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我的记忆中 |创作: 云崖樵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午夜的微风轻轻吹过沉睡的古城,四周一片寂静。银色的月光在长长的云帆深蓝色的天空中静静地荡漾。在这个宁静的夜晚,我站在长着淡淡树叶的梧桐树下,向你投去一缕思念和询问。真的是你吗?如果你是我,你威严的身体怎么会衰竭,退到一棵不高的树的阴影里?如果不是因为你,那些不会说名字和姓氏的人,为什么会在众多建筑旁为你留下最后一个角落?路灯的光从稀疏的树叶缝隙里漏出来,映在你沉默、苍老、腐朽的身体上。那个明暗相间的光点,像雨、雪、风、霜,沉淀在你的额头上,无法解读,像是历史的风和烟留下的疤痕。回到和田,我一直想再见到你,但是那座没有任何记忆痕迹的城市,让我完全搞不清方向和位置。老同学听到我不甘心的询问,诧异的回答“路上的圆门两边是城墙。不知道”突然意识到这几天多次经过的拱门两端的矮墙土墙就是你!知道你的位置,想向你致敬——,回忆你骄傲的身体,感受你的尊严。

8月27日晚,送走受到热情款待的常青夫妇后,芷江和我回到和田的朋友们在月光下漫步街头。当你路过Unity Square,看到你的身影默默守护着拱门的时候,心里有一丝失望。没想到42年后还能见面,也没想到你会以这样的一张脸出现在我面前。

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你,曾经在记忆中那么雄伟,在即将入睡的城市里,显得那么渺小,那么无助,那么孤独。站在你面前,我沉默不语,但我的脑海里清晰地映出你过去高大威严的姿态,闪烁着你很久以前身边的往事。

你还记得吗?70年代初和田不仅是个小城市,房子也多是低矮的。除文化宫、百货大楼、外贸局办公楼、银行、和田宾馆、地区医院外的妇科大楼、特种部门车队等建筑外,绝大多数写字楼、住宅楼基本都是单层。那些由“篮筐墙”和土坯墙组成的平房,以及墙上有黄色粘土堆和碎玻璃甚至骆驼刺的土墙,大多构成了当时的住宅小区和单元院落。在一个城乡混杂的低地,只有你挺立在小镇的西边,身体巍峨高耸,气势磅礴傲人,宣告着来自久远的厚重历史,覆盖着来自戈壁沙漠的黑风黄风,用你的坚韧与执着带给人们启蒙、努力、骄傲与尊严。

你还记得吗?一个半下午,几个孩子见面,爬上你的肩膀。有的害怕,抵挡不住诱惑,低头戳下去;有的拿着刀,在你身体留下的小洞里挖一段时间;有些人坐在书包上四处张望。一个小男孩发了一会闲毛,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本没有封面的书,一劳永逸地看了一遍。你还记得吗?那个男孩就是我。第一次跟着别人爬你的墙!那本书是向同学借的《志愿有一天》。同学规定三天后一定要还,我只能快速浏览,不能错过时间。当太阳慢慢落在远处的防风林后面时,我才知道,跟我来的人早已不知去向,只有我自己还坐在高高的墙上。

你还记得吗?一个星期天的中午,在你东墙内的一个空地旁边,一个拿着弹弓的男孩正盯着半墙上的一个山洞。对,那个男生也是我——,一个不爱学习却喜欢一个人到处走的人!那天看到一只鸟钻进那个洞里,我就站在那里抬头看。过了一会儿,一条弯曲的黑色细长长条突然从洞口伸出来,立即缩了回去;我还没来得及放慢眼睛,细长的长条又伸了出来,然后缩了回去。过了这么多次,一只后脑勺带皇冠的鸟头从洞里探出头来,我才知道是一只“欧文(戴胜鸟)”,黑色细长的长条就是它的嘴。“欧文”钻出山洞后,他飞到附近一棵长着黑白翅膀的树上,落在一根低矮的树枝上,戴着一顶带有黑色镶边的黄红色王冠来回张望。本能的我举起弹弓想了想就放下了——,知道自己在东西向打击的水平上几乎打不中目标。这时,“欧生机勃勃”又飞了起来,像花手帕一样向西飘去。望着远处的“欧文”,我无悔地笑了笑,迈着腿往边检站方向踱去。

