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年故事 ,小泉彩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中国新年

文本/足迹

正月初一,老婆说:过了正月,今年好像结束了。我对过年没什么感觉,因为过年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特别的,也不像平时那么正常。现在自然是盼着过年了,每年都是和孩子团聚的时候。

过年最烦的就是放鞭炮。据说能给人们带来欢乐。其实,当你认真总结放鞭炮的时候,没有好事,只有灾难。几十年来,我发现越穷的人越喜欢放鞭炮,总希望来年能像鞭炮一样红火,所以没想到“灾难”。我不能说放鞭炮是“傻”,至少不会给放鞭炮的人带来什么好处。

今天是初三,我的同学正在约会。昨天在廊桥咖啡订了最大的一盒。电话里只有四个人,其中两个人是夫妻。感觉很虚弱,不是。工作比以前更忙了,更不用说了。广东那些大老板打电话来说,他们在广东聚了一聚。南昌的老板还没打电话。吉安只有几个穷人。我觉得这应该是人性的回归。昨天听说外地的中学生从初四回来,每年都会有个约会。

很难在脑海里找到关于春节的特别回忆。可能是我刚想起来的春节,拿了两毛钱。我花了十五美分买了一个火药,看起来像橄榄,只有橄榄的四分之一大,一头插着三根红绿相间的鸡毛。中间破,里面放火药,扔到天上,一声“ pa ”落地。我很高兴回家,大人处于危险状态:“这孩子怎么会花这么多钱?长大后他还是会得到……”。真不知道寄给我的钱不是我的。这可能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花钱。

文革期间,我最怕过年。大街小巷只剩下我一个人。平时只有面馆有几滴面汤,现在关门了。世界给我的只有饥饿,刺骨的寒风,冰天雪地。

成为木匠后,我也不喜欢春节。我家春节气氛不好,一直想和朋友在一起,但是朋友想回家过年,就剩下我一个人。

结婚后,有了自己的家,过年真的很有意思。从什么时候开始,温暖、快乐、祥和的春节从未离开过我。

带着幸福回家过年

文/张翔

出门,一句话:回家看看。尤其是临近春节的日子里,是最有分量的一句话。听说,不管你在哪里,不管你落魄还是光荣,你都会瞬间激动起来,找出那个尘封已久的行李箱,打包回家过春节。

我的行李箱很早就躺在卧室的床上,里面是空的。时刻提醒我不要忘记回家,提醒我要充满快乐,期待回家。这几天,我很担心该给家人准备些什么。

母亲多次通电,说不准带年货回家,父亲更严格,花钱买年货,不准进门。回家过年,父母怎么忍心让这么惦记的孩子不进门?这些都是心疼我的父母,知道挣钱不容易,处处为我着想,希望钱花在刀刃上。

但对我来说,亲情和孝心就在我的刀刃上。我愿意花这笔钱,我也愿意花。

我一下班,就匆匆吃了晚饭,去购物了。看看这家店,看看那家店,琳琅满目的服装鞋类产品让你眼花缭乱,也挑不出几个适合自己家庭的。喜欢的衣服,好看的鞋子,因为不知道家人的穿搭号,不敢买。我只好假装有意无意地打听家里的穿搭号,然后认真记下来,据此购买。

一天晚上,我妈妈的毛衣。昨晚,我父亲有一双皮鞋。今晚,我家的保暖内衣……就是这样。每天晚上,我从一个商场到另一个商场四处看看,拿到了就买。空箱子里慢慢装着过年的礼物,温暖着我回家的心。看着他们,我满意地期待着假期的到来。我忍不住和家人分享这份快乐。父母先是批评“ ”,但这成了现实,于是满心欢喜地接受了,好奇地问衣服和鞋子是什么款式。这时,我埋下思绪,让家人期待,像我一样急切地期待着假期的到来。

其实我的家人只盼着我自己,哪怕他们空手回家。能够回家过年,陪他们一起过年,是最好的过年礼物。作为孩子,我们都知道这些原则,但我们无法说服自己。毕竟在外工作多年,再苦再难,回家过年时给家里添置一些漂亮保暖的衣服和鞋子,是我们最孝顺的心,也是最愿意的事。

返程期越来越近,行李箱满了,准备好了,放在门口。准备锁上这片异乡的大门。一张车票承载着这一年的收获,承载着家人的思念,让这飞驰的列车丢弃故乡的哀愁,高高兴兴回家。打开行李箱,在美好的春节里分享快乐,留住欢笑。

