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叔叔的报春花 ,撰稿人: 赵智远

  • A+
所属分类:友情短文

刺痛过后不久,万物复苏,春天的气息在群山间荡漾。秘书叔叔是我家唯一的农民。他的春天来自一棵小草,生长在旧院子的东北角。

在山上,已经到了春分的季节,田野里依然没有一丝绿色。如果上帝不高兴,一片雪花就会冒起。院子东北角的几棵小草,弯弯曲曲,小心翼翼地从地上爬出来。尖脑袋,浅绿色。两天后,又出现了几株植物。小侄女跑过来,抓起草尖唱“妹子,妹子,抽烟。青烟稍长,茎上黄烟……”。她小心翼翼地抽起来,草茎断了,地上浅绿,埋在地下的一半是嫩黄色。秘书大叔在墙下搓着芨芨草绳,转动着深邃闪亮的眼睛,看着草地,把搓好的草绳盘起来,站起来说:“草醒了,农活来了!”

村子外面,有一种春天的气氛。春耕播种来了,二。大叔很忙。

“每种作物都有自己的花,靠脂肪”。大门外,有一堆农家肥。在Sec看来。大叔,就是一堆“武进”。十天前,Sec。叔叔和他的表弟把厕所和谷仓里的粪便拿出来,堆在大门外一个有遮挡的角落里。铺一层土,盖上粪。然后铺土,盖粪,洒水,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堆了六七层,然后用土封好。过了十天,肥料分解了,铲子铲了下来,一团雾蒙蒙的白雾涌了出来。秘书叔叔有时用铲子搅拌,有时用木锤敲打。两个上午,很多农家肥被他搅拌均匀,活了。第三天一大早,他就打电话让堂哥用小手把农家肥送到去年施过化肥的田里,均匀地撒成小粪堆。秘书大叔的农活有时候也像刺绣一样精细。这时候你可以看到他铲起几块土,盖在小粪堆上,然后把每个粪堆都拍了“ ”,避免了脂肪被风吹走。

大约在清明节的前十几天,南墙下的草抬起头来,摇着绿绿的土地,继续生长。二叔出门进门,总会光顾几眼草,有时候还会嘀咕:“墙下的草已经长到一寸多了,农活也多了。”

第二天,Sec。大叔搭起四排种植园主,牵着骡子,来到地里开始了他的第一个春节。播种前,成堆的肥料被他均匀地撒在地上。然后喊骡子播种。饱满的小麦种子沿着种子眼均匀地撒在田间翻起的两个犁沟里,然后覆盖上黑色的油性土壤。田野里飘来泥土的香味。几只山雀飞过头顶。他们想把播种的好消息带到山上,山变得活泼快乐。

秘书叔叔的春天来自一片小草,忙碌的二。大叔也带给我春天的荣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