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期望 :发文人: 桔乡诗雨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我想回老家,但又害怕回老家。我日夜思念的亲人和青山绿水,一直是我离开家乡后的思念。2000年的第一个月收到父亲的快递,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我的月信里没有提到父亲身体不好。他给了我他对文化知识的渴求,一直想亲眼看看我的生活环境。只有57岁的父亲不会这样倒下!爸爸,你不能也不能离开我。我在心里默默祈祷,哭了上千次!

船停靠在码头,这是我离开家乡十年后第三次回来。没有亲人在岸边接船的迹象,我的心痛得一沉。在浓浓的乡音“中,你是回来看父亲的吗?这么好的人怎么会得肝硬化?”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于是加快脚步。夕阳下的黑桃湾龙门,我看到父亲靠在椅垫上看着龙门,然后揉揉眼睛。他不相信我的外表,是吗?顿时,那双手用尽椅子的力气想站起来,强忍着眼泪,看着爸爸肿起来的肚子,蜡黄的皮肤,瘦骨嶙峋的脸,像抓柴火一样抓着爸爸的手。爸爸先抓住我的手,摸着我的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路上累吗?我又见到你了。”那种淡定轻松的神态,掩饰不了伤痛,想我。

四方桌上的晚餐很丰盛,摆满了我小时候最爱吃的菜。我妈说这些菜都是按照我爸的吩咐做的。晚饭后,我和父亲呆了一会儿,他说他因为是队里的文盲,所以无法填写去机场的申请表。这是我父亲第三次告诉我。第一次是在我七岁的时候,因为父亲贫血,弟弟才几个月,不能顺利上学,要求我克服各种外在的困难,必须上学读书识字;再一次因为生活环境的诸多因素,不得不离开中学校园。爸爸说,社会是一个大课堂,人生只有不断学习知识,才会做人做事;这一次,父亲说没有人是不分年龄天生的天才,让我在业余时间读读自己的写作心得。回忆起读书后,爸爸让我教他写字,慢慢地爸爸就能通读乡农技站送来的柑橘栽培管理的书了。村民经常问爸爸柑橘病虫害防治和修剪嫁接的技术,开玩笑说:“爸爸,作为党员这么忙值得吗?”爸爸当时摸了摸我的麻花和辫子,说他学习好。他为自己学习,为大家做点事。当时我心里很是狐疑,这是什么荒谬的事?就像是我爸口中的哲学。现在明白了,学好知识就是学会做人。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父亲拉着我的手,摸着我的脸,劝我再回到北方。他拒绝让我和他多呆几天。不允许我耽误孩子的学习。“回去的时候,我想努力搞活经济,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学习环境。”听着父亲微弱的声音,我知道这次的告别会是一次告别,我也知道自己的倔强性格:“先回去吧,等我感觉好一点再看看你的生活环境。”其实我明白父亲这辈子一直希望我过得好,希望我这辈子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心智,希望我过得高才是精彩。爸爸,是你把我养大的,但是还没来得及报恩,你别走,我给你证明,答应我,别走,继续说。

父亲的黄眼睛里满是期待,但前两次并没有舍不得离开的感觉。在岸边挥手告别的画面想要重复,宁愿眼角挂着的泪水,用父亲今天眼中那种平静而从容的眼神粉碎我的思绪。我不敢回父亲家,走出龙门。我害怕父亲看到我的眼泪,知道他想让我坚强勇敢的面对生活的现状。

明知道这次的告别会变成一次告别,曾经从北到南面对面,缘分让我们父女今生,但南北都没能和你一辈子在一起,遗憾和愧疚一直陪伴着我对你的思念。如果有来生,爸爸,我还是你的女儿。

父亲的手在我心里一直没有放开。他带着我走完了一生,深沉而柔软,带着绵绵的爱和期待陪伴着岁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