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街老树 写文: 陌然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a)法院

街,叫庙街,是一条老街,街很细。

街道上,两排房子,是一个统一的旧木制阁楼,都是旧的,就像一支残兵败将,沿着一条路东倒西歪地蔓延开来。阁楼前并排有六棵古槐树,其中一棵树干向南倾斜,最大的树枝压在阁楼的屋顶上。通向天空的树干,没有皮肤,披着一层焦黑,像个半秃的老头,一直无精打采地躺在那里,躺在庙街上很多年了。

这两年庙街成长了。街道长大了,但街道上的一棵老槐树被挤到路中间,街道断了。东来的车来了,西来的车过不去。西来的车过了,东来的车过不去。这里非常拥挤,经常堵车。老树多少有些多余。有人建议把老槐树都砍掉或者搬到别的地方去。Create不干了,说老槐树比这条老街还老几百年。它们是我们的祖先树。它们是精神上的,不能移动。

没多久就来了几个工人。他们带来了几块石头,把所有的老树都圈起来,并在树旁边立了一块牌子,登记老树。据说是老万向政府申请的。

结果街道完全断了,两边的车都过不去。有人开车来到那棵老树前。如果他们看不到,他们就不会离开。后面的车看到前面的车不行了,就停在那里。久而久之,老槐树下,就成了免费停车场。原本拥挤的街道现在变得如此拥挤,以至于不方便做任何事情。所以大部分邻居对Create都有看法,但都不说什么。Create是个尘包,平时话不多,但谁要打老槐树的主意,他就急了,骂。他敢骂任何人,骂什么都像个疯狮子。

(二)乙

庙街要拆迁了。

栓子说这话的时候,Create正在给老树换土。这两年路都变硬了,树下的土又干又硬,没有营养和水分。如果我们不找到办法,那些老树迟早会死的。

这是林业局告诉他的。

先用铁锹把树根周围的土松开,挖个坑,填上农家肥,然后用从后山拉回来的新土覆盖,踩牢,浇点水。

栓子见Create没反应,故意提高嗓门又说了一遍,“听说庙街要拆迁了。”

Create听到这里,把铁锹扔到地上,坐在护栏下的石凳上,抽出一支烟,点燃。米黄色的烟雾,像一缕悲伤,从创世的口中涌出,蔓延在庙街。

“你听谁的?” Create吐了一口烟。

“很多人都知道庙街。据说他是一个房地产老板,看中了庙街的土地,想在庙街买一栋新楼。”栓子拿起Create扔掉的铲子一边覆土一边说,“其实拆庙街也是好事。这样,每家每户都能拿到一大笔钱,买一栋新楼,干点别的。反正老庙街这里住的人不多。”

栓子这么说,像是在安慰Create,又说自己的心里话。庙街虽然是老街,但是位置不错,而且位于市中心,属于市内村。要拆迁,每户的补偿金额都很大。老庙街大部分人都不愿意住在这里,主要是这里的老房子太旧,室内布置不适合摆放现代家具,不值得大修。现在老房子要拆迁了,他们可以白拿一大笔拆迁款。把它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创造是不同的。他在庙街住了几十年了。住久了,人和房子都会有感情,就像男女一样,在一起久了也会有感情。这些,像栓子一样,不会懂。在Create眼里,除了钱和女人,他们不会对其他东西有感情。况且庙街被拆了,那几棵老槐树被指定为失传。这不等于在他的Create心里剜肉吗?

“庙街不能拆。” Create把自己的声音压得很低,仿佛在自言自语,但是栓子却清晰地被听到。

“为什么?”

“不是为什么,只是不能去掉。”

“我知道你还是舍不得那些老槐树,但老槐树只是几块木头疙瘩。你一定要考虑庙街这群活着的人的感受。”栓子像看到了创造的心灵。

“你知道什么?庙街的老房子,是我们祖先留下的历史文化遗产,可以拆掉吗?而这些老槐树,都是活的国宝。他们是精神上的,不能动。如果他们动了,就会受到上帝的谴责。”Create一听,脸就黑得像老槐树的皮。

“我不明白。只是几棵树而已。你为什么对我大喊大叫?”栓子把铁锹扔到地上,往回走。这一次,他扔的比Create还狠。

创造低下头,叹了口气。

他确实生气了,不是因为栓子,而是因为栓子的态度。栓子在他一岁之前就死了。他设法自己拉起栓子,心想,栓子结婚了,他的任务就完成了。两年后,小两口会加一个小孙子,让他照看儿孙,在庙街安静地度过余生。但是栓子结婚了,但是女人不想住在庙街,所以她们不得不搬出去,把孤独的Create一个人留在庙街的老房子里。小两口搬出去后,Create和栓子渐渐有了距离感,越来越陌生。现在想想,小时候栓子那么聪明听话。Create说什么,他总是低头听,从不狡辩,也从不顶嘴。结婚以来,好像变了一个人。好像越长越大,头越高声音越大,让Create一时无法适应。这时,Create甚至开始羡慕眼前的老槐树。他们可以悠闲的站在那里,不去想也不去担心现实的压抑,吸收天地的气场,接受雨露的滋润,没有嫉妒和仇恨,没有愤怒……

(3).

