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童年的冬天 ,来源: 女小白

  • A+
所属分类:文章精选

大人们终于拧断了所有的鸟的脖子,把它们都网住了。李大爷这次撒网,小鸟们被装进了半个箩筐,不是一百个,也是八九十个。

抓鸟过程中的叫声吓得车间里的鸟都往远处飞去。可能他们去其他制作团队的车间找吃的。不知道其他制作组有没有捕鸟的?

捕完鸟后,大人们把篮子带到牛棚。黎叔好像是平淡无奇的撒网。其实里面隐含了很多技巧。斜向上抛网,腰部力量和手臂力量要协调平衡,不像平时抛鱼那么容易。为了抓鸟,黎叔一般都是在草堆上练,长大了才知道。

回到谷仓,大人们忙着把鸟捡的更远(捡鸟的过程太血腥了,这里就不赘述了),半筐鸟终于变成了满满一筐羽毛。

等大人们把鸟都收拾好了,连我都知道他们会把鸟肉炖着炒,做一碗饺子馅给饺子吃。我在听,真的很想吃。很遗憾我妈妈下班后来接我。我不想去谷仓,说很暖和,但实际上我想留下来,有机会尝尝鸟肉。

其他几个朋友的妈妈也来叫他们回家。两个朋友说不饿,想睡在李大爷的大床上,不想晚上吃饭。听他们这么一说,我也不想回家了,更别说吃晚饭了,因为我怀里还抱着一小块豆饼,正要张嘴告诉妈妈。

“你们这些皮猴白天知道狂皮,晚上可能还得尿床。不,不,回家。”

黎叔的大嗓门直接拒绝了两个朋友,他在牛房里睡黎叔的床的心思也碎了。听到这里,我当然不敢回复我妈。我不得不痛苦地和妈妈一起回家。还好收获了一个豆饼,没有空手而归。

我偷偷吃了豆饼,把一小块豆饼藏在怀里。我不敢告诉我妈,怕我妈不同意我的行为或者队长知道我会被扣工作分,所以以后不允许我来车间玩。其实因为父亲是大队的会计,我们生产队长还是给了父亲一个面子,我在后来的印象里也没有刁难我们家。

接下来几年的冬天,我以几个朋友为借口,成功地帮李大爷看牛。我总是在李大爷的大床上睡上几个晚上,然后晚上安安静静的吃豆饼(请参考我另一篇文章《当年那月看牛的老人》)。我们在牛舍里吃豆饼,朋友们坚决守口如瓶,其他孩子都不知道。

回到家发现家里的小锤子,把豆饼敲成了几个小块,用姐姐的旧作业本的纸包好,塞进土墙的储物孔里让自己慢慢品尝。不自私,拿出一小块塞给正在火场后面烧火的小姐姐,叫她安静。小姐姐一般会弄点零食带我去吃。当然,我忘不了她。小姐姐以后有零食就不会忘记我了。我知道怎么做。

晚餐是稀粥。第一次想吃稀饭加汤。我以前吃浓粥。其实豆饼吃多了。

“亲爱的,今天盒子一定是疯了。现在知道该喝粥汤了。喝多了粥汤,晚上尿床。”

父亲见我一直吹粥吹汤,一直喝,笑着说。

“没事,没事,我孙子今晚睡我旁边”

奶奶在旁边及时说道。

奶奶说这话,我有点激动。那时候我晚上睡觉,和父母同床,我妈在床上给我一个人摆了一张床。

晚上洗完脚,妈妈抱着我,脱下棉衣,把我塞进被窝。被子被紧紧地裹住以保暖。但是冬天的冷床是我最不想钻的。很冷。睡了一夜,脚不暖。

当时没有热水瓶,也没有电,更不用说电热毯空调了。我住的江淮地区,没有热床,没有取暖设备,没有产煤,冬天也没有煤炉取暖。冬天保暖。第一,做饭的时候,在火场烤一会儿;第二,在卧室的角落里,用土记建了一个火坑。做饭时,取出柴火灰烬倒入火坑,或用麦衣闷烧火坑取暖。有些人睡觉前用铁脸盆当火盆取暖。

