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桃花源 ,撰稿人: 贺朝举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这是一个背靠大山、面向太阳的村庄。这是一个被枣树包围的村庄。这是一个有绿色桑园的村庄。这是一个让人记忆犹新、流连忘返的村庄。在这个叫枣树的村子里,我第一次看到手工作坊编织的场景。

我们的车沿着山坡一路盘旋而上,整座山被梯田覆盖。田里的麦苗呈现拔节的趋势,一排洋溢着阳光的桑树长在四周,像一个绿色的屏风。偶尔,田野里有几棵或十几棵苹果树。苹果花刚刚好。白色和红色的花,一簇簇,在阳光下舒适地微笑着,建筑是随意躺在道路周围的土木结构或砖房。

枣树村很安静,一切都是那么和谐温馨。每个院子里都有花坛,白牡丹和红牡丹盛开,大梨花和玫瑰都在微笑,农村人悠闲地做家务和农活。

走在一个长满枣树的村子里,我的心情很开朗。一条只需一辆吉普车的山路连接着农户。站在山顶向下看,有一片春色。杨树和槐树之间的路通向山顶的村庄,这条土路也是村庄通往外界的唯一大道。这时,春天的阳光把道路照得明亮。

汽车沿着绿树环绕的村庄左右转弯,前后经过,到达这座山的最高点。村子的院子干净无尘。春雨刚过,梨花满地。几只鸡在我们面前害羞地跑着。桃树刚刚散出花瓣,手掌大的叶子泛着棕色的光。

走进一个农夫,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正坐在织布机前聚精会神地织布。梭子在织布机上来回穿梭,一条银色的丝绸像一张平整的白纸,它下面的织布卷在轴上。面对满头银发、面色红润的老人,看到她在做手头的工作,我惊呆了。这是“牛郎织女”传说中最早出现的织布机。我们古代的祖先自己制作布料和衣服。

枣树村有203户,编织户40多户,是全县唯一保留手工编织作坊的村。手工编织是一项非常麻烦的工作。听了老婆婆的简单介绍,我知道了这样一个过程,脑海里长出了一幅原生态的美丽画卷。

春天,满山的桑树都散发出绿叶,像新生的孩子一样,努力睁开眼睛面对世界。然后树叶大如铜钱,村庄是绿色的,是生命的象征。无数的蚕种像蚕桑人家的竹匾上的虱子一样慢慢爬过。生活开始了,希望来了。夏天桑叶继续生长,幼蚕长成小白虫,皮肤摸起来略硬,非常光滑。它们蜷在叶子上,啃着桑叶,像锯齿一样锯着叶子,发出像春雨一样的声音,那么整齐和谐。

桑叶成形,秋天到了。桑叶散,蚕长膘,准备上山“ ”,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生命的终结。养蚕人准备了一捆捆保温性好的小麦秸秆或菜籽秸秆。蚕爬起来,选了个地方坐下,开始了最悲惨的旅程——“来束缚自己”。当最后一个茧壳紧紧地蜷缩在小麦和稻草捆上时,白色毛茸茸的茧就像鹌鹑蛋一样诱人。

冬天很冷,所以人们把火烧得很旺。烧开水后,他们把蚕茧倒入大锅里用碱煮开,然后捞出蚕茧壳,放在院子里晾干,开始在筒管上纺纱,做最后一道编织工序。

来年的春天,人们拿出织布机等编织工具,坐在织布机上编织起一张张生命之网。他们工作悠闲,赚钱快乐,生活无忧。

老妇人咧嘴一笑,笑着说:“丝织布是宝贝。穿这种衣服可以抵抗皮肤病,强身健体。家家户户都能织160多丈。一丈布卖30元,一年赚近五千。”她说儿子和孙女要去外地工作,经济上也不太拮据。全村家家户户都因为养蚕有了不错的收入。

村子里很温暖,每个院子里的花都开得很鲜艳。在新建的砖瓦房里,一台织布机静静地斜靠在角落里,手工面铺着案板,锅里炒的农家菜在院子里甚至更远的地方散发着香味。老人坐在树荫下默默地抽着长长的香烟,香烟里满是烟雾,一只鸡在花园前踱来踱去。

走出老人的院子,阳光正好照在老人安详的脸上。出了村,我觉得老婆婆还在织布机上卖力地干活,梭子在她手里像小太阳一样跳来跳去。

枣树村渐渐从后面移开,村民们淳朴的笑容还在脑海里,织布机还在唱着几千年的古歌。这是成县手工编织最后的桃花源

走在这个天堂般的村庄里,可以感受到乡村的纯净和土地的可爱。离开枣树村就舍不得离开。我不时想起那个抱着春天的阳光,在织布机上的这个最后的家动情地跳舞的老太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