太阳下山了,一个影子遮住了庙街,就像一个巨大的怪物吞噬了庙街。一缕槐花香,包裹着一层寒气,在庙街的夜色中流淌。那几棵老槐树,在昏暗的夜里,变得安详,像几个婴儿在母亲的怀里,熟睡着。

创造拖着一缕月光走进了房间。他有点饿了,所以他来到厨房。厨房水池里,他还放着中午吃过的筷子,却没有洗。他揭开桌子上的盖子。有一盘炒黄瓜和一些煮鸡蛋,是他中午做的。自从栓子搬走后,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每天做一顿饭。早上不用做饭。运动回来,买个煎饼或者喝碗粥。他不得不在中午自己做饭。他不习惯在外面吃饭,总是觉得太咸。或者一些年轻的厨师总是放很多辣椒。医生说他不能吃辣椒。

胡乱拉了两口剩菜后,Create拿着四把叉子和八个踏板上床了。床上的垫子有点旧,和他的日子一样旧,变得有点黄,黄里带黑。而庙街一片寂静。这几年老庙街的人越来越少,大部分都是租客。在这里租房的不是任何酒店的服务员,而是附近工地的民工。他们总是一个人,没有在街上走来走去的习惯。这时,Create睡不着,因为他的脑海里总有一个身影在不停的晃动。前一天晚上出现过晃动的身影,但不清楚。它似乎近与远,远与近。而这一夜,身影突然又清晰起来,颚骨深陷,两只眼球向外凸出,嘴唇上全是血。他试图看得更清楚,但身影越来越模糊,以至于他只看到自己的窗户,一年四季都没有打开,窗台上已经长满了杂草。

夜越来越深,黑暗无边。它像一缕柔和的呼吸挤压着庙街,柔和给人一点温暖。创造的心就像炉子上茶壶里的水。在热水中起伏,产生直感全身发热,脸上和身上出汗。熟悉的身影还在晃动。颤抖的身影让他想起了许多往事。

那一年,栓子娘还活着,栓子娘活着的时候,她是十里八巷有名的美女。小脸很美,没有任何瑕疵。比豆腐家的豆腐还白,也粉嫩,跟PS一样,或者直接从画里出来;身材被称为匀称、圆润、精致的线条,衬托出女人的傲气和纤细的腰肢,就像细长的柳条,风一吹就能飘起来。不知道从我嫁给妙洁开始,有多少双眼睛偷窥过她。也有女人和男人,但是男人和女人看她的眼光不一样。当一个男人看着她时,他的眼睛就像一条蛇,游遍全身,渴望进入肉中。女人看她的时候,眼里总有一丝嫉妒,发自内心的抱怨造物主的偏心。偶尔看到自己的男人看着栓子妈妈,嘴角流着口水,眼睛瞬间放出一束光,又热又热……

当她踮起脚伸出两只胳膊在阁楼里晾衣服时,男人看到了她的腰。那白花花的腰线就像刚出锅的凉粉,柔软光滑,在夕阳下闪闪发光,直到他忍不住伸长脖子咽了一口口水。多好的白菜,猪为什么拱?Create听到这话并不生气。他知道男人们嫉妒他。嫉妒的男人越多,他对栓子越好。当时Create在工地上班,负责做饭。除了节假日,他白天不回家,晚上回去。食堂里好吃的东西,他总是舍不得吃,用报纸包起来,下班后留给栓子妈妈。每次领工资,第一件事就是给栓子娘买个手镯或者项链。在当时,这些已经是奢侈的物品了。虽然栓子娘一直说不要买,不能吃不能喝,但她心里很高兴。

Create平时话不多,看起来也不像个浪漫的人。但是她总是注意给栓子娘买礼物,栓子娘真的很喜欢。有一次,他给栓子娘带回来两条裤衩,上面绣着一束槐花,是手绣的,活得很细,就像一束晶莹的白珍珠,又像一束微微张开翅膀的白蝴蝶。Create说槐花的花瓣和种子很多,女人穿上绣有槐花的内衣可以多生几个儿子。栓子娘听了哈哈大笑,再也忍不住了。石榴籽比较多。你为什么不买石榴花?创建支支吾吾,无法回答,所以他停止了说话。

不知道Create的祖先是不是积德了,或者绣槐花的内裤有没有效果,然后就有栓子了。栓子出生后,Create一直在家服务,家里比以前忙多了。一个接一个来看房的邻居亲戚都夸Create好运气,娶了个神仙老婆,生了这么漂亮的大胖子。创造心,别提有多美好。

“小家伙挺漂亮的,就是不像爸爸。”隔壁卖豆腐的豆腐大妈把一块角豆腐扔进嘴里,下巴不停地蠕动,好像要从牙缝里逃出来。

“豆腐挡不住嘴。没听说过女儿像爸爸,儿子像妈妈吗?” Create咧嘴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缝,脸上露出幸福的神色。

(4).

