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识我吗? ,笔者: 谁是chanchan的猜想

  • A+
所属分类:友情短文

我认识一个叫陈丽莎的女孩。

她总觉得自己很不幸。第一个男朋友出轨,第二个男朋友在毕业季分手。这是一个简单而又简单的事件,但她很难平静下来。原因只有一个:每次分手都不是开放式的,男人都是一贯的矫情剧。只是在折磨她,宁愿追根究底,总是一步一步的寻找真相,却从不认为真相往往是丑陋的。

昨天她告诉我,她目睹了一起交通事故:过马路的时候,一只黄色的、聪明的、像小猫一样的动物,像汽车的司机一样,不想停下来减速,伴随着沉闷的“砰”。当它挂起来的时候,它转了一圈,然后掉在了地上。她惊呆了,用手捂住嘴,看着她,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妈妈的惊讶,但她的心又狂跳起来:继续有车呼啸!她说她不想看那个场景……

幸运的是,没有。她穿着条纹睡衣和蓝色的鞋子,穿过刺痛的绿带跑到路中间:没有血,不是猫,哦,是黄鼠狼?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黄鼠狼,她坚持说那是黄鼠狼。她果断地捡起来,匆匆赶回绿化带。第一个想法是埋了它。妈妈粗暴地骂她疯了,一个路人问她胆子多大,是猫吗?她没有时间考虑这件事。她只是把它放在地上。感觉很温暖,很熟悉。

哦,忘了告诉你,陈丽莎很喜欢拥抱。她喜欢拥抱她的爱人,拥抱,拥抱,不动,只是拥抱,很温暖。拥抱足以填满她爱的梦想,即使她不喜欢接吻。她告诉我黄鼠狼留下的温度让她想起了拥抱,温暖……

她试图用石头挖一个洞,但失败了。她让不耐烦的妈妈先走了。别管她。她会自己回去,失败。她试图用她妈妈扔的钥匙挖一个洞,但没有成功。土壤太硬太硬,如此恶毒。最后,她放弃了,去路边的杂草上撕下永远长不出玉米的稻草叶子。原来,一小串,停下来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继续撕,慢慢握着。盖在脖子好像断了的黄鼠狼身上,又粗又紧。漂浮的泥土和砾石很容易在绿叶上抬起和落下。这时候她已经胸中发烫,鼻尖下嘴唇沁出汗珠。

今天,她告诉我,不行。这几天天气会变冷。也许会有大风。树叶被风吹走了怎么办?万一下雨呢?还是应该埋了。早上上班,她跟妈妈说愿意帮忙就找个小铲子,但还是想埋了——“。你疯了!”

那天晚上,陈丽莎总会回想起抱着黄鼠狼时的最后一次体温,那是多么熟悉,多么温暖。她告诉我,她好像就是那个曾经抱着这么毛茸茸的,暖暖的体温的人。尸体躺在她的肩膀上,右手正摸着尸体,脸埋在尸体的怀里。她还说,她想象自己已经缩成了一个口袋人,黄鼠狼大小,躺在黄鼠狼身边,抱着它,哭着,把脸埋在它的怀里,哭着。碰巧黄鼠狼的手臂也回敬了她,给了她最深的情意……

你好,陈丽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