总之,当时农村总有点烟,温度比外面高一点。只有坐在火坑周围,我们才能感到温暖。所以冬天白天不出去玩,就坐火坑边干。火坑内无明火,麦衣阻燃,但要加。我们围着火坑坐着,如果火上烤着红薯花生,那是最幸福最享受的事。

不管是火坑还是火盆,都只能给房子增加几度,而且温度也不够高,不能让你脱棉衣。所以,晚上睡觉前的床还是凉的。

奶奶让我和她一起睡,不仅是热床,还有暖床工具和装满热水的盐水瓶。

在我对这个世界的记忆中,奶奶一直体弱多病,经常喝中药。我和小姐姐经常在户外,间隔躺着两块土。药罐放一会儿,下面生火烧开药。心以玩火为主,煮药为辅。

奶奶偶尔医生来挂水,拿了个盐水瓶。盐水瓶几乎能装两斤水,软木塞很奇怪,不仅很紧,而且还有一层包皮,加强了软木塞不脱落的能力。

盐水瓶里的开水不会爆,其他玻璃瓶里的开水容易爆。经过实践,打开盐水瓶中的水暖床,是当时最实用、最安全的工具。但在当时的农村,很少有用盐水瓶暖床的。人们健康状况不佳。一是喝中药,其次是打针,很少挂水,因为挂水贵。

奶奶有一个盐水瓶子来暖床。我本来想把盐水瓶留给自己,但是我妈会告诉我,奶奶老了,体弱多病,需要一个盐水瓶暖床。我才明白真相。虽然我奶奶有时候会叫我把盐水瓶拿来暖床,我也不要,但是我真的很想跟奶奶蹭个床罩。

爷爷奶奶住的西翼也有一个火坑。奶奶帮我脱棉袄裤子,在火坑边洗脚。那时候冬天人们洗脚,并不是简单的洗脚。而是用热水洗脚,泡脚驱寒暖身。然而,我们孩子的脚受不了热,所以他们在洗脚盆里晃了几下就不洗了。

奶奶把我的棉袄袖口和裤子放在火坑上一个铁丝做的烤架上。以前小孩子穿的棉袄袖口和裤子一般都比较长,有的是哥哥传给哥哥,有的是姐姐传给姐姐;有些是故意做的长一些。我是我父母唯一的男孩。我的棉袄和裤子做得更长了。让我穿至少三年。如果它们长得更长,就把它们卷起来。在雪地里玩耍时,卷起的袖口和裤子会被浸湿,晚上会在火坑里晾干。

洗完脚很快就上了床,床上放着盐水瓶真的很热。奶奶可能怕盐水瓶烫着我,把袜子套在盐水瓶上。我把盐水瓶子抱在怀里,别提多热了,心里很开心。这种享受告诉了其他朋友,却令人羡慕。

晚上睡觉前,奶奶会把油灯挂在墙上,用鞋底上的长锥子把灯芯拉到最小。在豆大的昏暗灯光下,房子还能隐约看见。成年人晚上需要往火坑里加点麦衣。

奶奶总是抱着我睡觉。我也喜欢用奶奶的胳膊当枕头。

可能白天玩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昏暗的灯光下,我感觉爷爷的老茧粘在我和奶奶之间。老茧抓破了我的肚子,把我吵醒了。然后,伴随着奶奶的耳语,爷爷的腿被拉到了一边。

昏暗的灯光下我又睁开了眼睛,感觉嘴里全是口水,浸湿了奶奶的衬衫。奶奶及时拿出干毛巾,擦干我的口水,小声说:“乖乖,我的曾孙需要换牙”。

昏暗的灯光下我又醒了,这次我很着急。我跪在床下大叫:“我要尿尿,我要尿尿”,一只手抓着自己的鸟。

“老头,尿壶,快点,尿壶”