在家呆了半年,Create想通了去上班。走之前,我想安排栓子娘俩回国,和两位老人住一段时间,互相照顾。当然,我还是希望两位老人照顾栓子娘俩。栓子娘自然知道Create的心思,死活不肯去。造拗不过他,不再说话,收拾了几件行李,和几个邻居出去了。

男人对女人极其好,女人不可能独立于男人。栓子娘靠创造,就像裤子靠皮带。没有腰带,裤子不一定会掉下来,但是总觉得腰有些缺点,不习惯。造物走了,就像一群受惊的麻雀,飞出去了,带着一丝风,凉飕飕的,湿漉漉的。自然和栓子娘的眼睛湿润了,自从结婚以来,小两口就再也没有分开过,也就是Create去工地上班,晚上回来。但是这次不一样。工地很远。估计好几个月都见不到了。在栓子娘的心里,创造是她的大树,是她的依靠。当年,一个男人娶了老婆,就雇了一个永久免费的工人给他们洗衣服做饭,给他们生孩子,偶尔不符合他们的意愿,甚至发脾气。女人在男人心中,但她们是一个对象,怎么控制,全靠男人的情绪。但是创造是不同的。一切都跟着她,包容她,尽他所能的给她最好的。想到这里,一股暖流从心底升起,像火炉上茶壶里的水雾,直到冲破泪腺,滋润我的眼睛。

创建离开了,留下栓子娘俩,栓子还是不会说话,所以自然不知道栓子娘俩是怎么想的。她内心孤独,却不愿意和庙街上的其他人,尤其是庙街上的那些女人扯上关系。他们过去总是三两一组坐在老槐树下,一边拿着鞋底或者织毛衣。庙街上的消息都是他们先说出来的。栓子娘不喜欢他们,就像他们不喜欢栓子娘一样。既然不喜欢对方,就不会和对方有太大关系,内心的孤独只能靠自己去忍受。

栓子娘睡着的时候是最孤独的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会织毛衣,不会拿鞋底,也没人能陪她说实话。于是,她不停地洗衣服,先是栓子纸尿裤,然后把家里能洗的东西都找出来,把衣服和床单洗了,把被套洗了,一件一件洗了,然后在阁楼上晾着。当然,在洗过的那些衣服中,Create很自然地给了她绣了一束槐花的内衣。

栓子醒着的时候,栓子娘会拎个小板凳坐在门口逗栓子笑或者哄他睡觉。栓子哭了,她把栓子的头抱在怀里,摇晃了几下。没用,然后她把头埋进怀里,撩起衣服喂奶。庙街的女人不避讳给孩子喂奶,一般不会有男人看。就算看到了,女人也会露齿而骂:“我没见过女人给孩子喂奶,你妈妈小时候也这么喂你。”

栓子娘就不同了。当她猛然抬头,看到一双男人的眼睛用色迷迷的眼神盯着她肿胀的胸膛时,她尖叫起来,身后一排阁楼几乎要塌了。急忙站起来,嘴角微微抽动,想说什么,没说出来,带着她又亮又湿,眼神有些凶狠的斜男人。然后,砰的一声,夕阳的余晖被挡在了外面。

“畜生,你看女人给孩子喂奶吗?”那一声尖叫惊醒了正在豆腐案上睡觉的豆腐阿姨。

“野兽是谁?我不是故意要见她的。谁叫她喂奶不要回屋?另外,这不关你的事。”那人快说一声,转过身,把背扔给了豆腐脑大妈们,留下豆腐脑大妈们一个人在夕阳的余晖中凌乱。什么样的人?偷窥看到原因?豆腐阿姨觉得很委屈,好像胸被男人看过……

庙街的日子依旧像老槐树的叶子,偶尔有风吹过,就像绿蝴蝶,在树枝上忙碌了一会儿,但风一停,一切又变得平静,平静得像一潭死水。有些人受不了孤独。栓子娘偶尔提着水桶出来倒脏水的时候,还是会吹口哨两声。三两个闲人聚在槐树下,偶尔谈起栓子娘、Create和他的儿子,不时响起一连串奇怪的笑声,让一群正在树枝上打盹的麻雀大吃一惊。

(5).

五月之后创作回来了。五月是槐花盛开的季节。一串串纯白的心事,像是精心雕琢的水晶灯笼。风一吹,一缕蝗香沿着阁楼的窗户送到庙街家家户户。庙街的女人属于蜜蜂。当他们闻到花的味道时,他们自然地聚在一起。栓子娘出来倒脏水,看到那些女人还坐在槐树下,窃窃私语,谈笑风生,却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笑,笑得那么开心,那么大声。风继续吹着,槐花的几片花瓣像撕碎的纸片一样,在无聊的空气中升起又落下。过了一会儿,它们落在那些女人的头上和身上。女人迅速伸出手,不停地颤抖,脸上露出一种嫌弃的表情,很像一个不喜欢自己青春的女人。创作自然不知道这一点,因为他回来的时候,槐花已经开了。槐花一开,就意味着立夏。夏天的阳光就像庙街上看栓子娘的女人的眼睛。又热又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