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山如眠 |作家: 葛鑫

  • A+
所属分类:友情短文

“山如眉,小屋如额上的痣。”站在太家山深山老屋前,恍惚中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老房子位于山腰,三面环山,透过窗户望出去。对面连绵不断的山峰,看起来像是一个睡在她身边的女孩,仿佛能感受到她那如蓝色般的气息,细腻的气息。除了偶尔的鸡鸣,群山寂静无声,像是在沉睡。

《林高泉志》中的宋代郭。《景观训练》里说“真的是山河阴霾。四季不同。春山似笑,夏山青翠欲滴,秋山明净似妆,冬山萧瑟似睡。”南方的冬山虽然在沉睡,但并不荒凉。在寒冷的地方,更有闲适和宁静,全身散发出一种宁静。

躺在群山的怀抱里,我睡得很好。清晨醒来,鸟儿歌唱,空气清新。我悄悄地爬了起来,爬上了山路。大山路上只有我一个人。茂密的竹子挺拔挺拔,山茶花随处可见。高高的柿子树上还少了几颗山柿,火红的,孤独的。再往上走,零星的人看不到炊烟,土房盖着茅草,院子里有很多柚子树,大部分村民都不在家,自然没人会去摘。冷清,但增加了一些自然情趣。花开花落,果实长落,一切顺其自然。

溪水从山上唱下来,溪水中的鹅卵石清晰可见,温润如玉,静静的在溪边流淌,溅起的水花不时在阳光下闪耀。“水清了就没有鱼了”。这山泉水里会有小鱼吗?我俯下身,轻轻拿起一把泉水,原来是温热的。我忍不住用舌尖舔了一下。有点甜,但是鱼没看见。我不时惊起树上不知名的麻雀,淡淡草木的清新味道传遍群山。我小时候在北方长大。北方的山冬天总是又瘦又秃,远远看去像是简笔画。南方的山是另一种风景,更像泼墨的国画,即使睡觉也是饱满多彩的。

环顾四周,对面连绵起伏的山丘成了另一种风景,也许是因为我这边地势较高。这时的山,已经不是我推窗时侧卧的沉睡少女,而是变成了仰卧的睡佛“ ”,也在沉睡,却更加宁静安详。

太阳终于跃过密林,照在山路上。在遥远的深山里,依然有人,老房子的角落从绿色里探出头来。驼背晒太阳的老人是什么,老南瓜?还是豆子?一对成熟的男女走过,商量着如何在春天多养几只野鸡,榨了山茶油在城里卖……。离山更远的地方,是一片红黄相间的森林,不是枫树。橡木?还是黄杨木?我用眼睛抚摸着这座神奇的山峰,用眼睛勾勒出一幅美丽的风景画。我成了自然界的画家和书法家,心胸开阔了。

身在冬山,仿佛看到遥远的冬山醒来,又仿佛看到“佛”轻捻佛珠,“少女”对着镜子梳妆打扮,春笋冒出,村民赶回家…/[/K1。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