奶奶急迫的声音,很快,尿壶嘴就递到了我的身上,然后就是撒尿的声音。

爷爷的床底下有一个小便池。不用下床尿尿,这也是我喜欢冬天和爷爷奶奶睡觉的原因之一。

冬夜很长。朦朦胧胧中我不得不醒了好几次,但每次醒来,奶奶总是及时知道。感觉我奶奶没睡。我奶奶慈祥的脸总是出现在我朦胧的眼睛里……

时光荏苒,年轮不断,我一年一年的长大,又过了五六年,我已经长到十一二岁,成了少年。

几年后,我学会了钓鱼。在通往生产队的池塘岸边,两边是池塘,是我特别的钓鱼点。通常西方的池塘钓一会儿,东方的池塘钓一会儿。各种鱼轮番出现。有时候,鱼在东方捕捞,放在西方,但它们在空中被钩住,掉进西方的池塘里。

还学会了钓鱼,扣鳗鱼。学游泳后,猛男能扎出30多米;我学会了弹弓,弹得特别准,但是弹弓威力小,只能吓鸟,得罪鸟。有一只黑色羽毛的鸟,尾巴是剪刀,它的叫声“可以啁啾”。只要我一出门,就像轰炸机一样,不时被弹药轰炸。弹药就是它的屎。我上学的全程有一半被这只鸟炸了。它的窝又高又小,一般都是搭在粗杆子上,只是因为我经常练习弹弓瞄准它的窝,得罪了它。

其次,我也从附近的猎人那里学会了套夹,但是我只在制作队的地盘上玩,收集了35个老夹子,只试着玩,猎物很少。

我所有的爱好都归结为一个字:“ Pi ”,是制作组里最全面的男生。不过有了皮肤的优势,野外的野味我都尝过了,当然家人也跟着我。不幸的是,我善良慈爱的奶奶离开了我。外婆病重的时候,我猎到了最大的炖斑鸠。

又是一个冬天,也是一夜大雪之后,没有妈妈的电话,我早早起床,吃完早饭,迫不及待的出门。

在村子的空地上,仍然有一群五六岁的孩子在玩雪人和打雪仗。他们身上有我的影子。

而我的兴趣,我的目标是在野外的雪地里。这么大的雪是赶走兔子的好机会。能错过吗?

这几年跟着大人们在雪地里赶兔子,一起赶兔子,尝兔肉的味道,真的很好吃。人生第一次喝酒,喝多了,睡了一晚上加半天。不过,我也学到了在雪地里找兔子的经验。

我不再穿臃肿的棉裤了。十一二岁的少年很热,穿姐姐织的羊毛裤就够了。

给自己的草堆包些草绳,把裤腿全部绑在膝盖以下,就像电影里的八路军的绑腿一样。

我拿起一根两米长的细棍子,出发了。

当我走到村子前面时,我突然吹口哨,很快就出来了几个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几乎穿着同样的服装,每人拿着一根木棍或竹竿,聚集在一起,向野外走去。不言而喻,我们要在野外赶走雪兔。我们男生,一般都比较大,想用自己的方式赶走兔子,不想再跟着大人走了。

看到我们几个人拿着棍子棍子往野外走,堆雪人打雪仗的小男孩也跟着走,到了村头还要等着看。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对我们的敬佩和羡慕,就像我当年的眼神一样,我已经成为了一个能在雪地里奔跑,能赶走兔子的少年。

雪越下越厚,越有利于发现和驱赶兔子,因为兔子会陷在雪里跑得很快。

寻找兔子的地方通常在农村菜园附近,在农作物生长的田地中间,比如冬小麦田。野兔躲在这些地方,主要是方便自己觅食。一场大雪过后,即使放晴,也要三五天才能融化。野兔需要在附近觅食。

“兔子不吃窝边草”,需要被窝边草遮住。然而,在雪地里,兔子在窝边吃草。大雪下,窝边的麦苗会被啃掉。农民不喜欢兔子,只喜欢兔子的肉。

野兔躲在雪下,当然需要呼吸。在覆盖过程中,雪自然融化成一个通风孔,大如葡萄,漆黑一片。野兔在下面长时间呼气,呼出的空气使洞口有点黄,所以我们的眼睛在雪地里寻找这样的洞。

