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源都的故事 ;作者: 周可迦

  • A+
所属分类:文章精选

一个初冬的傍晚,我突然听说一个朋友从很远的地方来了。真是太荣幸了!一个朋友其实是同学,但是我们高中一起毕业,分权,上了大学。我们参加工作后,没怎么见过面,接触也不多。这次他远道而来,我们要聚一聚,好好待他。我听说大源渡的野生河鱼味道很好,非常好吃。让我们尝一尝。这家伙在城市里游荡了很久,在商界。他一定又臭又干,就带着他去穷乡僻壤野游,尝了尝当地的风味,沾了点泥土。这是个好主意!马上,我们约了同城的另一个同学。接待了远道回来的同学后,我们开车去了大源渡,离县城十公里。

大源渡曾经是湘江沿岸的古渡口,历史上一度繁荣。由于时代的变迁,渡口逐渐变得萧条,直至完全废弃。这里一直人口不多。另外,它是湘江的回湾,盛产河鱼。自古以来,就有许多渔民世代从事捕捞河鱼为生。早年有专业的钓鱼队。现在,“大源渡航电力枢纽工程”已经在这里建成,用于提高水位和通航发电。为了确保大坝的航行安全和环境保护,当地政府辞退了捕鱼队,渔民转行从事其他职业。少数人上岸转行做餐饮业,当场开了小鱼店。

沿着新建的柏油路,我们浏览着河边的自然风光,很快就到了大源渡。初冬的大源都无边无际。暮色中,只有河面宽阔,波涛汹涌。一座大坝坐落在河流中,独自锁住汹涌的河流,显示出它威严的霸气。大坝上的两排灯印在流淌的河水里,静谧而神秘。靠近河边的大源渡镇也被星星照亮,给寒冷寂静的景象增添了一点温暖。我们开车在镇上逛了逛,看到了几家新开的或新安装的鱼店。都是花里胡哨,不伦不类,觉得不对,没一个喜欢。同学们提议去另一边找一家更正宗更原始的店。

一江之隔有两县,即河东衡东县和河西衡山县。衡东县的一个小村庄位于河坝沿线。因为“大源渡航电气枢纽”办公楼建在东岸,不远处还有一个小火车站,当地村民因地制宜开了几家小鱼店,也有从前从对岸过来开鱼店的渔民。我们一路寻找,终于在一个小山坡上找到了几家小鱼店,都是低矮简陋的房屋,其中一家是用废弃的木板塑料板搭建的,漏光昏暗。我们把车停在空地上,下了车,又四处逛了逛。有四五家鱼店,有新开的也有老字号的,设施设备各不相同,有的烧煤气,烧煤,烧柴,有的鱼塘大小不一,有的还配有增氧机。鱼塘里或多或少都有鱼,但价格基本一样。逛了一圈,最后选了最简陋的小鱼店,感觉很原始,很正宗,很自然。

来到这家小店之前,我们先看了看鱼。我们在入口处看到两个不同大小的鱼塘。鱼塘里的水浑浊黑黑的,满是鱼。大池塘里有几种不同形状的鱼,而小池塘里有同样颜色的黄沙鱼。当我们听到什么的时候,店主从里屋跑出来,满脸笑容地和我们打招呼。我们问他有什么鱼。四十多岁的店主拿起鱼,从大鱼塘里一条条拿起不同的鱼。他告诉我们,这是鳜鱼,这是鳜鱼,这是鲶鱼,还有噘嘴鱼,肥头鱼等。,并逐一介绍了不同的价格。最后他还笑了笑问价格,如果是100多块钱一斤,那就是100多块钱一斤。老同学很少回来。我们点了桂鱼、黄沙鱼和沙龟。我们不能吃所有的鱼。我们加了土鸡,豆腐,青菜,就不需要别的鱼了。毕竟我们只有三个人,吃不了那么多。我们主要是来品尝新鲜和味道的。之后老板把鱼捞上来,称重,然后清洗,宰杀,煮熟。这时,我们可以去河边看看风景。

此时湘江白蒙蒙,水近山远,犹如一幅幽幽的水墨画。远处农家乐传来的烟雾飘来,弥漫成一串漂浮的雾霭,在山腰徘徊,也真实而虚幻;在满是水和天空的湘江尽头,有一只泛舟缓缓地、无声地、忽明忽暗地摆动着,仿佛漂浮在古老的时空里,那样的悠然无拘。突然,一群白鹭由远及近飘过。当它们飞过我们的头顶时,它们能听到翅膀拍打的声音。他们不如我们仔细观察的那样好,但又渐行渐远。他们在湘江上空时不时变换队形,起落,起落,自由而优雅地飞翔。一阵风吹来,闻着淡淡的腥味,就像吸吮着湘江的灵气,沁人心脾。在河边站久了,真的能听到河水的“哇。哇…”,那种节奏,那种神韵,是那样的深情,那样的眷恋,仿佛河流和河堤有着无尽的心,他们日夜不停的交流,不停的倾诉,坚持爱到时间的尽头。是的,自古以来,河堤就休戚与共,共同生活。他们之间确实有着挥之不去的感情和永恒的依恋。

