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剑尚德味道 |投稿来源: 杨军平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前几年听朋友说一个内蒙人招待最尊贵客人的菜——。客人们挽起袖子到肘部,看着师傅的蒙刀旋转,把羊脂切片。透明的油脂片贴在客人的手臂内侧,你从手掌中吮吸,直到手臂高高举起。稍微咀嚼一下,果汁就会冲过来,滑向喉咙。到时候一定要把一整口草原白了,把心里的肥肉憋出来。我朋友是个高明的专家,把吃羊尾巴的故事讲的活灵活现,但我一直心存疑虑。大多数人都受不了这么油腻的东西。最近看了陈晓卿的《世界上最好的味道》,终于证明了朋友对招待最尊贵客人的描述,让我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招待客人的方式。

陈晓卿老师可能不为世人所知,但他制作的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却是家喻户晓,影响了全世界。因为他爱吃各种各样的食物而不挑剔,陈晓卿喜欢研究街头巷尾小餐馆独特的看家菜,喜欢涉水过山河跟随朋友品尝桌上尝不到的特殊江湖菜肴。他游历大江南北十余年,寻找各种美食,被朋友戏称为“扫街”。陈先生通过他的68篇文章《世界上最好的味道》慢慢讲述了十年来对食物的依恋,并写了人类烟花、花生、蜗牛、皮皮虾、小面条、牡蛎等有趣的配菜。,化原料为文字,以散文为碗,伴以故事的盐,蒸炒食物的记忆,如纵横。从千里之外的江湖到灵魂深处的故乡,从四面八方的扫街觅食到食物的沧桑,文章就像一个久违的吃货朋友,坐在你面前,溅起他的口水,带着极大的喜悦与你分享他骄傲的发现。

陈先生充满真诚和不做作,坦诚地讲述了人与食物的基本关系,从一条美食街和一个城市餐饮业的兴衰,到中国食物变迁的历史,再到家乡食物的记忆。书中充满了炙热的人间烟火,记录着他念念不忘的故乡的味道,以及他在江湖上遇到的人间的味道,就像“食神”蔡澜”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关于为食而辞职的历史故事。

汉斯·张是吴江人。《晋书·中图法》:《张翰传》记载:“张翰在洛杉矶。自从看到秋风,就想到了吴中花园的菜鲈鱼汤。他说:‘生活贵又舒服,他怎么可能千里迢迢留下来受用呢?’奉命开车回家。”这个故事作为一个著名的故事被世界流传下来,曾经有人为它写了四首诗:你看不到吴忠张翰叫盛达,兴高采烈地回家吃鲈鱼吗?。趁你还活着,喝杯酒吧!,不要在意你的名声会不会活下来!。“鲈鱼”的思想已经成为思念家乡的代名词。因为想家,怀念家乡的美食而辞职回国,这是历史上真实的故事。家乡菜的味道也是每一个“美食家”记忆最深的。

陈老师的“吃货”朋友阿宽说,世界上最好的厨师都是用脑子做饭,用腮呼吸。我深信不疑。作家野夫曾在《叶莉·张票》中写道,叶莉在狱中与他人竞争做黄瓜。叶莉说:射黄瓜是一道家常菜,所有的招数都在一拍之内。你用铁刀射击,闻起来像铁一样。我用木板拍的。令人耳目一新,但差距就在这里。另外,你的蒜是剁的,我的是拍的。你放油和辣椒,我撒辣椒面。光这一点就够你用一辈子了。叶莉的自信来源于他用心、用脑烹饪。

古人云,好厨如好貌,治国如烹小鲜。在几千年的漫长历史中,一定有孕育着以和平繁荣治国才能的人。不幸的是,他们必须是厨师。他们每天都在火炉的火和烟中度过余生。但是,小的藏在野外,大的藏在城市。我暗暗想,老陆和陈老师文章里的无名小两口,就像野夫书里描写的叶莉一样,安安静静的住在闹市区,随便做点家常饭,不是什么美食,尤其是晚餐。运气好的话,带一两个知己,找条乡间小路,走进这么小的房子,美美地吃一顿,浅浅地喝两杯。我觉得这是最原汁原味的美食,大家一起吃,一起享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