野兔通常在白雪覆盖的环境中不容易移动,它们害怕在雪地里留下脚印和气味。獾、黄鼠狼、野猫,包括农村的狗,都是兔子的天敌。

我们的几个朋友有两年在雪地里寻找兔子的经验。几个人隔着五六米,排成一排往前走,在每一个有庄稼的地里搜寻,搜寻的时候尽量不说话。野兔对人类的声音非常敏感。一旦发现一个类似藏兔的洞,发现者就停下来,然后比划,每个人都拿着棍子小心翼翼地围着。

在洁白无瑕的雪地上,很容易看到小黑洞。我们放慢脚步,停止说话,悄悄地走到前面。

从洞口黄色泥痕的清晰分析可以看出,兔子藏在里面是毫无疑问的,于是我们打了个眼色,同时举起手中的木杵,用力向洞口猛砸。

但是在我们的棍子落下之前,雪突然爆开了,一个灰色的身影破雪而出。棒子打中后,灰色人影在三米开外。

“兔子,兔子~”

我们愤怒的大叫,又喊又追。

原来那只狡猾的野兔就在洞后,清晰地窥视着我们无声的动作。当我们的棍子落下时,它已经逃脱了

野兔在雪地里拼命逃跑,我们几个人用腿追着他。他们几个是根据能力和体力赶在野兔后面的,也是展示自己速度的时候。

虽然雪很厚,但是这只兔子的腿很长,所以它应该可以达到顶级兔子的水平。

猎人有句话:“鸡不超过三只,兔不超过五只”。意思是野鸡再大,不超过三斤,野兔再重,不超过五斤。

这只大兔子一定是只老兔子。难怪它这么狡猾,还能跑。它的腿好像在雪地里丢了,但一跳也就两三米,对我们来说还是快多了。我跑得更快了,我渐渐地从兔子身边拉开。

我们几个人在雪地里造成的冲力引起了不远处另一个兔子司机的注意,它也迅速向我们靠近。一旦野兔逃跑消失,每个人都会依靠自己的能力去追寻自己的足迹,谁再赶它,谁就是谁。

虽然我们和兔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但是只要兔子还在雪地里跑,我们就不担心在我们的视线里失去目标。兔子逃了一定距离后,以为会离开我们,躲在雪地里,让我们赶紧追上去。现在我很担心兔子会钻到村子里坟墓里的灌木丛里,竹林里。一旦兔子逃到这些地方,你几乎分辨不出脚印,狡猾的老兔子就会转圈跑,踩下去再躲起来,这样你就很难再找到它们了。

逃跑的野兔看到远处又有一群人在大声尖叫喝酒,我们也一边追一边尖叫喝酒。饶是一只老兔子,他被尖叫声吓到了。我看见兔子消失在田野边的沟里。冬天走水沟基本干燥,没有水。

我能看到兔子消失的地方。顺着雪地上明显的脚印,我们迅速追向它消失的地方。

消失的地方是一个长约三米的涵洞。涵洞口被积雪覆盖,只留下一个缺口。兔子从一边钻进去,显然钻了一个缺口。涵洞的另一端没有脚印。兔子一定在里面。这个涵洞一定是被这只野兔藏起来的,感觉它在这里一路走来。我以为这只兔子已经绝望了。现在看来我是真的看不起野兔了。兔子带着目的跑到了这里。

我们几个人简单讨论一下。我们五个人,我负责从入口用木棒捅,另外四个被扩大的距离包围在下口。木棍举得很高。即使兔子突然出来,大家都有机会回应。只要棍子打在兔子身上,兔子就逃不掉。野兔的骨头很轻,但很脆弱。它们很容易被外力破坏。

我把棍子放进涵洞,跺着脚,呷着酒,来回捅棍子。

没有刺几下,我的手就被撞开了,一个灰色的人影像箭一样从我的胳膊里出来,从我的肘窝下面逃了出来。

“这个狡猾的兔儿爷…”我暗暗骂了一句,掏出木棍转身就追。

隔壁几个伙伴可能一时反应不过来。我追了十几米才顺着他们愤怒的声音……

野兔转向一个方向,起初它往南跑,但南方被迎面拦住了。现在兔子向东跑,所以我们必须追它。

两个人,在空旷的雪地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奔跑的野兔,每个人都在追逐野兔,引起村里人的围观。我们当地的村子里点缀着两三户一村,七八户一单村。当时农村人很多。有一次大运动,一个村一个村过去了,很快就被人知道了。