“多么超凡的美,多么天堂的画面”!就在我们陶醉在这美丽的风景和美丽的意境中的时候,从很远的地方回来的同学们突然爆发出赞叹,打破了我们刚刚飞过的那种冰冻的宁静和遐想。“好久没呼吸到这么清新的空气,也没见过这么醉人的美景”。同学们继续感叹,我们不失时机的开玩笑:“但是你赚了钱,发了财,成了大老板”。“别逗了,你还不认识我”?是的,我们是朋友,是同学,我们太了解对方了。就像我们这位远道而来的同学,他原本大学毕业,在一家省会机构找了份不错的工作。但是,他的性格诚实坦率,不耐烦。他一直受制于人十几年,一直很受挫。后来他愤然下海经商,几经波折,几经沉浮,只是咬咬牙。一个人在商海干了几十年之后,成就不大,我们也听到了一点点艰辛和劳累。你身在江湖,这是真的,但你控制不了自己。有多少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听完同学们的感叹,我们互相聊了一会儿,聊了聊他们的现状和感受。不知不觉,夜幕已经完全降临,世界一片混乱。只有远处的灯光在夜里让好奇而狡猾的眼睛睁着。山脚下,河水和河堤还在窃窃私语,他们还在无休止地交谈。这时,鱼腥味已经飘到了鱼店里,我们转身向那个简陋的、地势低洼的、挂着橘子和黄光亮的鱼店里走去。

小鱼店是一个简单的小屋,有木板和胶合板。它有一个餐厅和两个小房子,其中前面的小房子也作为餐厅,厨房位于房子和餐厅之间的小院子里。我们进去的时候,老板已经做好了桂鱼、沙龟、鸡肉和豆腐,屋子里弥漫着菜的味道和呛人的油烟。老板还在煮黄沙鱼。老板娘微笑着从天井后门拿着一篮青菜走了进来。看到我们赶紧放下篮子,她跟我们打招呼,兴高采烈地说:“现在可以吃了。你想坐在那里吗?”我们发现餐厅里有四张小方桌,因为淡季没有客人,所以都是空的。另外现在是冬天,晚上气温低。空荡荡的餐厅还是有些凉意,而对面的小房间只有一张桌子。靠墙的柜子上有一台电视机,还开着。一定是没有客人的时候,夫妻俩没事干,看电视消遣。我们约定:“坐小房间。”老板娘赶紧把房间小餐桌上的杂物收拾好,擦干净,把煮好的热气腾腾的菜端上桌,摆好菜,又拿了茶壶和茶杯给我们添茶。老板娘干完活,我们进了房间,房间很小。除了靠墙放着电视机和木床的柜子,中间是一张小桌子。我们三个人进房间的时候,整个房间基本上都挤满了人。

看着桌子上热气腾腾、香喷喷的菜肴,我们的胃口大开,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试着品尝。桂鱼、沙龟、土鸡和豆腐既甜又好吃。刚回来的同学甚至惊呼“好抿,好抿,这才是真正的味道!”说着,然后挪开椅子,张开双腿,率先坐了下来。他手里拿着筷子,俯下身,瞪着眼睛,低头看着桌面。姿势好像是准备大打出手。同行业的同事很快从车上拿了白酒,给他斟满,自己也斟了一杯,还为我洒了半杯(他们知道我从来不喝酒)。我们三个都坐下后,我们都举杯为我们的重逢和友谊干杯。因为久别重逢,因为美食美酒,我们吃的很开心。过了一会儿,老板拿来了一大锅黄沙鱼,随行的同学给我们每人舀了满满一碗黄沙鱼汤,很好吃!不愧是新鲜的野生河鱼。真的名不虚传,味道非凡!我们饶有兴趣地吃、喝、谈。期间老板娘还把青菜提了上来。刚从地上摘下来的青菜的青苔亮晶晶的,带着泥土的清香,还有河雾的味道。青菜脆脆爽口,不是生活在大都市的同学。即使是我们小县城的小居民,也很少吃到这么新鲜酥脆的青菜。有几次,一大盘青菜吃完了,同学喊,让老板娘再来一盘。老板娘一直笑吟吟地看着我们,听到同学的呼唤,笑着接了,又转身去地里摘菜。

