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有一英寸深 |作者: 耿艳菊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当我想到鲁迅在他的后院墙外写作时,一棵是枣树,另一棵是枣树,我们家门前的槐树总是立刻跳过去,但它只有一棵,在房子的左边。

这棵槐树有多老了?一个成年人刚刚翻过来,树阴无处不在,覆盖了院子的大部分。当槐花盛开时,一簇簇的花,如珍珠,被树枝覆盖。香味溢出,挤出庭院,充满整个小巷,映入每个路人的眼帘。

听我爸说,跟我差不多大。我出生后,父亲买了一棵槐树,第二年春天种下。后来知道了江浙一带女儿种樟树的习俗,就跑去问爸爸为什么不种樟树。父亲只是笑了笑,淡淡地说:“豫东平原没有这个习俗。当时只是觉得槐树好养,也是一种花。而且,随着你一天天长大,大人们忙得不可开交,只是为了它能陪着你,不会太孤单。”

的确,我的童年、青春,甚至是人生的前二十年都离不开它,其中充满了槐花的味道。

一开始我还记得槐花的样子,是用细瓷做的,碗厚,枝叶稀疏,花星稀疏。然而,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它已经是一朵美丽的花了。在邻里的孩子眼里,这也是一种炫耀的资本。在成长的过程中,因为这棵树,增添了多少乐趣!我和朋友们在槐树下玩耍,在槐树下吃饭,在槐树下数星星……,每年春日的午后,我们经常这样玩耍,一个个摊开小手,用大拇指和食指测量槐树的肥瘦。年年量,年年如此,却不知人在长,槐树也在长。

在花卉之国,槐花是最平民的。在王谢堂之前是不需要的,但在人们的家里很常见。令人惊叹的是,它不仅可以食用,而且美味难忘。在众多的花中,槐花是最体贴的一朵。因此,在过去食物不是很丰富的时候,屋前的一朵槐花就成了最美的期待。

记得槐花刚露出笑脸的时候,我就不耐烦了,一次次催促父亲搬梯子去摘槐花。我站在树下,仰着脸,四月底的阳光洒在脸上。妈妈也在树下,拿着小篮子,小心翼翼地捡着摘下来的槐花。然后,妈妈洗好,拌好面,在锅里蒸……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终于可以吃了。甜美的气息萦绕着我。我吸了一口气就醉了。多亏了这棵树,每年槐花盛开的时候,我们都能享受到槐花的盛宴。长大后去外地上学,从没赶上它的花期,但甜丝丝的味道总是萦绕在我的梦里。

就像人的一生总是坎坷的一样,槐树的一生也不是那么顺利。翻新房的时候,父亲犹豫了一下,还是留着。有一年,下大雨,房子漏水了。几个叔叔帮忙修理。当他们登上屋顶时,发现槐树的枝桠枝繁叶茂,瓦片被压得粉碎。每个人都建议砍树,但我父亲不愿意放弃它。后来爸爸爬上去,用锯子锯掉了挡路的树枝,这让我很放心。房子的左边是一个储藏室。每次父亲推机动车,都很吃力。家里人几次劝他砍,父亲总是无动于衷。

今年槐花时节,我带着小儿子回家看望父母。十年后,我又赶上了它的绽放。晚上和父母坐在槐树下聊天,槐花在微风下轻轻飘动。我突然想到白居易的诗“黄昏时屋前,槐花深一寸”。这个一寸深的故事应该有多少时间!一寸光阴一寸金,这种蝗虫已经存在了近30年,它成为了时光中的风景,年年开花,年年落花。

我终于明白了父亲拒绝砍它的原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