站在村口的人看到野兔都会哭着喝,有的年轻人甚至拿着家伙准备拦截野兔,仿佛所有的人都是士兵,野兔被抓进了人民战争的海洋。

野兔几次试图逃到农舍后面的竹林里,被村里的人拦截并挡了回来。结果兔子不停的回头,虽然拼命的跑,我们却渐渐的越来越近。

这一次,兔子真的很着急。不远处有个农家花园,有明显的遮挡。兔子直接去了花园。可惜花园里有竹篱,兔子好几次都没能钻过篱笆。也许兔子没有力气逃跑。另外,我们的啸声在后面逼近,有一段栅栏有几簇干草露在雪外,于是兔子一头扎进草丛。

不远处,我清楚地看到野兔捡起雪块钻了进去。

喘着粗气追上人群,看到新开的雪坑。我停下来,让其他追上来的伙伴围上一个风扇,用栅栏挡住,这是一个完美的包围圈。

我们一步一步走近,将近两米,看到了湿漉漉的野兔尸体,躺在混着泥巴的雪坑里。兔子眯起眼睛,一动也不动,以为我们找不到它了。这是野兔最自以为是最聪明的做法。人们可以踩在菜地里的野兔上。这就是野兔跑不动的原因,也想这样做。

我们看得很清楚,忍不住举起棍子一起扔了下去……

结果,追了几个村子的驱兔战不用说就结束了。

我们五个人轮流带着兔子往回走,第一次猎取属于我们几个人的战利品。那种开心,开心,有点骄傲的心情无法解释。

手里很重的湿兔子,感觉可以打破五斤的纪录拿到我家。重四斤九十二,真的不超过五斤。

接下来是爸爸照顾兔子,很多大人小孩都知道我们放逐了一只兔子,所以都来围观。

父亲收拾好野兔,转交给母亲持勺,用大锅烧柴。我们孩子生火,用兔子炖黄豆,差点炖了一锅。我们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吃午饭。

家里还有几个大人小孩,都是赶兔子朋友的家人。十几个人吃了一锅黄豆炖兔子。大家尝了尝兔肉,乐在其中。

冬天雪地里的野兔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光。

我曾经有过成功把兔子赶进雪里的经历。在后来的下雪天,我们的小朋友总是抓兔子。我们的陷阱不再是棍子。我们会在家里拿竹篮盖鸡,或者用旧渔网。找到兔子的通风孔后,我们会直接把网和竹篮扣在孔处,然后会有几个人扑上去。兔子基本都被我们活捉了。

野兔在匆忙时会咬人。当我们抓住脖子上的毛时,兔子只能挣扎……

所以,整个冬天,我们都期待着下雪,下雪的时候我们可以抓兔子吃。

年复一年,我从一个少年变成了一个年轻人。喜欢打野,早有真事——。打野经验不亚于当地老猎人。

直到又一年的冬天,一场大雪过后,孩子们打雪人打雪仗,大一点的孩子把兔子赶出了雪地,而我已经把他们打发走了。当我停下来的时候,我也明白了我无辜的童年已经过去了……

现在,几十年过去了,我已经到了中年。我还是住在农村,土地还是一样,池塘还是一样。改变的是,村子少了,人也少了,农村大部分人都住在楼房里,却失去了小时候村子的人气和笑声。

也许是我多愁善感,也许是我的乡愁情结太重。几十年来,我从未远离过我出生长大的地方。青梅竹马分东西,有的已经在城市定居,很少像我这样一直生活在农村。

所以,每当有空的时候,我都会去钓鱼,摸摸虾,漫步在乡间的山脊上,但我的思绪都在追忆过往的场景……

童年的冬天,冰冷的床,炙热的火坑,慈祥的奶奶,慈祥的爷爷,勤劳的妈妈,忙碌的爸爸,看牛棚的老人,严厉的船长,还有父亲一代,他们几乎都离开了人世,睡在我脚下这片乡土。

几年后,和他们一样,我也融入了这片土地……

但余生还是要奋斗。祈祷农村不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