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作文 ,初音实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我的家乡白鹿原

文/马瑞河

我的家乡白鹿原位于Xi市东南部,这里空气清新,四季分明,物产丰富,景色宜人。

春天,迎春花最先醒来,正是勤劳迎来了美丽的春天。春天到来后,桃花、杏花等五颜六色的花朵纷纷绽放。樱花是个大懒虫,只有到了四月才展开花瓣。樱桃园里开满了白色和粉色的樱花,把几百亩地连成一片花海,美极了!

每年初夏,可爱的樱桃都会成熟。红樱桃挂在树枝上,像红色的小玛瑙,让人流口水。夏天,白鹿原不仅水果丰富,而且是享受凉爽夏天的好地方!每次酷暑难耐,城里人都喜欢来这里享受凉爽的夏天,我也不例外。这个时候,我会回到我的家乡,和我的朋友们一起玩游戏,我很开心。

秋天,田野就像一所军校。玉米一个接一个地抬起头,整齐地站成一排,好像在接受农民指导员的检查。高粱拿着燃烧的火炬,仿佛在为即将到来的秋天欢呼。果园里,葡萄、柿子等香甜可口的水果已经成熟。柿子树上挂满了红色的小灯笼。我总在想,它们会不会在夜里亮起,为路上的行人照亮前进的道路。

冬天,白雪给大地披上温暖美丽的棉衣,同时也为人们铺上柔软的地毯。此时的白鹿原,白净美丽。

我的家乡白鹿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我爱白鹿原和我的家乡。

我的家乡国槐开花

文本/张娟

有一种美好的爱情,叫做不请自来;有一种美丽的相遇叫做梦里绽放。无论走多远,走多远,这两个字都会放在自己的灵魂里。也就是说,每个人的故乡的灵魂里都有某种东西,或一道菜,或一株树花,年复一年,没有邀请,也没有不请自来,而不仅仅是纸面上的回归,而是灵魂的皈依,眼神的穿越。不信请看看家乡的各种花。它们在季节开花,不争不抢,有条不紊地跟着季节走。桃花梅花开后,樱花漫溢,樱花落街,槐花绚烂——真的,家乡的槐花又开了。

其实那天,我去接孩子很着急。我开车经过永兴河边的几丛绿叶。透过昏暗的窗户,几个戴着草帽的老农民伸长脖子,在路边的老槐树上拉了下来。几棵老槐树上挂着一串绿色的、未成形的槐花。当时我摇了摇头,因为嫩骨头还在做梦,槐花小得味蕾都等不及了。转眼两个星期过去了,期间风筝放飞,樱花落地踢飞,这一天在开始和结束之间到达了四月底。

就这样一直不省人事,每天都很着急,上班,下班,做家务,学习,妈妈住院。直到昨天晚上,年迈的父亲在大门口等我,回来接孩子的时候,我提着两袋槐花。雪白的花瓣,嫩黄色的核心,已经开花了。我一时语塞,温暖的感觉加深了我对家庭的理解,对乡愁的皈依,对做少年的梦想。

想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家乡的槐花,整个村子都弥漫着清香,明艳洁白,光彩夺目,震撼着人们的心灵和笑脸。风沾白,风沾香,风轻轻吹动味蕾的盛宴。小时候聪明勤奋,也是一个很好的爬树高手。最重要的是,当时我周末时间充裕,邻居们也不需要甜言蜜语,只是轻轻打电话。“娟子,帮我个忙。”我会爬树,帮他们摘。踩着苍老黝黑的槐树枝,欣赏着洁白的树木,整个村庄在视野中展开,用暖暖的红砖和屋檐铺陈出一幅90年代皖北农村的画卷:哪些鸡飞上屋檐,哪些小猪在圈里饱饱悠闲,哪些孩子在梦里咿呀学语,哪些砖瓦房盖得气派,哪些院子开了花。我想记得要一个斜的发梢。我挑了一篮子又甜又时令的新鲜蔬菜。邻居可以随意拿篮子,不像现在城市里的人,吃什么都买。采摘下来的槐花怎么吃?大多数人用盐、洋葱和大蒜混合,放在蒸锅里蒸;要么面团压成饼,用油煎再炒;或者做面汤。我们做的叫槐米、槐球、槐花汤,便宜却温暖善良。乡亲们不是用语言来宣传槐花的价值,而是用心情和味蕾来区分它的甜润,只谈季节和舌尖上的美。当时锅碗瓢盆之间的肉鱼还是省略了,但最醇香的乡下人可以进厨房,闻香识菜,还没来得及摘的邻居可以敲门,来一口新鲜的。

今天晚上,夕阳照耀着一个美丽的小镇。我去市区永兴河边找老槐树。它们已经开花腐烂了,树枝也被拔得不成样子了。道路被钩子划伤,道路裸露在外,一片白色。叶不密,淡黄色,浅绿明亮,眯眼无精打采。城里的槐树总是这样,给我一个沉重的灰头。当然,在土地开发中,父亲告诉我,农村的槐树很少,摘下来也伤痕累累。然而,无论在城市还是在农村,老槐树从来不告诉人们情况。一场烟雨过后,它依然轻笑,挺拔挺立,回复力量与坚韧,青翠欲滴,为人们提供荫凉。这是一棵树的生命。它没有惊天动地的宣言,是随意诞生的,不会因为人们的暴政和辛酸而哀叹和压抑自己;尤其是一棵树的生命灿烂绽放,一朵槐花在拱顶外绽放,发出惊天动地的爱情誓言,不随时间而改变。壮丽、燃烧、耀眼、辉煌——给人温暖,给人对味道的留恋,给人对乡愁的皈依,给人每晚归来的满月。不管走多远,走多远,只要闻到那棵树开花的味道,你的味道就抵挡不住诱惑,你的话语就抵挡不住一双长满老茧的手那醒目的思念!

我的家乡

文字/蔡一飞

你的家乡在哪里?是风景秀丽的桂林,四季如春的昆明,还是有“天堂”美誉的杭州。我的家乡是上海,它生活在水边,松江一年四季都充满活力。

当春姑娘来到松江,撒了一把绿粉,原本寂静的世界焕发了青春;病弱的小草笔直笔直,仿佛希望被春姑娘欣赏;小树光秃秃的树枝上增添了许多绿叶;小华抬起耷拉着的脑袋,对着太阳笑,仿佛在感谢大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一阵微风吹过,每个人都跳得很美。

夏哥的松江之行,为一切增添了活力。在池塘边,柳树姐姐弯下腰,把她的长发扔到水里,开始梳头。在农田旁边,西瓜长得满满的,好像要开花了。切开后甜汁流出,让人忍不住流口水。不甘示弱,池塘里的荷花盛开了。有的花满骨,有的半开,有的羞涩躲藏,有的全开,骄傲地在顶端炫耀自己美丽的身姿。

秋妹脚步轻盈,带来丰收和清凉。果园里有很多水果,农夫的叔叔正忙着摘水果,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所有的水果都饱满圆润,让人流口水。一阵微风吹过,水果从树上落下,农夫的叔叔更开心了,笑啊笑啊。

董爷爷吹着口哨,悄悄地走了过来。草钻进了土里,沿路的树上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只有蜡梅还在寒风中绽放,试图为这个世界增添一丝色彩。如果你幸运的话,你也可以遇到一场大雪。孩子们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在外面打雪仗堆雪人,玩得很开心。

这是我的家乡——美丽的松江,一年四季景色各异。我爱我的家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