新年之后是新的一年

文本/张莉

汽车驶进了他家乡熟悉的水泥路,他的目光扫过街边的树木,投向麦田。小麦像筷子一样高,像大海一样绿。新年到了,没有雪花的影子。如果是十几年前,早就下雪了,田野一望无际。“小麦今冬盖三层,明年睡馒头”。冬天,洁白温暖的雪花是麦苗的养料。他小时候,母亲教他读农民谚语。他迫不及待地想吃馒头,问明年是什么时候。妈妈说新年过后,新的一年就会到来。“明年/

母亲在院子里绑草,突然听到他的喊声,然后转过身来。“金儿,是你!”她一只手紧握着稻草把手,另一只手拉着身后的椅子。“热椅子,快坐下,我去拿开水。”很明显,我妈在他回家的时候很惊讶也很惊慌,没有她种地那么快。他跟着母亲匆忙的身影,看到零星的白发和相当直的背。

妈妈给他加了开水,正忙着准备午饭。他把院子里的草坝子搬到灶房,说:妈妈,我们家旁边的地里麦苗长得好。母亲用打火机点燃稻草,把它塞进土炉子里。她回答说:“好是好,但也会长出很多苦草。苦草长在小麦周围,小麦很难除掉。”他想问,为什么不用除草剂?觉得问也没用。正如他无法阻止母亲回到农村;无数次,我母亲被阻止耕种,但田野仍然是绿色的。

他过去对母亲的固执感到恼火。他是城建局的公开局长,把年近600的老母亲留在了农村。除非他的同事嘲笑他,否则人们会怎么想?但是当所有的好话都说出来的时候,我妈说她要走了。那是前年春节,来送礼的下属刚走,母亲就骂“吃了人家软绵绵的嘴,牵了人家软绵绵的手。”他必须尽快归还。身在官场,他深知人脉的重要性,人情就像一张网。有些礼物退款解决不了。他宁愿母亲愤怒地离开,也不愿让他的爱撕开一道缺口。

吃完饭,妈妈拿起小凳子和铲子对他说:“进来吧,睡吧,阳光明媚,我来拔草。”。妈妈在躲着他。她无意去那个城市。他能睡在哪里?他拿起一个小凳子说:“我不走,我也走。”。还是田里,他十几岁的时候,就跟着妈妈去拔草;是同一种苦草,类似麦苗,叶片细长,茎白色,根蓬松,比麦苗浅,比麦苗细腻,但比麦苗快。刚开始,他分不清哪个麦苗是苦草,妈妈让他长了更多的眼睛。他对苦草的盲法并不着迷。现在,当然,他得到了苦草,但他的母亲没有说草。我妈说,儿子,我妈不会玩得开心的。她一辈子都在农村工作,我什么也做不了。在我身体好的时候,我可以种一些口粮给你吃,这让我感觉很舒服。他急着要讲。你儿子当导演了,还在担心想吃什么吗?在你这个年纪,一个人在农村种地不是你的面子。告诉我怎么认识人?母亲叹了口气:“嘿,当你是官员,你不要跟着它。外人不知道有多长,但也会说我们的职责。”妈妈和你住在一起,别人送东西她都睡不着。住在乡下,抱着你的心,你可以放下你的娱乐,回来,看着我,呼吸空气。他觉得母亲的心思太琐碎,太通情达理,就说,我怎么能一直看着你?不在你身边,我怎么安心?妈妈笑了,妈妈看起来很好。虽然我不在你身边,但我的心在那里。听说你们又搞大项目了,拆林场建小区。是真的吗?听完母亲对自己工作的关心,他立刻振作起来,像小时候的证书一样炫耀:是啊,林场离城市很近,有山有水,建社区,种花种树割草,统筹规划,有多好多美,有多舒服,有多舒服。明年你将住在一套房子里/

我不去!母亲打断他的话,有些生气地说:“把一个好的林场改成社区,要砍多少树?难道不是罪过吗?”

