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红 ;网络写手: 吉宏伟

  • A+
所属分类:亲情故事

提到胡椒,我又爱又恨。爱情,因为近年来辣椒市场的兴起,成为村民脱贫致富的重要支撑。在我的家乡,一个50多人的小山村,花椒年收入50多万元,人均收入8000元到1万元。剔除投资,人均纯收入可达6000元至8000元。每年7月到9月,整个村子都沉浸在一种疲劳和兴奋的气氛中。毫不夸张地说,花椒是家乡致富奔小康的希望。

讨厌,因为辣椒真的不是一个轻松的行业,疲劳和痛苦伴随着整个收获季节。每年修剪、除草、施肥、病虫害防治、收割,对于辣椒农来说基本都是春夏秋冬。尤其是采摘辣椒,每天凌晨4点,勤劳的主妇们就在火上做饭。一家人匆匆吃完早饭,5点钟就到了田里。一般12点以后要回家吃点午饭。我应该在下午两三点再下去。天黑得看不见之前我不会收工。每天下地干活需要13-14个小时,持续两三个月。想想苦不苦就很恐怖。

父母年纪越来越大,都70多岁了。我们两个兄弟在外面工作,但他们帮不上忙。另外,我妈的手对辣椒过敏,每天都要贴胶布,戴手套,涂没用或没用的消炎药。尽管如此,我的手还是认不出来。可以说,除了前几天,疼痛一直伴随着整个辣椒采摘季节。我妈头疼50多年了。她看过无数医生和正规医院,试过无数偏方。她仍然无法摆脱对止痛药的依赖。几年前,我又得了脑梗塞。我一年要在医院住三四次,在输液袋里待30到40天。平时基本不参加农业生产。但是在每年的辣椒采摘季节,我妈几乎一天都没错过。也许,这就是精神的力量。

父亲是个真正的男人。他管理着20多英亩的沟壑斜坡,把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从来不让我们担心。就我记忆所及,除了年轻的时候,他几乎不吃药。他坚持春夏秋冬每天工作,这似乎是他最大的乐趣。辣椒地里的修剪、除草、施肥、防虫,都是我父亲一个人的工作。记得有一年,妈妈打电话说爸爸感冒了,不肯吃药,妈妈突然慌了。我打电话给我当村医的叔叔:“ Bo,准备好感冒药的吊瓶,拿到我家直接挂在我的大吊车上,我就回来。”回到家,父亲已经半逼着挂吊瓶了。这是他70多年来第一次给人打吊瓶,丢了4个吊瓶。我爸一次尿都没尿。可以看出他脱水严重到什么程度。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周末没有重要活动的时候,我会回去帮忙。工作后,我的中指和食指会掉一层皮。其实我一天只做了父母一天那么多的劳动,坚持两三个月的父母所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我家有四个兄弟姐妹。我是最小的,今年40岁。我们都结婚了,都成家了。用农村人的话来说,我们虽然不富裕,也不贵,但是还过得去,父母可以远离农村生活,享受幸福的生活。但是他们不肯拖累孩子,总是说:“我们还可以搬家,放过你,你有更多的地方花钱,土地上的收入也不能增加不到两斤。”

每年辣椒卖了,老两口都会给我们钱,说家里担心。

春节期间有几次我都暗示我们兄弟在外面,已经离开土地,不能干农活了。能不能在家里给两姐妹分一份辣椒,让她们的父母解脱出来,想做一段时间就不做了,不想做就不用做了。然而,这个提议总是被父母无情地拒绝。

在我的家乡,还是有很多老人的父母那么争强好胜。他们用不再年轻的双手,坚守世代相传的土地,用龚宇移山的精神,面对黄土,背对天空,减轻子孙负担,积累财富,用艰辛的收获表达自己的追求和梦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