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风景 |文章来源: 春在拂晓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走进深山,看到一片片枯叶散落一地,也有绿有绿,心里有了些暖暖的感觉。

一片片菜地纵横交错,没有规律的安排,因为土地是几年前卖的,以前的农民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看着土地,没有快速发展,引起了同情。虽然土地被推得乱七八糟,垃圾堆积如山,但以前拥有土地的人却喜欢种植各种作物。曾经的田野充满欢笑和欢笑,现在却参差不齐,只有偶尔有人摇头。那天雨停了,大伯大婶三三两两来到原来的一亩三分地上捡草,种莴笋苗,或者在棉田里松土,种小油菜籽,都是想赚外快。

那位满脸沧桑的七十多岁的大叔告诉我,他家有六七口人是七十年代后期分的地,平均每人六分。与北方不同的是,江南农村土地辽阔,但江南的山不高不矮却相连,这在北方是罕见的景象。住在南方丘陵地区的人,通常会在农闲季节天气合适的时候,选择去城里购物买一些生活用品,或者聚集在村里最热闹的地方打麻将、打扑克聊天看热闹,或者背着准备好的农药水在油菜田里喷洒。

熟悉的农村生活世代相传。有多少农民曾经想成为城市居民,有一天很快成为现实,但他们觉得无法接受。城市人的八小时工作制和遵守企业或单位的规章制度都那么严谨,但最好是农民。他们什么时候想下地,或者想种什么,谁也拦不住。时间久了,农村人的自由开始蔓延。渐渐地,因为观念过时,他们入不敷出,开始在城市贫瘠的田野里打工,或者做副业。

有的农民,在面临户口转为非农业的问题时,几代人熟悉的环境会发生变化,难以接受,于是纠纷来了,各方利益开始僵持。

商人在城市里找不到可以开发利用的资源,就把目光投向城市扩张后的周边山川。

当我走近这座山,接触到这座山的土壤时,我发现,以前的农民和过去一样,用大小不一的砖块和石头,筑起简单的矮墙,把别人的菜地隔开,做上标记,以免误入对方,或者赔钱。已经更换身份的农民的担忧并不会因为土地被卖掉而消失。

薛华阿姨今天没有出现。八天前偶尔路过这座山,看到茂密的栗叶金黄。当风有力量时,它像雨滴一样飘动落下。当时拍了几张,正好赶上太阳。照片很棒。可惜内存卡满了,却没有提示。当我把它放到电脑上欣赏的时候,心情很好,很失落。

难得遇到30多片栗叶,叶子都掉得到处都是。随着秋冬的欢乐来临,我一下子勾上了灵魂。多么立体,多么张扬,比起枫树和杏树,它高大、果断、坚定。下了几场雨后,它转身离去,让世界五彩缤纷。

雪花告诉我,这些栗树以前是各种各样的。由于山上都是商家拆的,所以每年八月份果实收割的时候,经常有路人或者游客来打栗子。

我试着沿着杂草丛生的小道向山外看的时候没有成功,因为这几天雨水湿透了山,水不仅渗到了泥里,还把竹叶、松叶等植物弄湿了。

我记得以前路过几次,差点就慢了下来,因为远处的山腰上总有一点烟。我被朦胧的乡村景色所感动。有一天我进了农民家,她正在翻玉米饼,我只好去尝尝。看着她简单陈旧的家当和堆放在角落里的各种农具,我说:“买吧,你能出一块钱吗?”她看着我:为什么我需要一块钱?地里种玉米,山上砍柴火,不值钱。我尝过了。咸咸的,塞满了馅,是咸菜。她笑了:农村人要下地干活,吃咸的。时间长了就不咸了。

继续前进。前面是人家的房子。清晰的白墙和灰色的瓦顶依旧。虽然村民农民身份变了,房子没变,山是福地。

很多天后,当我再次来参观这座山时,我迷路了,因为栗树的叶子在金色的秋天褪色了,带来了萧瑟。冬天将有刺骨的寒风。餐厅老人说,今天半夜会有零度天气。

至此,思想的浪潮开始降温,波动逐渐减弱。我想在文字里游走,我想在文字里有一种仙瘾,有一点,但不总是。

当太阳减弱时,那些飘忽不定的云带着淡淡的薄雾,恢复了它们的本来面目。我以为今天的太阳会快乐奔放,或者抵挡不住季节的变化。我想做很久的梦。那些强奸案很年轻,但很年轻,很有活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