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曼的苹果是红色的 ,本文作家: 雨雯 [文集]

  • A+
所属分类:文章精选

下午,温暖的秋日阳光普照关中平原。富曼蹲在自己苹果园的田埂旁,看着花园里又大又红的苹果,眯起眼睛。

福满是关中人。他今年46岁。他家世代与黄土地打交道,几代都是农民。90年代初,他家和其他农民一样,重新种苹果,成了果农。富曼种苹果20多年了。富曼和他的妻子盖华都是勤劳和快速工作的人。他们的果树比其他的更大更红。富曼在地上边抽着烟,想着今年是个好年。应该会下雨。如果天气晴朗,就会放晴。苹果长得特别好,收成一定很好。水果是红色的,这两天就要摘了。福满不知道摘下来的水果能不能顺利卖出去,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钱。一想到卖苹果,原本很开心的福满立刻很郁闷。去年卖苹果的经历还是让我心惊肉跳。

去年这个时候,所有的苹果都种好了,大厅和院子里所有的棚子里都堆满了苹果,每个角落都弥漫着苹果的香味。富曼对盖华说:“去几个苹果采购点看看苹果提供什么价格。”看了几遍花,回来都一样:“今年收苹果的人不多,都是统一收购价。80以上(直径80 cm)的大水果7毛钱一斤,70以上的水果6毛钱一斤,小水果不收。”富曼说:“价格太低,这些商人太亏。他们连成本都回收不了,我们就不卖了!等着瞧吧,12月物价会涨,元旦过了,会有更多的人吃水果。”等了十天,价格没有涨,再等十天,价格还是七毛钱一斤,但是收水果的人越来越少了。

元旦已经过去了,堆积在大厅和院子里的苹果一个也没有卖出去。屋内庭院充满浓浓的苹果味,村里家家户户都有苹果的香味。富曼在家里蹲不下,就骑着摩托车去附近的苹果采购点看市场。只有卖水果的农民,没有收苹果的主人。再往前走,还是这里。偶尔有人偶然碰到一个点收水果,价格太低,每斤五毛。富曼看到这一幕,气得转身往回走,一边骑一边心里咒骂:“这些杂念太残忍了。你收这么大的苹果五毛钱一斤,我一年白做,还得贴三毛钱一斤!我两个宝宝的学费怎么办?我们吃什么喝什么?”福曼的两个宝宝在上学,女方大二,儿子大二。两个孩子的学费,女方的生活费,家里的开销,都是靠卖苹果的收入。

富曼回到家,收起摩托车,直奔夫妻俩的房间。他在抽屉里找到一个盒子,里面有一些名片。他找到一个,是一个去年收苹果的商人送的,说有事会联系他。此人姓贾,是四川沭阳的苹果批发商。近年来,他一直在收集完整的苹果。他说富曼的水果很受沭阳人的欢迎,卖得很好。不知怎么的,这个贾老板今年没来收苹果。富曼想给贾老板打电话。他想问他为什么不来收苹果。他想让贾老板帮他卖苹果。

打完电话后,贾老板答应高兴地帮着卖苹果,让富满送苹果,说沭阳苹果批发价一元九到两元一斤就可以卖。富曼开心地大声说:“贾老板,你是我的大救星!我去租辆车拉苹果。绵阳见。”

福满放下电话,忙着租车装车。相反,他打电话给村里的三个媳妇,帮助给苹果涂上抗压泡沫并包装。忙碌了两天,一辆卡车装载着家里苹果树收获的大部分果实,也装载着全家人的希望。富曼拿着花,准备在路上给他吃吃喝喝,在关中平原冬天的寒风中上路。

越往南,绿色越重。第一次坐卡车南下的福满,连路边的风景都顾不上,吃着包子,喝着水。他的心思全在卡车里的苹果上,心里满满的都是苹果顺利卖出,拿钱回家过年的美图。

两天后,卡车驶入沭阳水果批发市场。福满赶紧给贾老板打电话,老板说他马上就来。等了将近两个小时后,贾老板匆匆赶到。他看到装满苹果盒子的大货,轻轻皱了皱眉头,说:“带了这么多!这两天市场上有很多卡车拉苹果。”福满听了这话心里一紧。贾老板赶紧说:“先吃饭吧。你在车里肯定没吃好。我请你吃火锅。”

火锅店的食客还挺多的,麻辣烫的香味直达富曼的鼻子和肚子,但是富曼不想吃,没有苹果他吃不下。贾老板吃了几筷子羊肉,擦了擦嘴,告诉福满这两天送到沭阳的苹果太多了,送货价只能卖一元两斤,只能帮福满卖三分之二的苹果,得自己想办法。贾老板拍了拍富曼的肩膀说:“行情变化谁也说不准,我也只能帮你这么多了。”福满听了贾老板的话,着急了:“贾老板,是你说沭阳苹果可以卖1.90,我就装了,卖1.21斤,包车路上的吃住就没多少钱了!我对这里不熟。我昨天吃了剩下的水果。贾老板,再想想,帮帮忙!”贾老板很不高兴:“没办法。自己去市场!我提前走了。想送水果再联系。”说完,离开了火锅店。富曼也放下筷子,直奔水果市场。有一家店问要不要收苹果,他听到的都是一个回答:一斤一块钱,但是太高了就不收了。他满街找水果店卖他的苹果,但水果店还是给了同样的答案。

两天过去了,没有结果。福满只好和贾老板联系,把苹果大部分一片两斤卖了,剩下的自己卖了。医院旁边,菜市场前面,学校附近,市场里富曼卖苹果,白天卖水果,晚上睡车里。过了几天,也卖不了多少。虽然零售价高于批发价,但是没有时间长期销售,也没有固定的销售地点。长期零售费用太大,外国家庭负担不起。公交车上的烂苹果一天比一天多,富曼急得满嘴都是水泡。他看到沭阳的甘蔗卖得很好,就想把剩下的苹果换成甘蔗,拉回去县里卖,或许能有所作为。我和卖甘蔗的商量好价钱,把剩下的苹果换成一半以上的甘蔗,拉回到陕西咸阳,拉到他村旁边的县城卖。

前两天甘蔗卖的还算不错,天天吃苹果的村民都换了口味,觉得新鲜。不可预见的天气,寒流入境,天气太冷,一夜之间伸不出去。甘蔗被冻成了硬棒,别说买了,连看都没人看!八九天过去了,甘蔗又冷又丑,福满又冷又饿又饱,瘦得只剩下一根骨头。甘蔗卖不出去,人受不了。富曼只好把剩下的一半以上的甘蔗拉回家,放在院子里晒干,用柴火烧掉。

富曼把这次旅行卖苹果的钱全部放在一起,不算交通费和住宿费,算下来只卖了每斤27美分的苹果!

算完账,福满什么也没说。他在炕上睡了两天两夜。醒了,呆呆的,整天说不了几句话。有时间就去苹果地里干活,累到不能回家,晚上就睡觉。

看到福满迷迷糊糊蹲在太阳底下,忍不住骂了他一句:“没人叫你去你也得去四川,说找人帮忙肯定能得个好价钱。怎么回事?一斤苹果只卖两毛七!不出去受罪,第二年卖给收苹果的经销商,三毛钱一斤就可以卖了!”每次听到这些换花的话,福满的心里都充满了绝望,从心里蔓延到全身。

现在想想当时的绝望,福满的心还是感觉像一坨棍棒,又硬又痛。

今年的苹果又红了,我们得想办法卖了。只要有人收苹果,就能卖个好价钱?还是保留一些微信销售?微信业务不认识人怎么卖?富曼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思考,弄得头都晕了。

2016年12月20日完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