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性 :撰稿人: 雨后彩虹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用眼睛致敬

每次走在桥上,都要往河的远处看,希望有一艘大船来,最好在我专注的目光下开车过桥。如果我碰巧遇到它,我贪婪地看着,好像我看到了一个家庭成员的船。然而,这还不够。我会迅速追上小船的脚步。伴随着马达震动的隆隆声,我小跑着穿过桥面,来到桥另一边的栏杆边。我又贪婪地大规模地看着,像一个好奇的孩子。

看看那个操纵方向盘的男人,看看他的衣服,看看他的举止,看看他们船舱的装饰和打扮,有时还会看到彩电冰箱,外仓也有空调,看看他们用篷布盖着的货物,看看他们船后面的大水箱,看看那个手里拿着球和竹篙站在船头的女人,甚至还有一只狼狗虎视眈眈,站在船头跟女主人一起站岗。听着,这就好像你想看得够多,玩得开心。就在这时,静静的站着,看着小船渐渐远去,听着马达渐渐远去的声音,每次还意犹未尽,大船就消失在视野里,然后我突然消失,回到现实。——我父母的大船,我哥哥的大船时代一去不复返了,那艘大船曾经载着我们青春的许多梦想。

记性不好

没有,那天路过大桥,因为没看到大船,有点孤单。如果我丢了什么东西,我正准备从桥上下来。突然,一个女孩,一个高个子女孩,从桥的南坡一路冲向我下坡,大声笑着喊道:“老师你好,老师你好!”我不记得是谁了。她穿着一件黄色的羽绒服,一个黄色的丝绸马尾辫,和白色的运动鞋。像一只快乐的粉色蝴蝶,她跳起来飞向我。看着她激动而幸福的笑脸,我有点迷茫,困惑和惊慌。是的,看着这么活泼可爱的笑脸,我都想不起来是谁了。不恐慌真奇怪。

是的,虽然教了这么多年的学生并不多,但很多时候,总有人冲过来给我一个惊喜,叫我老师。在小城镇、市区甚至上海南京路,每次都不好意思回答。我不记得他或她是哪一年,更不用说名字了。上次我们陪卫东一家去市里的大众店看车。我们笑着走进大厅。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高大英俊的年轻人首先向我大步走来,然后伸手和我握手。我被蒙住了眼睛,我是如此引人注目。一个小阿姨能让年轻人和我握手吗?只见所有的人都沉默了,看着我,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我不能在他们面前怯场,就把手放在衣服上揉了揉,然后大方地和他握手。他刚开始只是默默的笑,没想到一拉着我的手就笑,拉着我的手一遍又一遍的问我:你不记得我了吗?一点都不记得了?你不记得那个经常惹你生气,经常被你用鞭子打屁股的调皮男孩了吗?!那个最不肯背单词的臭小子?啊,是我的学生!我松了口气。哈哈,原来是我的学生。难怪一开始要握手。我以为是别人汽车店的礼仪,或者我太有魅力了。他太熟悉我的声音了,听到我的声音就知道我来了!哈哈。他们只是冷冷地看着,所以他们也松了一口气!他们以为会看笑话。

才知道他是03届的,已经二十多岁,大学毕业,是部门销售经理,马上就要结婚了。当然,当时卫东买车赚的钱也足够了。除了价格好,配置也尽可能好。当然,在协商价格不变的基础上,——那个帅气的小伙子一直说是老师!是老师来了!哦,我太感动了。这个我记得很久了。

但是突然有人过来叫我老师,我还是不由自主的糊涂了。可能刚才我还在郁闷没看到船。我前面的小女孩见我犹豫了,就自我介绍说她是苏州路二年级五班的!哦,我有记忆。我只离开了几天。去年,我被分配到苏州路一年。我九月份开学的时候教他们的。我忘了那个班的孩子。我的心突然恨自己记性不好。我一直说,你好!你好!小女孩仍然笑着说:“老师,我们都很想您。上次你做假期作业的时候,看到作者叫你,大家都很激动。”哦,我为我所说的感到抱歉。我忘了。难怪我无论在哪里工作都忙着事情。无论在哪里工作,都要努力,没有退缩和讨价还价的余地!这不,一旦你投入,你就忘了性,甚至忘了他们!一整天,我都在忙着目前两个班的教学,我的孩子,我的家庭事务和家访。此外,我太忙了,没时间上网聊几句。哈哈,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就忘记了这些和我在一起一年的孩子!呵呵,该打了。

但是被错过,我的心总是温暖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