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稻田 ;撰稿人: 王太生

  • A+
所属分类:亲情故事

一个在微信直播稻田的朋友说:稻穗成熟了,风吹着稻浪,几个农民双手背在背上站在田埂上,一言不发,稻田一片寂静。

这让我想起了两个古人。秋天,当昆虫唧唧喳喳,到处都是露水的时候,两个人站在旷野里,隔着一片稻田,和他们手牵手告别。

就这样的沉默,在一个季节里摸着稻子的眼睛,让我想起了曾经踩过的几片稻田。

当我十岁的时候,我去了我在乡下的家。远远的,看到亲人弯腰在稻田里劳作,背光中是一个剪影。

三伏天,大地闪亮,人渴,动植物表情强烈。幼苗扭动着身体,大口喝水。还看到一只优雅的小鸟站在稻田边喝水。抿一口,翘起尾巴;再喝一口,再翘起尾巴。不难想象,清澈的水沿着鸟的喉咙舒服地流进了庄稼。

稻草人也是地球上的“人”。我在水稻成熟期看着他们,戴着破草帽,穿着旧衣服,身上还残留着一个农民的汗水和体温,成了农民的另一个站立姿势。一个男人和他对应的稻草人独自看着一片稻田。

我看着城市里的稻田,远处的村庄若隐若现。20岁的时候,我在苏北一个水乡的一家水稻厂附近。我站在一片米的中间,看着米粒的馅。灌水是个微妙的词。它在太阳、月亮、天地中倾注了水和土的精华,在秋天逐渐干涸,成为一段凝固的记忆。

柴门香米。晚上的稻田用来回忆。月夜,田蛙虫鸣于稻田,卑微的稻子在稻田里微微呼吸。饭的气息也是村的气息。

一个在景区工作的朋友,也用微信直播,让自己的稻田五彩缤纷。游客爬上10米高的观景台,一只松鼠跳了进去。远远望去,水乡田野里画着五颜六色的稻田,景色五颜六色,模糊不清。

朋友说,有色米有紫、绿、黄、红等不同颜色,叶、穗都是有色的,但脱粒后仍是晶莹剔透的白色颗粒。水稻的外观五彩缤纷,组合种植时可以呈现出美丽的“稻田画”。

一个农民也制作他的彩色稻田。乡下的朋友王小二在微信上把一个胖娃娃贴在稻田里的杨柳青年画上“ ”。胖娃娃的胳膊腿是黄米,紫米描摹,普通米构成了整个画面的背景。

插秧时,王小二卷起裤腿,像一头老牛一样在稻田里跋涉,忙得泥巴都溅出来了。他在稻田里画了许多小沟,用几百根小木杆和草绳勾勒出娃娃的形状,种上了不同颜色的稻秧。经过半年多的酝酿,王小二的“胖娃娃”诞生了,王小二邀请朋友来做客,乐得守口如瓶。

金色的稻田用来描绘村庄。几年前,我和几个朋友去了皖南黟县鲁管古村,在“连体别墅”前的石头上睡了个午觉。我没有进屋,而是被一片有秋光和油画的稻田所吸引。乡下老别墅里的人在哪里?他们走了很远,留下了这座淡淡的老房子和它前面的稻田,反映出古老的建筑,简单而安静。

一大片稻田,寂静而卑微。看过这么多浮华和空灵,一个城市居民想看真正的稻田。

我理想中的彩色稻田是在大地上写诗:“住在城市里,回忆着古村落里的”,还有一个中年人在说话。用彩色的米粒,植字,让一行诗在季节里逐渐生动饱满。村庄和一颗不安的心在季节里逐渐平静。

稻草的温暖是一种芬芳的温暖。那天,我和朋友开车去他乡下的老家喝酒。汽车沿着被寂静的稻田包围的小路行驶。我用手机拍下了水田中间的村子,在微信上写下了这些话:吃了那么多饭,一个城里人去看饭。

在我的家乡,没有大面积的红高粱,也没有大面积的梵高的向日葵。那些稻田环绕着村庄。我去乡下,偶尔像一只路过的鸟一样走过金色的稻田。

微信直播,突然看到稻田从少年开始,一路到光影过渡,到了中年。这些与成长相关的领域,充满了人生隐喻和人生经历。我知道,饭在窗外,全是阴影。他们在奔跑,这是祖先的影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