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一年的母亲 ,网络写手: 李云门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在忙碌的岁月里,最忙碌的是女人。不管是馒头还是年糕,煎饼还是窝头,原料都不是面粉,而是未经粉碎的原粮。要把小麦做成馒头,把小米或小米做成年糕,把地瓜干做成煎饼,师傅里的女人就要从碾米碾面做起。

当年的磨房和磨房最热闹,日夜人声不绝。有的人在推或者磨,有的人在排队领号。为了给过年准备吃的,要推多少磨?如果算总账,大概会沿着磨人的路走几天几夜,相当于几百里。然而,没有一个女人喊累。他们哀叹的不是“累”而是“悲哀”;不食人间烟火的烦恼:没有什么可要求的——但是过年的时候什么都不能忍。

当然,这也没什么好要求的,可以过年了。在我们这一带,有一个传说,过年的时候某家什么都没有。女主把坛子里的最后一把米洗干净,煮了三碗粥,用来在除夕夜拜神。烧完香,师傅去院子里续香,却吓了一跳:三碗粥都锁在上菜桌上了。这让主人害怕。——上帝是因为粥的供应而发怒吗?于是,夫妻二人赶紧跪下磕头,然后把碗倒过来。结果又是一个惊喜:每个碗下扣了一个大元宝。原来,有三个小偷利用除夕犯罪。他们又饿又累,所以他们想找一家人吃饭。他们知道除夕找东西吃很容易,因为每个家庭院子里都有供应。然而这三个小偷却不幸进入了这个家庭。他们不得不喝桌上的粥。他们走的时候,每人留了一块银子……。他们家乡有很多这样的故事。

然而,很少有人这么穷。人们希望做得更好,只要他们没有到达那里。没有鱼和肉,没有鸡或鸭,没有足够的白面,神仙可能就好对付了。客人来了怎么办?那一年,真的是大惑不解。鱼和肉不够怎么办?要计算用途,把鱼和肉煮熟或者炸熟,不管多少两斤,这样最后一天来访者的桌子上还有鱼和肉。馒头也是如此。白馒头只给客人吃,全家人躲在厢房里吃煎饼。甚至有人发明了一种馒头:表面上和其他馒头没什么区别,只是上面覆盖着粗粮。那是给陪客人的人的。女人要花很多时间蒸这个馒头。

同时也忙着穿。过年,应该是“男女老少,新衣服新帽子”。再穷的家庭,过年也不能穿破。杨白劳还为她的女儿买了一条红色的绳子!我年轻的时候,不可能每年都做新衣服,因为国家只卖几尺布。没有新衣服,旧衣服要脱下来洗干净。大年三十,妈妈们要找出新的或干净的衣服放在床头,让孩子晚上起来,以干净的形象出现在天地诸神面前。

过年妈妈最忙。祝全世界的妈妈们新年快乐!尤其是那个年代的妈妈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