老板还在厨房忙,我的两个同学在喝酒吃菜聊天。他们兴高采烈,正在吃饭,大谈特谈。菅直人走到不同意的地步,但他脸红了,脖子粗了。他努力超越对方,激烈地争论着。在他们的争吵中,我提前喝完了半杯酒,我正在吃饭,所以我很高兴听到他们谈论了很多关于胡侃的事情。听到房间里的争吵声,老板俯下身环顾四周。就连他的大黑狗也在门口看着我们,一脸惊讶。我向老板挥挥手,意思是:没事了,上班去。

喝了三轮酒,尝了五口菜,吃完了饭,可是远道回来的同学看了一眼干瘪的瓶子,似乎意犹未尽。随行的同学看到了,马上又去车上拿酒。我拦住他,劝他:“喝的刚刚好就好。不要喝醉。他刚回来,还没回家。你破例了,不能再喝了。多吃点东西,晚点再吃点米饭。”众所周知,我们这位远道而来的同学其实并不怎么喝酒。他过去常常喝两三杯就喝醉。可能是他今天开心,菜合他胃口,酒合他胃口。最重要的是他今天心情很好,兴趣很高。他总觉得自己还没尽兴。随行同学看着面红耳赤醉醺醺的同学说:“再来一瓶,今天我陪你戒瘾?”然而我们的随行同学,酒量巨大,但他现在却患有脂肪肝。医生多次警告他必须戒酒。事实上,他基本上戒酒了。今天是个例外。看着随行同学的真诚和满眼的真诚,刚回国的同学多次想起自己醉酒的尴尬,忍不住哑口无言。良久,他们大声对随行的同学喊:“收工吧,下次来,我们继续喝,来,把杯子里的酒喝了,然后就可以吃饭了。”说着,他们起身,碰了碰杯子,一饮而尽。我赶紧让老板把热饭换了。这时候老板娘正好拿来了一大盘刚炒好的新鲜蔬菜。他们每人包了一大碗热腾腾的米饭,继续吃。

初冬的夜晚,寒意袭人,河水更冷了。我坐在房间里,感觉有点冷。老板娘从厨房拿来一个大火盆,来到房间,里面全是红火燥(应该是刚才用柴火做饭形成的火燥)。房间温暖舒适,有一个火盆。这时,老板和老板娘已经干完活,来到房间休息。老板坐在火盆旁边看电视。老板娘给我端来一杯茶,收拾好床上的物品,坐下来看电视节。记得当时他们在看湖南卫视的寻亲节目。他们盯着电视,密切关注着,以极大的投入和认真的注意力看着它。我的两个同学没有刚才喝酒时那么激动。他们安静而缓慢地喝着鱼汤,吃着米饭。外面的大黑狗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了房间,正在吃地下的骨头,形状很平静;突然,火盆旁边有一只大花猫,它也在悄悄舔鱼刺,更舒服更舒服。突然,电视上突然出现广告,店主和他的妻子离开了他们的焦点。我问。

“你的鱼店开了多久了?”

“已经三四年了。”老板回答。

“生意好吗?”我继续问,

“一般般。还可以。”老板回答。

“你是本地人吗?”我们继续提问和回答问题。

“我们在河上,这是我表哥的娘家。”

“为什么不在自己家里开店?”

“我们家在偏远的山区,很难开店。”

“你在这里开店为什么不盖好一点的房子?”

“这几年负担很大。”老板娘回答。

“两个孩子要学习,要花很多钱。”

“中学还是大学?”

“一个是大学,一个是中专。”

“他们俩本来都可以上大学的。”老板娘遗憾地说。

“为什么?”我好奇地问,

“两个人都过得很好,当时考上了县里的重点中学。当时钓鱼队刚被撤销,没什么工作可做。经济吃紧,他们没办法上重点学校。”老板娘继续说道。

“两人都懂事,从小感情很深。好的总是互赠,重点中学也是。他们要互相让道,要去重点中学,留在家里读乡镇学校。最后姐姐赢了。她送哥哥去县城读重点,留在家里读农村学校。他们都比他们的兄弟姐妹更亲密。”老板娘无限感叹地说。

“他们不是亲兄妹?”同学问,这时候已经吃完了。

沉默了一会儿,老板娘回过神来,沉默了。她起身拿着一叠筷子去了厨房。大黑狗和肥猫跟着她来到厨房。

老板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给了我们每个人。他自己点上一支烟,感慨地说:“他们以前不知道,只是长大了上学读书听别人说话。Xi·亚兹曾经是我邻居的儿子。那时候我们都在渔政队,渔政队的渔船承包给住户。为了挣更多的收入,有时我们不得不晚上去河里钓鱼。那天晚上,天气不好,每个人都不敢去河边。我的邻居急着赚钱去盖新房子。天黑后,这对夫妇来到河边,知道突然有一场暴风雨,船立刻倾覆了。奶奶当时生病了,一个人养不了孩子。我妻子帮助了她。我老婆那年也生了女儿,奶喂了两个孩子。两年后,孩子的奶奶也因病去世。因为没有其他亲人,Xi·雅子成了孤儿。当时建议村干部把孩子送到县孤儿院。老婆很善良,看到孩子可怜,舍不得把孩子送走。她央求村干部和她一起去县城办收养手续,孩子是我们带大的。”