[/K8/]—他没想到他的母亲会这么想,所以他解释说,住房项目是政府的行为,造福于老百姓。

母亲拉过一把苦草问:“这苦草长得和你种在草坪上的草一样好看。”——其实叫麦苗草,长得像麦苗。我们农民能讲清楚,叫它苦草。因为不好,伤了麦苗。有了它,麦苗就很少活了。—/[重建也有其优势。我不能忍受那些树。金二,把房子搞好,但不要摆架子搞草包项目……

母亲的唠叨让他心烦意乱,手里的草像绿箭一样扎人。他点燃一支香烟,抿了一口。他抬头看见不远处小学外墙上的红色标语“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母亲把这些口号牢记在心。她怎么能对他们视而不见呢?在上升的烟雾中,他似乎看到机器露出了牙齿,林场的树木一排排倒下。树林正在后退,一座建筑正在建造。前前后后,房子如雨后春笋,比苦草的气势还要猛无数倍。

新年之后是新的一年。如果你想有一个和谐祥和的新年,你真的应该好好想想!他想。

期待新的一年

文/方桂红

每次进入腊月,心里总是莫名激动,有些人等不了——30多年。

我十五岁的时候,夏天离开家乡去上学。临行前,妈妈说:路这么远,坐车又不方便,要过年才能回来。那一刻,我的眼泪下来了,我失去了第一次离开的喜悦,忘记了第一次离家的胆怯。我唯一拥有的,就是离开时的悲伤和不愿远离母亲;那一刻,我很期待“冬天的元旦”而不是第一次坐公交车。

新的环境,新的面孔,让我的自信和安逸消失了。学习的压力让我白天沉浸在课本作业中,晚上却沉浸在深深的思念中。树叶从绿色变成红色,然后变成深红色和黄色,最后枯萎。天上的月亮又圆又短,又短又圆。日历一个接一个被撕掉……直到有一天,商店里贴满了年画和春联,终于盼到了腊月。

想家,盼新年。那学期期末考试我考得很差,不好意思面对,但还是没有忘记妈妈最爱吃的“方饼”。拿到成绩单的那天,我迫不及待地去车站买了回家的车票。我用剩下的钱买了两个“方饼”和一张年画。

回到家,妈妈说,我会等到新年,你回来的时候。

那一刻,我充满了温暖。原来我妈花了那么多晚上,跟我一样,数星星,看满月。

不再有长假,这是上班后最遗憾的事情。我妈不让我回去请假影响工作。正因如此,过年成了我一年中最大的期待,盼着过年,盼着回家,享受着妈妈身边特有的温暖。

长大了,当了妈妈,又不好意思流下想家的眼泪,却越来越想念妈妈,期待着新年的到来。只有在这种期待中,不再有当初对母亲的心理依赖,不再有寻求精神庇护的渴望,不再有对母亲忙碌的一桌菜肴的渴求,有的更是深深的关心和珍惜。是母亲等待满足后的眼神,是用孝心陪伴她的时候。

“今年你在哪里过年?”腊月走在街上,熟人经常问这个问题。

“回家吧。”我总是很兴奋。

“今年你打算去哪里过年?”在电话里,妈妈总是不说话。

“回家陪你。”还是很兴奋。

其实这些年来,我很感谢公婆的理解:你妈妈一个人在家,很远很少回去,所以过年的时候会多陪陪她。

有了这样的理解公婆,除了多回去看望他们,我更肆无忌惮的盼着过年。恋人总会笑着说:一进入腊月,你就开始兴奋,比女儿还幸福。

是的,很棒。这并不令人困惑。我还是能像个孩子一样期待过年。我有一个人盼着过年,回来和她一起吃饭。这样的幸福我怎么能不兴奋呢?

春节回家

文本/严俊杰

我的父母在我的家乡,所以我每年都回老家过春节。我的家乡在县城东南十几里的一个偏僻的村子里,还没有公交车。

腊月二十单位放假。第二天,我们一家人骑着电动车回家。我带了点东西,我老婆有个九岁的女儿。一出县城,眼前顿时开阔起来。虽然已是冬末,但一片新绿的麦田滋润着眼睛。我吸了一大口新鲜空气,绿色清爽,仿佛被染成了绿色。

路上行人不多,这个村子里也有人认识。我的视力不是很好,而且我离得很远。我一隐约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就已经跟我打招呼了:“你要回家吗?”我连忙回答:“嗯,你是去县城吗?”他们回应并擦肩而过。虽然没有太多客套的话语,但我已经从这简单的问候中感受到了浓浓的泥土气息。正是这种气息,不做作地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人。

一路上,妻子和女儿聊了很多,有说有笑,丝毫不知道村子就要到了。从远处看,这个村庄就像一个由淘气的孩子用积木搭建的童话世界。走进村子,街道干净整洁。在阳光明媚的角落里,有一些人在说笑。

