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玩耍 、创作者: 顾坚

  • A+
所属分类:友情短文

离开家乡兴化到扬州谋生,已经二十四年了。兴化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属于扬州,水土相似,风俗相似,所以平派她到扬州,但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漂泊了多少。闲暇时逛逛古城,走在老街小巷深处,树旁井旁,不经意间可以发现很多家乡的风景痕迹,触景生情,记起很多故事。最近在东莞古渡牌楼前的空地上看到小朋友在玩陀螺和滚铁环,很亲切:我看到了我的童年。

打陀螺的老家孩子叫“打李悝jy ”而不是打陀螺。如果陀螺长时间打不动(泵),就叫“亡灵李悝jy ”。李悝·杰是经典《水浒传》中的英雄。他叫陀螺,大概是因为他的身体粗壮结实,像个陀螺,勇猛无敌,而且不会死很久,更符合陀螺游戏的精神。李悝jy在家乡兴化是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因为《水浒传》是一个叫施耐庵的兴化人写的,他塑造的108个江湖英雄像亲人一样经常挂在大人小孩的嘴边。

陀螺仪是从树上砍下来的。大的堪比成年人的拳头,小的不太高,比如胡萝卜头。它们完全是根据材料规格和个人喜好制作的。好处很大。抽烟很爽。“哔哔声”的清脆如开步枪,如放鞭炮。而且打李悝jy ”很容易把对方击倒。缺点是费力,吸烟频率较快,适合身高力量大的学生。小的好处是容易打,长时间一鞭能转得更好失败,战斗中进退灵活。像蝙蝠侠张嘎这样的小英雄可以看着冷子二次攻击敌人,但是他打不过,马上就走了。

我从小就擅长搞怪。为了在“李悝jy ”中占据上风,我从制作陀螺仪的材料中出了一个主意,甚至想到了用砖。那时候我才八岁,上二年级。下午放学没回家,在教室檐廊的水泥地上磨陀螺。一双年轻的手想把一半的青砖打磨成光滑细腻的圆锥体。这是一个大而艰巨的工程,但我并不害怕,我全心全意地研磨它,每天工作到天黑。四十年后的今天,我依然清晰地记得,从一座空荡的寺庙改造而来的小学,那种无与伦比的寂静。黄昏时分,几十只蝙蝠在古庙的悬檐下飞舞。我的小屁股麻木的坐着,嫩嫩的手指蹭出血珠。我听到我妈在围墙外焦急的叫我的出生名字……三天,终于完事了。当我把苦心打磨的作品拿到操场上像宝贝一样炫耀的时候,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沮丧:砖陀螺太重了,抽不动,要不停地打,速度还是起不来了。而且布太多——只用了几分钟,我妈用旧皮带给我做的鞭子丝滑的。

20世纪70年代,农村仍然非常贫困。不是所有喜欢滚铁环的孩子都能有铁匠做的标准铁环。许多孩子试图用其他材料来制作戒指,如牡荆、竹子和粗铁丝。还有冬天用来捂手暖脚的铜炉罩。我们巷子里的玛索不小心把铜炉子的盖子卷进了河里。他的父亲在寒风中呆了半天,回家去拿鞋底,把玛索的屁股打得青肿。他上学一瘸一拐的,可怜。更有趣的是,东宝被打败了。他卷起一个铜环,悄悄地从家里的马桶上取下一个底部的环。结果大妈妈坐在上面突然爆了,人倒了,房间里一股屎味。父亲用牛绳把他吊在树上打,半个庄子都能听到鬼哭狼嚎的声音。

我们小时候所有的玩具基本都是手工制作的。制作的过程是发现和发现的过程,也是训练大脑和培养实践能力的过程。我们的玩具和工厂的流水线、塑料、电池都没有关系。……全部来自大自然,100% “绿色产品”。我们玩泥巴粑粑,射纸火箭,打硬币,打洋牌,打陀螺,滚圈,玩玻璃球,跳银杏,拿拇指,格子屋,堆罗汉,捉迷藏,打水……所有游戏都是运动,比赛,战争模拟。各种运动锻炼了我们的身体,通过不断的输赢磨练了我们的心理素质,通过集体活动培养了我们团结协作的精神。我们的游戏有着如此重要而美好的意义,这是单靠学校和灌输无法达到和获得的。我们的童年很贫穷,我们的童年很富有,因为我们是在游戏和伙伴中长大的。童年是为了玩耍,为了发现和创造,为了自由和幸福。这种童年才是真正的黄金童年;有这样童年的孩子才是真正幸福的。

我们的生活越来越丰富。孩子们有更多的玩具,更少的游戏。孩子越来越会伸手,做不到。孩子们变得孤独和不快乐。戴眼镜的人多,“豆芽”胖乎乎的人多,胆小自私的人多,像鹿一样奔跑,在野外唱童谣的人少。这种情况经常让我感到沮丧、担心和害怕。所以,当我无意中看到东莞古渡的经典童年游戏时,善良和兴奋向我袭来。我希望我的孩子们回到自由玩耍的童年,充满探索和创造的童年,在游戏中团结合作的童年,充满活力的野性童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