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肩膀 :小编: ZOZAXION乘源 [文集]

  • A+
所属分类:亲情故事

“小时候,我常常坐在爸爸的肩膀上。父亲是升天的梯子,父亲是拉大车的牛。我忘不了糙饭,养不了我,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每当我听到崔京浩唱我父亲的歌,

我记得1970年9月的金秋,那时我才8岁。我父亲已经从他家后面的一棵橘子树上摘了一篮子来自黄澄澄的橘子(用竹条编织成椭圆形,只用带肩的竹篮)。他要去离家四十多里的地区的市场把这些橘子换成一些油和盐的零花钱,所以我也有机会回市里(当时区政府的所在地就在我们山区。太阳刚从对面山上出来的时候,父亲带着我走在狭窄的山路上,肩上扛着一筐橘子。从我家到小区,四十多里山路里有三十多里青石板路。道路两旁是高耸的群山。路的下面是一个20多米高的悬崖。悬崖下面是一条延伸到山脚的小河。然而,这条溪流般的河流有一个英雄的名字——横江。我和爸爸沿着横江的青石板路走着。我在前面蹦蹦跳跳,父亲提着背篓叮叮当当“ ”。每次走路,爸爸都要把肩上的竹篮换成一个肩膀。我偶尔回去问爸爸肩膀有没有背痛。父亲总说不疼,说:“这是什么?双抢从水田里摘谷子就难多了。”

匆忙了将近4个小时,我们到达该地区的市场时,已经将近中午了。人来晚了,散晚了在山市。虽然已经快中午了,但村民们还是一个接一个提着篮子来到市场。父亲牵着我的手,找到了一块空地。他把篮子放在肩上,波光粼粼的水从额头和脸上滴下来。我和爸爸一起蹲下来,看到爸爸时不时用双手拍他的肩膀,我就起身站在他背上,用双手拍打他的肩膀。我从父亲散落的衣领上看到了他肩膀上的紫色印记。父亲很开心:“挺懂事的。从你一岁开始,你就一直扛着你,走在山路上你爷爷的家。你不会想一口气下来休息几十里的。现在你的肩膀越来越差。等明年‘双抢’的时候,你得跟我一起去地里学摘小米,帮家里挣点工分。”

我拍着父亲的肩膀,把头靠在他的背上:“好吧,明年我去田里砍,送,挑山谷,给家里挣工分。”这时候有个阿姨拿着小竹篮来看橘子,问价钱。父亲叫我不要拍肩膀,我就不再蹲在父亲身边了。父亲起身对阿姨说:“六毛钱一斤,你先尝尝一个,橘子,很甜。”大妈说贵,却蹲下来从后筐里摘橘子,剥了一个小的,吃了两瓣,笑着点点头:“甜,很甜。”所以她选择了大部分的篮子。我爸给她称了称,秤尾高高翘起,说:“六斤三分,还有一个,三分。”

父亲逐渐从六毛钱一斤减到四毛钱一斤,篮子里剩下的橘子也不多了。太阳从篮子的前面移到了我和爸爸的后面。父亲把篮子背在背上对我说:“恐怕已经快下午2点了。我饿了。买了两个油饼回家了。今天我卖了三块钱。”爸爸带我去一个摆着油饼的小摊,拿出一毛钱,买了三个油饼,给了我两个,爸爸只吃了一个。

父亲拎着只剩下几个橘子的背篓,早上来的时候带着我走上山路。早上来的时候已经没了跳跃的力气,懒洋洋的跟着爸爸。父亲看到我这个样子,就蹲下来让我坐在他肩膀上。我想起了曾经为父亲捶过的肩膀,尤其是紫色的印记。另外,我看到父亲此时似乎精神不佳。另外,爸爸早上在家吃了四个红薯,现在只吃了一个油饼,我就不肯坐了。我父亲抓住我的手,蹲下来把我的身体拉到他的肩膀上,让我坐下。父亲站起来,让我用左手抓住他左肩的背篓带,用右手收紧他举起的右手,我就坐在父亲的肩膀上。我感觉父亲肩膀宽但不粗,靠着大腿的肩骨有轻微的疼痛。同时,我也感觉到父亲轻轻的喘着粗气。我想下来,但我父亲不让。父亲扛着我走在青石板路上,发出了“嘟嘟”的回声。这个节奏让我昏昏欲睡,但父亲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睡意,不时用一只手拍拍我的屁股:“坚持住,不要睡。”我当时就想:如果爸爸背着我,我就可以安心的睡在爸爸的背上。

太阳落山的时候,我和爸爸回家,妈妈背着姐姐在喂鸡鸭。看到我坐在父亲的肩膀上,我赶紧走过去把我抱下来,用责备的语气说:“你父亲自己身体也不好,这么大了还坐在他的肩膀上。”我据理力争:“我不肯坐。父亲逼着我坐,父亲没有背我回去。”妈妈骂:“你爸爸能背你吗?要不要不背就能背!”直到一年后父亲病逝,母亲才告诉我父亲不能背着我和弟妹的原因,所以他总是把我和弟妹扛在肩上。

父亲的肩膀给了我童年最甜蜜最快乐的时光。父亲的肩膀让我感受到了小时候最大的幸福。父亲的肩膀是我一生中最难忘最难忘的感觉。人们常说“父亲爱我如山,”但在我心里,父亲的肩膀是两座山,他给了我这辈子最伟大的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