有一些人坐在我家对面。他们看到我们回来,就站起来热情的和我打招呼:“好久没见你回来了,孩子也长高了。你父母整天在家谈论你。回去看看!”……我拿出烟给他们。嘴里说着:“平时太忙了,就是没时间回来。”孩子们已经跑回家见我的父母了。看着他们满足的笑容,我的眼泪差点掉出来/

邻居陪着我们进屋,家里独特的氛围更加温馨。此时此刻,工作的压力和人情的温暖和温情,已经完全被这种淳朴的民俗所取代。我似乎找到了一种好药来缓解我的烦恼,然后回家。家乡不应该只是“籍贯”,那里不仅有父母亲人,还有村民。我的家乡是一款世代储存的陈年佳酿,血浓于水,麝香。既有父母之情,也有世代睦邻友好。新房可以搬,旧房永远不会变。

回家过年,我感受到村民淡淡而深沉的笑容,小而真诚的动作,白发父母满意的眼神。正在进行的新农村建设给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多变的是家庭的环境越来越美好,一成不变的是家庭氛围经久不衰。

你离开家的时候会回家吗?

关于新年的流言蜚语

文/马锡川

这是新年第三天的晚上。想想今年,过年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这些花每年都在开花,但是这些花一年比一年不同。仿佛是弹指一挥间,又是一年的结束,又是一年的开始,不经意间又长了一年。在过去,无论你是快乐的,收获的还是失败的,一切都要重来。元旦是一双看不见的手,翻开人生的一页书,把新的一页放在你面前,等着你写新的人生简历。如今人老了,“ ”的感觉依然存在,味道也不如从前。童年“ ”在记忆中是如此的深刻和宏大,因为它承载着生命的全部寄托。当时,虽然精神生活并不富裕,但物质匮乏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般来说,父母会付出一切,尽最大努力让孩子享受节日给予的幸福和好运。

进入腊月,家家户户都在忙着买年货。主要是食品、服装、家居装饰品和节日用品。为了去旧迎新,家家户户都要扫房子,从房子到院子。腊月二十三开始做面包,做肉,放鞭炮,烧香烧纸“送灶神”。这时,农村会杀猪、杀羊、杀鸡,并制作各种面食,如炒水果、烧贝壳、蒸大公样,以飨宾客。

现在过年的时候,人们来来往往,走亲访友,饭菜的口味也比较讲究。不仅鸡、鱼、肉、蛋的品种……齐全,而且葱、姜、油、盐、醋、辣椒、茴香等调味品也是各有千秋,制作方法更为精细。这些过年的食物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每天都可以吃。很多家庭还增加了很多美食,不仅风味丰富,而且多样化。

拜年是最常见、最重要、年味最浓的活动。“家家户户拜谒,不是隔门拜谒,这是农村的习俗。“一个人祭奠解决万千烦恼”,也就是通过拜年和互祝,自然而然形成了“你幸福,我幸福,他幸福,大家一起奔小康的幸福生活。”就算谁跟谁有一点过节,自然会被淘汰。既体现了过年的味道,又展现了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之美。

也许是我们在这一年的平凡味道中注意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所以我们发现了这个社会的很多细节,发现很多细节形成了这个社会。广阔而微妙的社会悄然展开,以一种朴素的美展现了朴素,以许多新的方式展现了当下生活的缺失,所以我们没有理由不认真生活,不尊重生活。

古人云:“万人握手,袖犹感香。”“生命的开始本质上是美好的”。人是缥缈的,带着一种香味,这种香味不断受到超凡的人格和道德的影响和提升。人会不自觉地自然流露出了生命的真香,而这种味道真的是难能可贵。佛教称最高境界“香界”:十界之中心——。在高高的苏尔山上,仙女们撒着花,笑着花,天地人的芬芳到处蔓延。其实香的“味道”只是起到“诱导”的作用,真正的香味潜伏在每个人的脑海里。

时间就像流水,岁月的河流一路载着我们的脚印,默默地匆匆地流走。经验越多,阅历越丰富,“ ”的味道越来越淡,感觉越来越迟钝。对于每一个“年”的每一次净化和发酵,收获往往都止于聊胜于无的境地,因为一缕被时间皱皱的风,会让“年”的感觉,就像现在有时会发现,童年的快乐几乎没有了,却又有点感伤。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家永远是新年的主题。新年,是一种心情,一种感觉,一种休闲;过年是一种团圆,更是一种幸福和甜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