放鞭炮的声音。离春节还有不到一个月。许多外出打工的村民纷纷回家。老人看到儿子儿媳回来,什么也说不出来。孩子们看到父母回来,更是激动得流下了眼泪。这些刚下班回来的人更加激动,无法自拔。为了让父母和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他们离开了家乡。他们可能只知道自己在外面所受的苦。他们中的许多人经常睡在天桥下,以节省一点钱。他们一遍又一遍地穿一套衣服,终于走到了最后。这一刻,整个村子顿时热闹起来。

一天晚上,杨听到了父母的对话,母亲对父亲说,“你今年也看到了。一年在家种地挣的钱还不如别人出去打工挣的钱,所以年底以后要出去。”

“但依平还是小”依平的父亲说。

“但是如果不出门,家里的开销就成问题了。上学需要钱,其他孩子可以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你为什么不能住在公寓里?”依平的母亲反驳道。

是的,生活就是这样。不可能在任何地方都按照人们的愿望生活。如果你想活下去,你必须工作。近年来,你在家务农。虽然你已经照顾好你的家庭,但每年年底几乎没有钱了。我父亲知道这些事情。他希望依平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但他现在必须走出去。依平,请原谅我的父母。当你有一天长大了,你就能理解我们了。依平的父亲没有继续说话。易萍知道他父亲默许了他母亲所说的话。易萍不怪他的父母。他只是在床上默默流泪。他用被子盖着自己。他担心自己的哭声会被家人听到,即使已经很小了……

第二天一早,依平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出去?”

当依平的母亲一时没反应过来时,她问依平“去哪里。”

依平说“我昨晚听到了你和爸爸的对话。你不出去工作吗?”

依平的母亲愣住了。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依平的话,于是想了想说“你年底开学后,我们就出去。你应该在家听爷爷的话,知道吗?”

易萍回答“哦”然后去上学了。

眼看春节就要结束了,春节过后学校很快就开学了,依平希望时间能慢慢过去。不仅是依平,还有依平的父母、其他朋友和他们的父母,希望时间慢慢过去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好事。他们没有在一起很长时间,也不想这么快分开,但生活迫使他们这样做。

年底后,村民们纷纷外出打工。忙碌了一个月后,这个小村庄又变回了以前空荡荡的样子。依平开学已经好几天了,明天早上,依平的父母就要出门了,只能等到明年春节再聚。

“你今晚和我一起睡沙发”依平的父亲对依平说。

萍萍的父亲睡在沙发上,母亲在房间里收拾东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谈着给萍萍充电,可萍萍的父亲一句话也没说,就在沙发上默默地度过了离别前的最后一晚。

第二天,天一黑就亮了,一平爸爸妈妈准备出门,因为村里没有去农村的公交车,所以只能步行出门,最好能在路上遇到公交车。

当她离开时,她的母亲没有忘记再次告诉依平,但依平假装睡着了,闭着眼睛,听不见她的声音。事实上,依平几乎彻夜未眠。突然依平的妈妈说“依平,我们得走了”,然后依平听到了关门的声音,然后依平听到脚步声越来越小。依平知道她的父母已经走了,最后她听不到任何声音。依平突然像个魔鬼一样站起来,朝村口跑去。他来到村口,像往常一样爬到其中一个。然后静静的盯着爸爸妈妈遥远的背影,他有点不习惯,因为在那之前,他每次都来这里等爸爸妈妈回来,但是这次他却要看着爸爸妈妈走远,他有很多的想法,他还年轻,而且他现在很多事情都不能理解。他迷路回家,他的祖父起床了。他收拾好书包去上学了。

后来,依平爱上了爬山。每次他爬上山顶,看着周围无尽的山峰,依平总是想知道我的父母现在站在哪一边。

随着年龄的增长,依平来到村里读中学。村子里有两条通往外面的水泥路。每次依平都喜欢在学校找个高一点的地方盯着这两条路。依平不知道这两条路通向哪里,因为他还没有走出去,也没有看到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他现在的地方是他到目前为止去过的最远的地方。虽然他不知道这两条路通向哪里,但他知道,一定有我可以去父母那里的地方。这时,他的内心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他多么想出去看看,但他不能。他还在上初中。我听大人说只有大人才能出门。想到这,我想“如果我是一个成年人,我希望我能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也可以去父母工作的地方看看他们的生活。”从那以后,依平已经习惯了凝视这两条水泥路,就像他习惯了从村口回来时凝视爸爸妈妈一样,就像他习惯了每次爸爸妈妈走远时凝视他们一样,更像是凝视那些连绵不绝的山峰。

但是,这种凝视与以往不同,因为以前每次都是爸爸妈妈,但这次他都盯着自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