你还记得吗?在你西部城墙外崎岖不平的人行道上,一个被热汗浸湿帽子的男孩正左右骑着自行车。对,那个男生又是我。我刚刚学会骑自行车,所以我甚至不能专心吃饭!自行车属于母亲的单位,由军方代表使用。我想骑,院子里的其他孩子也想骑。有几次我骑在前面,他们追在我后面。有一次在水利局,双腿无力坚持骑行时,被他追赶的吕推倒,把车开走了。为了避开他们,我只好跑到你们西墙外,兜圈子。

你还记得吗?一群学生排好队,从你的土黄色墙下走过,向满是浮尘的远方走去。排在队伍最后的几个嘎娃假装没踩着前面人的脚后跟,然后假装晕倒,靠在旁边人的肩膀上——对,这些嘎娃里有我,还有芷江、张勇、王毅、马树勇,他们在下乡摘棉花的路上闹事!

你还记得吗?那些路过你身边,到军分区报道庆祝革命委员会成立的人,有时候会被一个身份可疑的男生跟踪。不管是哪个单位去报喜,只要在路上遇到,都会去和对方好好玩玩,而且经常会一脸喜气的使劲扇耳光。对,那个男生还是我,一个爱凑热闹的人!

……

时间在不经意间流逝了近半个世纪,却带不走那些刻在你身边的回忆。现在回想起来,是那么珍贵,那么亲切。小时候和年轻的时候,我只知道疯狂奔跑。我没有真的关注你,也没有真的依恋你。我只是很自然地认为你应该站在那里。你是我生活环境中自然的一部分。当秋霜再一次染污你的太阳穴时,在你身边度过的平凡而快乐的时光,就像一滴滴溅起的浪花,一下子汇聚成思念家乡的跌宕起伏。

说来惭愧,我分不清你是什么时候,在什么背景下出生在古城,你的城市内外的建筑和形制,更别说你经历了怎样的历史,但这并不妨碍我深深地,执着地想念你,爱你。因为你是我母亲国家的象征,你是和我们一起长大的沉默的邻居。正因为如此,在冬雪开始飘起的这一刻,我深深的想念你;正因为如此,我为你的消失感到沮丧。

一个人爱自己的家乡,不仅仅是因为它是自己生命的摇篮,更是自己流淌热血、刻下第一个脚印、记住自己成长过程的地方;不仅仅是因为有长辈关怀的温暖,更因为亲人朋友的血浓于水的友情;不仅是因为家里的小窗会在夜晚风雪归来时露出柔和的烛光;不仅仅是因为久违的地方口音会带来亲切和感动,更是因为有熟悉的山河、庭院、小径陪伴你成长、欢笑,留下你美好的回忆,甚至还有一株枝桠婀娜的垂柳,一堵破墙,一只眯着眼打着呼噜的小猫,一只悠悠路过的海鸥…/[/K18/。正因为如此,我打心底给你打电话!

我们幸运地赶上了经济快速发展和城乡建设快速发展的时代。随着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人们物质欲望的需求不断增加,无数城市迅速扩张,房地产行业无限扩张。无数的新城镇、新区、新建筑在崛起,而传承文化底蕴、镌刻历史印记、承载童年欢乐的历史遗迹、文物古迹、旧城街道却逐渐失传,实在可悲可叹。离开和田的时候,听有人说旧城墙还保留着原来城市的西北部分,但是我赶时间,实在没时间去看。回来后在卫星地图上搜了几遍,因为眼睛不好,看不出来是不是还在。我宁愿相信它还在,因为它是我心中故乡的重要象征,是古城留给我的永久污点!我希望它永远不会在我的家乡消失,我希望它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即使它很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