“孩子争取成功。他们从小没有疾病,没有痛苦。他们坚强,懂事,会看书。他们也保护并让妹妹们无处不在。我家姑娘从小就很奇怪,不仅怕他哥哥,还经常捉弄和激怒他哥哥。但其实她心里最爱哥哥。表面上是哥哥让姐姐,实际上是姐姐让哥哥。我的女孩生来就有一个满肚子怪异精灵的肚子。当她想出奇怪的想法时,别人就是想不通。”

老板娘已经洗碗,来到房间,她接过丈夫的话,继续说道:

“这些家伙从小就爱在家里打架,但从来不在外面闯祸,在学校成绩好,懂事有礼貌,经常受到老师和村民的表扬和表扬。他们也在家里忙不迭地做事,给我们省了不少心。”

她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

“他们既然知道自己不是亲兄妹,关系就比以前更加融洽亲密。儿子变得懂事孝顺,但言语却比以前少了,多了稳定;女儿也比以前更省长,更卑微,更聪明。”这时候老板娘双眼放光,眼里满是思念。

夫妻俩谈起孩子,滔滔不绝地打开话匣子,面对的是不怎么熟悉的陌生人。可见他们真的很喜欢自己的孩子,抑制不住地爱着他们,发自内心地感到骄傲,情不自禁地表现出对他们的爱和关心。

“他们都会回来度假吗?”同学被他们的叙述感染了,很关心的问。

“学校放假前两年,兄弟姐妹都回来了。从去年开始,我儿子假期后就没有回来过。我听女儿说,她哥哥让她继续考本科,说学费他出。从去年暑假开始,她哥哥开始工作,为妹妹攒学费。一开始姐姐不同意,怕哥哥太辛苦,后来才知道现在找工作很难,而且对文凭要求很高。她也想学习更多的技能,为以后的工作和就业打下良好的基础,她很有诚意的答应了。在过去的两年里,孩子们努力学习。”老板娘大爱地回答。

我们听着,深受感动。

“都是好孩子。他们互相体谅,互相帮助,理解我们的家庭。当我们努力工作时,我们很快乐。”老板娘继续夸孩子,心里很高兴。

这时,大家围坐在温暖的火盆旁,沉浸在这温柔的叙述中,连大黑狗和胖花猫都挤在火盆旁,静静地听着。

“其实我们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的儿子女儿都有奖学金,学校有困难补助。另外,他们很节俭。现在他们每年都不会花我们很多钱。他们每年春节回来都会给我们买很多礼物。”老板娘洋溢着满脸的幸福,继续说:

“我和爸爸有计划,明年要盖新房,让孩子回来好好安心,让客人坐得明亮舒适。”老板娘的话里充满了期待和憧憬。

“材料准备的差不多了,就等着办手续找施工队。”老板骄傲的补充。

“我儿子在学建筑,他已经画完了所有的画。”老板娘很自豪的补充。

我们觉得他们的梦想是如此的生动、真实、令人向往,不仅在他们心中,而且很快就会呈现在我们面前。

“到时候一定要来祝贺庆祝!”我们忍不住为他们高兴。

这时,老板娘从里屋搬出一摞相册,给我们看她儿子和女儿的照片。

在相册里,她的儿子帅气、潇洒、单纯、纯洁,也表现出一点坚毅和帅气;女儿清秀帅气,显聪明活泼,调皮有灵气。

我们敬佩这个勤劳、朴实、善良、和睦的家庭,这个家庭充满了奋进的力量和自强不息的精神,充满了亲情和深情。我们甚至不由自主地沉浸在他们的幸福和深深的温暖中。

我们看完相册后,老板娘准备给我们煮茶。我们赶紧谢过她,说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你今天很忙,所以该早点睡觉了。

我们结账,买了账,起身再次感谢他们,然后和他们告别,准备回家。

这对夫妇坚持要送我们,直到我们上了公共汽车,出发,开车走了,沿着小路走了,沿着山坡走了,他们还在向我们挥手。

过了一会儿,我们去了大坝,冬夜的河堤上吹着冷风,但我们并不冷,反而觉得很舒服,很开心。有一种巨大的满足感和收获感,不完全是因为今天的美景和美食,而是比它们更感人和有用的东西,既如此朴实无华和沉默,又如此深刻和有意义和惊险。我没办法。我再次回头。山坡上不起眼的鱼店依然散发着温暖的橙色和黄光亮。

周克佳衡山,2018年7月16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