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是一顿孤独的晚餐 ,发布: 李晓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我的生日在八月,该去哪里找个干净凉快的地方,和几个闲人一起喝茶,还是沉默?

人到中年,不需要男人沉迷的大酒,来装点这深水的生活。一年这么一个时间节点,让我有点磕磕绊绊。我一跨过那个门槛,就没有以飞云的速度向着闪电年追去。到了中年,看着看着都有点被秋霜刷白了。想起一个朋友的诗:“我看着灯下的白发,觉得去年雪下得很大。”

那一年,我40岁生日,谢绝了和城里朋友一起吹生日蛋糕的邀请。我邀请我父母去外面的一家餐馆吃饭。我一直把食物放在妈妈的碗里,妈妈把食物放在我的碗里给孩子吃。当我把妈妈送到古城门口的时候,她突然拉着我的手说,“宝贝,现在我心中的石头已经落地了。”我很惊讶。为什么妈妈在我生日的时候这么说?后来我爸跟我说,你23岁的时候,我妈一个人去给我占卜,说我活不过40岁。我妈一直在祈祷,嘴歪,心满,经常半夜被噩梦惊醒。17年,一块大石头压迫着我妈的心。

年年生日,和父母在一起很少感到孤独。年复一年,当我到了中年,看到头发掉在枕头边的时候,我突然变得暴躁起来。在你生日前夕,我的朋友们说,在你生日那天,我们应该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同事说,你过生日,我们去山上农家乐,和你好好吃饭。家庭圈,朋友圈,同事圈,在我生活的这三个圈子里,我和他们是分不开的。

我的生日快到了,我决定做个总结。在我47年的人生中,在这个世界上来来回回的人当中,我和多少人有过关系。我搜索记忆,在岁月的湖里找到了一千三百多人的名字。这些人是我生活中直接间接认识我的人,或者至少是说过几句话的人。我在火车上遇到一个可怜的诗人。我记得他看女人的时候,浑身是火;有游客在去峨眉山的路上帮我一把。我记得他眼中友善的光芒。他是湖南邵;还有我老家的张二娃。他是副总干事级别的官员。他刚刚因贪污受贿被释放出狱。还有一个在沈阳钢笔社陪我跳舞的女文艺朋友,陪我去冈瓦布唱歌“浪宽风拂稻花畔的民谣歌手”,在医院给我挤牙膏的张老四,吴外嘴,学者阿贵,梳子王坦先生,作家谢先生、熊先生,还有赛伯狼。最让我胸口发烫的是,我还记得在爱情的种子里,我一厢情愿的爱过一个女人的名字。那时候她饭量很大,一顿饭能吃五个大馒头,打嗝的声音好悠扬。

多少人,在烟雨中远去,多少人,在强风中,影子散去。醒来后我算了一下,我的生命和灵魂里还有20多个真正亲近我的人。

所以,我决定在我生日那天,邀请这20个人一起吃饭。我想一个个拥抱他们,告诉他们,人们传达的东西有正能量。带着这种正能量,我在星空中凝视着对方。

但是我的生日,我觉得,还是一顿孤独的晚餐。因为歌曲结束后,我还是想去无边无际的土地。天地间,我的身影被风摇动,一张纸那么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