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公里,一种美食 :来源网友: 王太生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我住的城市以前很小。桥东有个卤菜馆,桥西有个卤菜馆。桥东的炖锅餐厅以猪头肉闻名。桥西的卤菜馆里的咸鹅也很好吃。

那时,小镇上有很多桥。哪里有桥,哪里就一定有商店。八字桥的麻球软软的,甜甜的;圣贤桥的烧饼香气浓郁。有黄老三炒臭干果,子油码头,镇江鸭血粉丝汤。

一公里,一种美食。当唐·孙露来到这座城市,住在大林桥的老房子里时,让他喜欢上的是这座城市的一家子野鸭饭。

汪曾祺的家乡高邮离市区一公里,是一种美食。他在《冰夷》中提到,王二的烟摊是一条街上生意最好的。浦宝肉“用的是一个三寸长,半寸直径的浦宝,里面衬着豆腐皮,里面塞着肉末,里面有面粉……。煮熟后倒出,也是馒头的一种。切片,真香。”又在豆腐里说,“周祥王豆腐很有名。我没去过周巷。周巷的豆腐不错。我觉得虾多油多。”估计王二的烟摊离周巷的王豆腐应该不会太远。

一公里,一种美食。500公里外,当然有500种好吃的。500公里是一个距离,一个数字,一个心理和地理的距离。500公里外,一定有美食等着你,只是你不熟悉。两个分隔的空间孕育出不同的烹饪方法和不同的口味,哪个辣?或者,甜甜?

一个人去一个地方,记得的不仅仅是地名和风景,还有美食。路上遇到的人,一个个都模糊了。

食物是渗入器官的东西。吸气,通过味蕾,在胃里停留一段时间。所以,渗入器官的东西很容易记住。

去过惠州四次,每次都遇到不同的美食。那个地方有很多美食,咸淡酸甜粗细,不一定能尝出来,味蕾空白。

比如毛豆腐,早有耳闻,却没有在原生态环境下吃过。只有追溯到美食之乡,就像探一条河或者一条河的源头,坐在那个古村落里吃,才能尝到它的原味。

品尝美食需要一个情境,就像徽州的风景,需要一面粉墙,一面瓦,一面马头墙。房子后面有一个淡淡的绿色山丘,像一个屏幕,周围是流动的泉水,看起来很安静。惠州吃毛豆腐适合胃。

吃笋干烧肉也是符合徽州古意的。冬天的竹笋是山农从山里挖来的,他坐在乡下的一家酒馆里,一边品尝一边看窗外的风景。所以500公里外,有风景,有美食。

有个朋友,为了吃新鲜的橘子。六个多小时后,行驶了500公里,他去了那个小县城的山里。他大概觉得一公里是一种美食。

猴魁茶,外形平直,坚固结实,二叶抱一芽,在徽州很多地方都有卖。据说太平猴坑的猴魁茶和其他山上采的茶外观相似,但口感却大相径庭。

在宏村,梅干菜蒸鸭腿随处可见。屋檐下,门前煤炉上,层层叠叠,酱红外观,光泽诱人,水汽氤氲。蟹壳黄烧饼看起来像蟹背壳,颜色像蟹黄,和我家乡的烧饼很不一样。我在一公里外的卢村,但是没有遇到她。

这么多美食家,在寻找美食的过程中,走走停停,路过,往往只有最后一英里远。

一个人的一生,走过多少公里,会遇到多少美食,把它们联系起来,就构成了他的食物链。性格上,有清淡平和,辛辣暴力的成分。

一公里,一种美食。就这样,我们的生活到达了山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