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撰稿人: 南阳金娜

  • A+
所属分类:文章精选

当你离开家时,你的老板会回来。

地方口音没变。

孩子是陌生人,

客人从哪里来?

每次回到家乡,总会有很多遗憾和叹息。20多年后,回到家乡的次数很少。我对家乡的感情也是因为外婆的去世,就像一棵没有根的小树苗,缺少了很多关怀和眷恋。虽然,每到春节,我们还是要去看望那些坚守家乡的叔叔阿姨,还有那些名字我总是记不太清的弟媳侄子。家毕竟是家,我出生长大的地方。毕竟是血亲关系,总是被拉。

我的家乡在民进营村,一个离清化乡六七公里的小村庄——,民风淳朴,也是大批量种植种植棉花、辣椒的实验基地。曾经以生产“ 553 ”红薯而闻名。每次说到家乡的火烧“ 553 ”,总让人流口水。它一直是困扰我的一个优秀的地方特产。每次回家都忘不了放三五个“ 553 ”,慢慢等/[///。当“ 553 ”被烧得焦黄滚烫,被五婶用钳子慢慢夹出来的时候,我们顾不上“ 553 ”还在地上提着柴火的热度的锅,冲过去接过来。左右两手像扔沙袋一样在手中交替循环,嘴里不停吹嘘轻轻剥开滚烫的皮,一股浓稠的糖浆像火山生成一样瞬间溢出,顺着手指“汩汩”流下。我吓得赶紧用舌头舔了一下。有那么一会儿,滑溜溜的甜甜的味道充满了整个嘴巴,然后我就咬了一口红薯,软软的,甜甜的,甜甜的汁液。那种感觉,就连城里沿街叫嚣的“ 553 ”也吃不到那种属于家乡的味道。很多时候感觉家乡的“ 553 ”红薯真的是美食。后来因为中青年劳动者外出打工,只有老人和孩子种植农作物,低产的红薯慢慢被一些高产的农作物所取代,几乎灭绝,我心里只有怀念。

“每逢佳节,我都会为家人着想”。春节是中国人每年都必须庆祝的一个重要节日。这也是家庭团聚和祝酒的美好一天。火车站台,南来北往的背包客“,“

由于工作和家庭的原因,这么多年很少回老家。只有春节的时候,我才能带着家人回老家看看。首先,我总是想家。第二,感觉有血缘关系的舅舅和弟弟们还有亲情,不能扔掉。

沿途的房屋早已变了老样子,取而代之的是风格很大的两层甚至多层建筑。干净平坦的水泥路直达每一个村庄,让我感触颇深:家乡变化如此之大,我甚至不知道回家的路在哪里。舅舅家现在是一栋高楼的红墙,火红的对联让我眼花缭乱。我和隔壁大哥确认是舅舅家之后,就笑着拿着礼物向舅舅家走去。我笑着说:我找不到家了!

品尝着舅舅做的一桌美味佳肴,突然很想吃一碗家乡的红薯玉米糁,但那只是一种奢侈。我不敢说吃这么一碗玉米糁对我来说会很难。在今天的村庄里,除了种植便于用现代机器收割的作物外,农作物中很少出现低产的红薯。随着农村的快速变化,我这个很少回家的人,有很多不适。

突然心血来潮,一个人走着,想看看曾经生活学习过的中学教学楼,看看岁月斑驳的旧校墙,看看残缺摇摇欲坠的校舍,看看辉煌了半个多世纪的教师二层办公楼。现在,他们都面目全非,只依稀记得旧貌。在我耳边,似乎有读书的声音。以前的小二郎们都去哪了?感觉岁月不饶人,曾经给我带来了很多笑呵呵的教学楼。有关于我和同伴的美好回忆和过去,早已不复存在。多少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在沧桑变迁的长河中慢慢退出人生的舞台,已经是垂死岁月里等待老死的沧桑凄凉模样。现在新校舍搬到村外空地,宽敞明亮,可以容纳附近十里八乡的学生。真的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熟悉当地口音,但脸上夹杂着许多陌生人。我突然有些歇斯底里。这是我的家乡吗?曾经的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那歪脖子的老枣树早就被砍倒了,我的老房子早就失去了往日的模样,我最亲爱的奶奶早就被埋在泥泞的黑土下了。我看着这个熟悉的家乡,熟悉的乡亲,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所措。这是我的家吗?回忆有过短暂的停留,但我就在那里,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突然,我失去了归属感。

三哥的亲切呼唤把我从恍惚中唤了出来,我揉揉眼睛,咧嘴一笑。三五个群体中有一些年轻人和老年人,也有工作后回国的年轻人和中年人。他们周围是冒着烟取暖和聊天的篝火堆。我张了张嘴,看着这群没有几个熟悉面孔的长辈,却叫不出来。还好三哥看到了我尴尬的状态,把我介绍给了我应该一个个称呼的几代人。我一个个给熟悉的长辈打电话,微笑着,让他们坐满。“三爷”“老太太”“阿姨”……我一个劲的打电话,抱着一对对干瘪的邻居三叔笑着一个劲的跟我说我和妹妹小时候被他取笑的趣事。三老婆夸我还记得她,她快被眼力埋没了。阿姨紧紧的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回来多走走,不然我就忘了家人!”三哥说“你爸妈过年回来总会到各家去拜年,但是一天也转不过来,看得出来着急!”那朴实无华的话语,亲切地称呼着我的乡亲,其实让我萌生了一种想象中的愿望:有机会用我卑微的笔宣传家乡的新貌和巨变,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就像离家乡很近的作家洪亮写的纪录片《中国在良庄》一样,它让人们了解了“良庄”城市化进程中的各种问题,让我们看到了新农村中国人的心理变化和生活状况,以及需要解决和改变的各种现状。这是为了/[/K12或者也许,如果有机会,我会和父母一起再次回到家乡,深刻地回忆起家乡红薯玉米糁的欢乐和幸福,庄稼的辛勤劳作,坚守着对故土的眷恋和对家人的归属感。

在旧衣换新衣的家乡,有和亲朋好友一起散步,笑嘻嘻的人。三个或更多的孩子一手拿着鞭炮,一手拿着打火机。“ Bang Pa ”穿梭在人群中。“ Bang Pa ”换来一个大人的训斥,孩子们哈哈,炊烟袅袅升起在这个繁华的小村庄上空,新年的味道更加浓郁温暖。我喜欢回家的感觉。让我想起了美好的童年和美好的过去。除此之外,这是对中国人最关注的血缘传承的一个很好的诠释。它就像一根粗大的根系,紧紧地、牢牢地抓住我的心。

节日回家,不仅仅是简单的看望父母和老朋友,更是一个难以离开故土的孩子的真正回归,是亲情的回归。我很期待,下次回家也不远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