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藓花 ,文章来源: 苏磊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花有千姿百态,柳有千姿百态。“水陆草木之花。可爱的人很甜。”有人喜欢优雅的牡丹;有些人喜欢回到真正的九华;有些人喜欢美丽精致的绿色百合,但我对普通的苔花情有独钟。

大多数嘉惠李瑞被邀请到花园和花坛,所以他们不必忍受室外的风雨,也不必担心由于缺乏营养而失去颜色。在这里,所有的生活费都是园丁规划的。花儿快乐无忧地生长着。与温室里舒适的生活相比,苔草花的情况真的很差。没有阳光的温柔抚慰,没有厚土的滋养,没有园丁的精心呵护,苔草花远离世俗的喧嚣,独自生活在山林里,与岩石攀缘,在树和枝旁如陌路。

苔草花生在僻静黑暗的环境中,听不到蜜蜂和蝴蝶连续不断的情歌,也很难看到花开花落,竞相争艳。宋代诗人史岳写过《解释花&中图》;写在《云·云·雪》里:“花解语,因为沉默,所以很难表达它的心事。”这首诗的作者应该是借用梅花的沉默来表达自己无限的感情。这一次,我引用了咏梅的话来形容苔花,但没有错。唐代张九龄的诗《情缘》说:“不会比任何一朵天然的花更要求被移植。。”苔草还是一种绿色植物,虽然不被花界所喜欢,但是有思想有情感。只是我没有看到苔花,是因为它孤独寂寞,像梨花一样,下着雨,聚着云,聚着愁,泪满迷人的脸颊。相反,在群山和岩石之间,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到处蔓延。似乎石头的倔强和旷达,已经充满了藓花的血液,把慈悲变成了坚韧,和逆境抗争。

苏林的《断句》说:“当你靠近水塔时,月亮最先出现,太阳下的花草树木很容易变成春天。”有些花卉确实占据了独特的环境优势。从他们破土而出开始,就一直笼罩在骄傲之中,尤其是因为诗人李政风的那句“,国色醇厚,夜染衣服”,获得了文宗“的厚礼。从唐力,到寺庙,再到民间,每个人都不爱牡丹。朝廷的官服系统也绣有牡丹图案,以紫红色区分,据说“贵紫便宜白”。不仅如此,一代文豪刘禹锡写牡丹诗:“只有牡丹才是真正的国色,花开就迁都”。牡丹受皇室青睐,文人歌咏不计其数,可谓收藏千种佳作。牡丹的“荣誉”是苔花望尘莫及的,但并不因出身卑微而羞愧。

在寒冷的角落里,虽然找不到知音听花语,但苔花还是渗出香气吐蕊,带着香气飘走。苔草花逆境中,乐观豁达,终于得到清代大才袁枚的赏识。袁枚事业受挫。他在人生的最低谷,在远离红尘的世界里,偶然看到这种优雅清新的稻苔花满石。他怎么能不豁然开朗呢?他被苔草顽强的生命力迷住了,立刻写道:“日子不是无处不在,青春只是来了。苔花小如米,也学牡丹。”我生活在同一个环境。袁枚终于有了可以倾诉的对象,泰华也找到了辨声认歌的子期。两个人都倒在了世界的尽头,袁枚和卡鲁斯相见恨晚。他们默默地面对,用无言的心语传达着彼此的感受。很长一段时间,袁彩子都不愿意和苔花分开。袁枚的脚步轻快而自由。他消除了忧虑,恢复了信心。袁枚的精神力量来源于弱小的苔花,正是他面对困难的坚持让袁枚感触颇深。

出身贫寒,遭受挫折,这些都不应该被阻止追求梦想。只要我们像苔花一样持之以恒,就一定能战胜困难,迎来星辰般璀璨的人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